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叙利亚危机

  • 叙利亚危机何时了

      自2011年3月以来,叙利亚危机已持续四年多,牵涉各方利益,成为中东巨变的“暴风眼”,其形势发展对地区局势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叙利亚危机的爆发与演化   “阿拉伯之春”开始后,叙利亚受到影响,于2011年3月开始出现反政府示威,随后向全国蔓延。为平息事态,在以军事手段稳定局势的同时,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包括取消“紧急状态法”、颁布大赦令、承诺开展政治改革等,到6月中旬基本控制了局势。然而叙利亚反对派及其背后势力一心想将巴沙尔赶下台,在国际上形成“倒巴”联盟。美国、欧盟、土耳其和部分阿拉伯国家相继启动制裁,阿盟甚至终止了叙利亚的成员国资格。2011年7月,一批哗变官兵组建“叙利亚自由军”,拉开了内战序幕。不久,“基地”组织也发布宗教敕令,号召追随者前往叙利亚“开展圣战”。   在外力的支持下,反对派与政府军展开周旋,双方在战场上“胶着”了很久,直到2013年6月政府军占领霍姆斯省的古赛尔镇,危机出现有利于巴沙尔的变化。政府军扭转战局的主因:一是反对派持续分裂,不仅国外反对派(全国联盟)与国内反对派(全国协调机构)存在分歧,叛军内部也时常内讧;二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提供军事支持,黎巴嫩“真主党”直接参战;三是俄罗斯强化了“挺巴(沙尔)”立场,加大介入力度。   正在叙利亚政府军扭转战局之时,2013年8月,大马士革发生致命毒气攻击,反对派指责是政府所为,巴沙尔极力否认,但以美国为首的“倒巴”联盟依此寻求军事打击。俄罗斯提出“叙利亚交出化武、美国停止对叙动武”的建议,危机出现戏剧性变化。9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一项决议。该决议规定,叙利亚任何一方都不得使用、开发、生产、获取、储存、保留或转让化武,要求各方遵守禁止化武组织决定,并与禁止化武组织和联合国合作。决议还首次以安理会名义认可2012年6月日内瓦政治过渡“路线图”,呼吁尽快召开新的国际会议。危机暂缓,发生大规模战争的阴云逐渐消散,这标志着大国较量达成某种微妙平衡,但反政府武装仍占领大片区域,内战导致国家分裂的危机始终存在。   2014年初,“伊斯兰国”突起,为叙利亚危机注入新的不稳定因素。在“伊斯兰国”的冲击下,叙利亚目前已处于事实上的分裂:巴沙尔坚守着大马士革、霍姆斯和地中海海岸的阿拉维派大本营;“伊斯兰国”控制着通往伊拉克的河流走廊和东北部大片领土;库尔德人控制着土耳其边境附近区域;“叙利亚自由军”和其他反政府武装控制着西北部部分地区。   进入2015年,随着美国和伊朗关于核心问题谈判的深入延展,叙利亚危机闪现破解迹象。1月29日,俄罗斯...

