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毛新宇

  • 徐海东(9)

    徐海东(9)

    “老人家,九哥没错,是我不好,我打了他。” “唉,那也没啥,俗话说,官打民不羞,父打子不耻。” “老人家,我不是官,我和九哥都是一起闹革命的同志,不该打他我向他赔礼!”说着徐海东躬下身去。 “使不得,使不得。九哥回来,我叫他回去就完了。革命好,革命兄弟亲,他常说徐海东队长是好人哩!” “好!我等他回来!”徐海东红着脸走了。 徐海东又主动到四班说:是我错怪了大家。我脾气不好,请兄弟们多包涵,我决心戒酒了。” 革命队伍就是革命队伍,就这么几句话。九哥和其他走的几个队员,都回到了自卫队。队员们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的队长。 1927年9月12日,夏区李家祠堂。 祠堂占地面积不大,但很讲究:雕梁画柱、吊灯长明,九代牌位依次排列,最近又新添了“李旭亭之位。” “三十八老子”还乡团、附近两区红枪会和从武昌请来的国民党反动军队一个排等三伙首领正在紧张地开会。 “最近共产党活动颇繁,徐海东组织的农民自卫军更是咄咄逼人。不但人数多、声势大,还四处打击我们,开仓放粮、抗租抗捐。如不除掉,我们名门望族、乡绅贵人就要大难临头。”李旭亭的儿子,自称“三十八老子”中的“李大老子”愤慨地说,“今天把各位请来,就是商量一下,尽快消灭徐海东的队伍,抽掉穷人的主心骨,为死难的长辈和同仁报仇,保住我们望威望福的平安日子,有徐海东这块臭豆腐一日,大家就永无安宁之时。要活捉徐海东。把这块臭豆腐做为我庆功宴上的一道美肴。” 他接着说:“我们‘三十八老子’还乡团,只有长枪九支,没打过仗。我们断后、压阵。张排长,你们是正规军、枪又好又多,打先锋最合适。” 红枪会的李会长也附和着说:“对。张排长久经杀场,比我们有经验。不用说,肯定冲在前头。我们红枪会居中,祈祷神主保佑,全队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经过一番明争暗斗,讨价还价,决定:第二天,偷袭徐海东的农民自卫队。 第二天中午。山凹里的操练场一阵热闹。 “立正”、“稍息”等口令声此起彼伏。农民自卫军正在紧张地操练。 “集合了!集合了!”传令兵金豆高喊着。 徐海东走到集合好的队伍面前,对上午训练进行了简短总结。 乡亲们送来了饭菜,自卫军围坐在坪场上,吃得兴高彩烈。 “报告!大队长,李大老子带着人来了。”山口子上的哨兵满头大汗地跑过来,急切对徐海东说。 旁边吃饭的自卫军听了哨兵的话,一阵骚动。 徐海东却冷静地问:“有多少人?离山口还有多远?” “百把人,离山口还有一里多地。” “好。你回到哨位,继续观察敌人的动静。” 徐海东心想:凭我这三百多号人,七八条枪,两三百梭标大刀,还怕你“三十八老子”这群乌合之众,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们。今天送上门来了,机会难得,狠...

    2017-12-07 励志 6 ℃ 0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