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似此星辰非昨夜秦朗

  • 《似此星辰非昨夜》冷月书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4

    老皇帝终究没能撑过这个冬天。 临死之前几个儿子统统跪在寝殿之外候着,他思来想去了好一番,觉得终归还是萧烬这个儿子最合自己的心意,一道遗诏立了萧烬继承大统。 萧烬穿着龙袍坐上了龙椅。 百官朝贺之时,萧烬眼尖地看见雕了龙的石柱上停着一只相思鸟。到了这时候他才相信,宋筝命格旺夫的这个结论,许是正确的。 萧烬追封了宋筝,以皇后的礼数葬了宋筝,确切的说,是葬了宋筝的那一盒骨灰。后陵要封上之前,还让新宰相宣读了一段祭文。 “惟灵巫山一朵云,阆苑一团雪,桃源一枝花,秋空一轮月。岂期云散、雪消、花残、月缺,伏惟尚飨。” “人都已经死了,现在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人群里不知是谁说出这样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来。 萧烬身边的太监当即脸色大变,“大胆!” “罢了。”萧烬睨一眼那太监,脸上没有一丝怒意,“朕都不在意,你恼什么。” 见那太监恭恭敬敬地退下了,萧烬点了三炷香捏在手中朝着天地拜了三下,在香炉里供上。 这话又没有说错,他若真的因此大做文章,岂不是更显得心虚么。 萧烬当了几年的皇帝,觉得宫里的花也没有比往日王府里的好看多少,于是命人将宋筝带回来的长寿分株种在宫里各个角落,到处都能瞧见。 花开花败了几轮,又是一年的中秋。似此星辰非昨夜 萧烬坐在石凳子上赏月,“又是她的生辰了。”说罢,饮尽杯中酒。 他往日是个病怏怏的皇子的时候,只觉得宫中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后来先帝多疑猜忌,虽说他萧烬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却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能握在自己手里。 “朕听闻你病好些了?” “托父皇洪福,已好大半。” “嗯。宋相一事,你可有所耳闻?有何看法?” 当时先皇已经下了旨罢黜了宋相官位,这样问他,他自然只能说“儿臣愿为父皇分忧,亲自领兵,前往宋府。” 他终于受了重用,身份亦日益显赫。 如今他真真正正地做到大权在握,可以掌握他人生死,心是安了,却还比不上往日半分的开心。 他宁可自己还是病着。 这样的话,宋筝也不会离开他了。 新科的进士来赴琼林宴,有一个来自云州,见了宫里种的长寿道,“宫中竟有此花?” “宫里自然是什么都有。”太监回道。 “此花是点苍山上药王谷中才有的,其他地方,晚生还从未见过。” 萧烬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点苍山药王谷?你去过?” 那进士诚惶诚恐地跪下来,“回皇上,晚生自云州来,幼时体弱多病,曾去过药王谷求医。” 萧烬点点头,让他接着说。 “此花植在药王谷中,药王谷传人脾性向来古怪,从不轻易替人诊治。” “晚生记得曾有一贵妇人前去问诊,却不是自己身患顽疾,而是因为家中的丈夫病重,于是来求药王谷的传人下山。” “此事从未有过,神医自然不肯,那妇人在雪中...

    2018-01-12 教案下载 13 ℃ 0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