    2017-04-15 散文 35 ℃ 0
  • 叙利亚危机始末

    叙利亚危机始末 叙利亚反政府示威自2011年3月爆发,当局以压倒性军事力量进行维稳。一系列反政府示威,对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四十年的统治,构成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威胁。 以下是叙利亚起义概况。联合国称,已有超过5000名平民被安保部队杀害,14000人被扣留。叙利亚政府称有2000名安保部队人员死亡。 抗议之始 2011年3月,在叙利亚南部的德拉市,15名学生在墙上书写标语:“人民要政府垮台”。学生们在写了这句突尼斯与埃及抗议示威中的著名口号后被捕,有报道指他们还受到虐待。当地人集会要求释放学生,并呼吁民主与进一步的自由,但并未要求总理阿萨德下台。 然而,即使是和平的抗议也让政府难以接受。3月18日,星期五祷告日,在德拉市进行游行途中,安保部队开火枪杀4人。第二天的葬礼中安保部队射杀哀悼者,再造成1人遇难。 短短数日,局势动荡加剧,超过当地政府控制。在3月末,由总统阿萨德的弟弟马赫指挥的第四装甲师被派去镇压胆大包天的示威者。坦克炮轰居民区,部队对民居进行猛攻,导致数十人遇害。此次镇压收拾了相信是带头人的示威者。 镇压行动非但没有停止德拉市的起义,还激起了全国各地的反政府示威浪潮,涉及城市包括巴尼亚斯,霍姆斯,哈马以及大马士革郊外。军队随后包围这些城市,谴责“武装黑帮和恐怖分子”筹划了抗议行动。截止至5月中旬,(抗议者)死亡人数达到1000人。 示威者的所呼与所得 一开始,示威者对民主和进一步自由的呼吁持有几分谨慎,因为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中政治重压最甚的国家之一。但在安保部队对和平示威开火后,人们开始要求总统阿萨德下台。 阿萨德坚决拒绝辞职,但在其自3月以来所作的为数不多的公开声明中,他作出了一些让步,并承诺改革。抗议积极分子称,只要人们还在流血,阿萨德的承诺就不值得指望。 有组织的反对派究竟存不存在? 叙利亚当局长期限制反对党组织和激进分子的活动,在抗议活动的最初,这些组织只起了较小的作用。然而随着抗议活动蔓延全国和镇压行动的加剧,反对派群体公开支持示威者的诉求。11月,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在内的几个组织宣布组成统一战线——叙利亚全国委员会(SNC),由在巴黎建了根据地的异见人士伯翰·加利昂领导。SNC的目标是:“为推进革命提供必要支持,实现人民愿望,从头到脚推翻阿萨德政权”。 叙利亚的多数教派逊尼派控制着SNC,并争求赢得基督派、总统阿萨德所在的阿拉维派的支持。基督派和阿拉维派各占了叙利亚人口的10%,至今忠于政府。SNC的地位受到国家协调委员会(NCC)挑战。NCC是在叙利亚依然活跃的反对集团,由侯赛因·阿卜杜拉·亚辛及其他异见人...

    2017-04-11 个人简历 16 ℃ 0
  • 浅谈叙利亚危机

    浅谈叙利亚危机 现在的叙利亚,在我看来,真的是危机四伏啊。。政局动荡,烟火弥漫,战争不断,民不聊生,血流成河。。。无数人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下面我来分析一下叙利亚危机的原因。 叙利亚位于中东地区,中东是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石油在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中影响力非常大。因此中东地区也成为许多国家关注的焦点地区,所以中东地区矛盾冲突不断,是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之一。 经济原因 叙利亚是一个人口小国,却算得上是一个资源大国,且是中东的主要石油出口国,其财政收入也是主要来源于石油出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已经垂涎已久,这次叙利亚国内反对派与政府之间的矛盾给西方国家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想通过控制叙利亚政权进一步获取石油等资源。 政治原因: 首先,叙利亚问题其实也是以美国为首和俄罗斯为首的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背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而俄罗斯力挺叙利亚现政府以维护自身利益。 然后,中东问题由来已久,巴以冲突不断,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一直是反美的中坚力量。而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抨击巴沙尔领导下的叙利亚是真主党等恐怖军事组织的真正后台和支持者。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政府一直是美国的眼中钉。 事实上,叙利亚危机的冲突根源远不仅是美国和西方国家所谓巴沙尔政权的专制、不民主、不自由、不人道问题,而是西方“十字军远征”的宗教征伐历史演绎和“文明冲突论”的现实“民主”强力输出问题,以及中东地区伊斯兰教长期形成的种族之间和教派之间的冲突问题。归根结底,是西方基督教图谋征服东方伊斯兰教的又一场现代版的“十字军东征”,是一场伊斯兰教逊尼派专权的海湾国家打着阿盟旗号要击垮叙利亚什叶派巴沙尔政权,欲以逊尼派取而代之的教派战争。当然,无论是美国、西方国家,还是阿盟灭掉巴沙尔政权都并非最终目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旨在灭掉叙利亚的后台,什叶派专权的伊朗。显然,美国和西方国家灭掉伊朗也并非最终目的,各个击破,分而治之,征服伊斯兰国家,消灭伊斯兰文明,以及所有的非基督教的异教世界,非西方文明的“野蛮”文明,才是其终极目的。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尽管实行政教分离的资本主义制度,而且把民主、自由、人权叫得整天价响,视为最崇高、最神圣的、不容置疑的价值标准,并且信奉为“上帝的旨意”。尤其是政客们和极右势力,甚至把“民主、自由、人权”等同于基督教教义。在他们看来,信奉基督教、信奉上帝,就是信奉“民主、自由、人权”,否则就是邪教、异类,是大逆不道,...

    2017-04-10 名人名言 50 ℃ 0
  • 亲历叙利亚危机

      被仇恨和硝烟遮蔽的天国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自古被称为“天国里的城市”。这座古老而静谧的城市,充满着远古神秘的气息,随处可见东西方文明的遗迹。透过清真寺高高的宣礼塔撒下的晨曦,四季饭店前草坪上嬉戏打闹的阿拉伯孩童,车水马龙、各色建筑林立的街巷,傍晚时分回旋在城市上空苍凉浑厚的祈祷声……如果不是被周围不时传来的枪炮爆炸声所打断,这里真是梦幻般的景致。2012年5月14日我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时,叙利亚已深陷内战危机。   2011年3月,“阿拉伯之春”蔓延至叙利亚。发生在叙南部城市德拉的一起“小学生涂鸦”事件最终演变为政府与民众间的大规模流血冲突,点燃叙利亚危机。之后,叙国内暴力冲突不断升级,局势持续恶化。2012年7月15日,国际红十字会宣布叙利亚陷入内战。根据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30日,已有至少6万人在叙利亚冲突中死亡,超过50万人流离失所,沦为难民。   联合国历史上最“短命”的维和行动   2012年2月23日,联合国前任秘书长科菲・安南临危受命,被联合国和阿盟任命为叙利亚问题联合特使,他提出六点和平建议,谋求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在安南的斡旋下,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于4月12日起实现停火。4月29日,根据安理会2043号决议,联合国叙利亚监督团成立,开始在叙利亚全境执行监督停火任务。   近30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观察员,背负着叙利亚人民和国际社会对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最后一线希望,壮烈出征,冒着生命危险在战火中顽强守望着那一丝越来越微弱的和平之光。   4月12日达成所谓停火后,仅仅只经历了几天极为短暂的缓和,有关各方违反停火的事件便层出不穷,武装冲突再次升级,针对观察员巡逻车队的枪击、爆炸、武力扣押等事件也日益增多。6月15日,监督团被迫暂停一切行动。7月20日,基于叙利亚国内愈演愈烈的暴力冲突和严峻的安全形势,联合国决定将联叙监督团人员规模由300人减至150人。8月19日,由于安理会为联叙监督团延期所设立的两个前提――停止使用重武器、减少暴力冲突没有得到实现,叙利亚局势已无法保证监督团成员人身安全,联叙监督团任期结束不再延期。   2012年8月23日清晨,我们最后一批撤离叙利亚的观察员向黎巴嫩进发,转道贝鲁特回国。我乘坐的防弹车穿越叙黎边界,车窗外叙利亚一侧的景色越来越遥远,我的心里百感交集:既为安全撤离感到庆幸,也为自己不畏艰险、坚持战斗至最后一刻而自豪,更为身后逐渐远去的那片土地上仍然在承受着战火煎熬的人们感到遗憾和痛心。   从设立到不得不撤离,联叙监督团只坚持了短短四...

    2017-04-10 范文大全 20 ℃ 0
  • 叙利亚危机及前景

      【内容提要】叙利亚是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重要国家,长期高举反以、反美旗帜,与伊朗结为战略同盟,与埃及、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大国有宿怨,致力于争夺阿拉伯世界领袖地位,在中东地区发挥着独特作用。目前的叙利亚危机构成西亚北非动荡的组成部分,并将对中东格局、力量对比、阿拉伯世界发展前景、域外大国角逐态势等产生重要影响。推翻巴沙尔政权是美国既定目标,可能实现,但叙利亚的动荡将长期化。  【关键词】叙利亚危机 叙伊战略同盟 “倒巴沙尔” 长期动荡  【作者简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中图分类法】K37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1568-(2012)06-0078-92  一、叙利亚战略作用重要  叙利亚位于亚洲大陆西部,地中海东岸,分别与土耳其、伊拉克、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毗邻,面积18.5万平方公里,人口2220万(2011年), 是阿拉伯世界古代文明摇篮之一。公元前16世纪,乌加利特王国(Ugarit)就创造了楔形文字。公元前9世纪出现农耕文明。公元前4世纪发轫“建筑革命”,出现中东地区最庞大的城廓、庙宇和宫殿群落。公元前3世纪至2世纪,叙利亚出现奴隶制城邦国家,主要居民是两河流域的闪米特人(Semite),与阿拉伯半岛的原始居民同宗同族。闪米特人勤劳智慧,使古叙利亚王国的商业、造船业和航海业驰名地中海。因叙利亚美丽富饶,扼东地中海战略要冲,故引发列强争夺。亚述、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罗马、拜占庭等帝国先后统治过叙利亚。  公元633—638年,伊斯兰教首任哈里发阿布·拜克尔发动征服叙利亚的战争,剿灭拜占庭帝国守军,迫使原住民皈依伊斯兰教。公元661年,麦加古莱氏部落首领穆阿维叶在叙利亚建立倭马亚王朝(Umayyad Caliphate),定都大马士革,中国史书称为“白衣大食”。公元750年,倭马亚王朝被阿巴斯王朝推翻,叙利亚沦为阿巴斯王朝领地。1175年,库尔德政治家和战略家萨拉丁(Saladin)率军占领叙利亚,将阿尤布王朝扩展为萨拉丁帝国,首都大马士革,并于1192年挫败第三次十字军东征。1517年,叙利亚被奥斯曼帝国征服,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从1918年10月至1920年7月,麦加酋长谢里夫·侯赛因趁奥斯曼帝国对中东的统治土崩瓦解之时,派其三子费萨尔(Faisal bin Hussein)进兵叙利亚,宣布成立“大叙利亚王国”,疆域包括今天的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这也成为叙利亚从1976年至2005年驻军黎巴嫩的“理由”之一。“大叙利亚王国”是在英法等欧洲列强加紧瓜分奥斯曼帝国领地并试图霸占中东的背景下出现的,因此英法不能容忍这种局面。1920年4月,英法等协约国聚会意...

    2017-04-05 优秀作文 27 ℃ 0
  • 叙利亚危机背景资料

    关于叙利亚正在发生的事件,下面这个页面有详细的,按日记录的内容: 发生抗议与死亡的叙利亚城市,红色:抗议,蓝色:抗议+死亡 叙利亚国土卫星图 关于叙利亚危机,介绍一些必要的背景知识 对于国际新闻,国内的报道,常常是根据自己的意识形态,胡乱报道。而自己如果又缺乏一定的背景知识,就往往会相信这些胡乱的报道。但是偏偏一些国际事件的发展走向,就是与国内媒体报道的腔调不一样。如果你信以为真,往往就会让你出乎意外。比如大嘴张召忠,事情的发展总与他的预测不一致。很多国际事件,并不是简单的用大国欺负小国,这种模式来套用,这只能简化并且曲解国际上发生的许多事情。这次叙利亚危机,我提供一些必要的背景知识,知道一些各方各面的厉害关系,这样对这件事情才能看的更透彻。 一,关于叙利亚的宗教派别 叙利亚穆斯林占人口的87%,其中逊尼派占74%,什叶派占13%,其中又分为阿拉维派,和伊斯玛仪派。基督徒占10%。叙利亚的执政党是阿拉伯复兴社会党,该党就来自于占叙利亚少数人口的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派。 在中东海湾国家中,除了伊朗和伊拉克是以什叶派人口占多数外,沙特埃及卡塔尔阿联酋土耳其等国,都是以逊尼派人口占多数。而什叶派与逊尼派这伊斯兰的两大主要教派,在历史上曾经有过许许多多的恩怨。 很显然在中东,分别以沙特和伊朗为首,各自背靠美国与苏联(俄罗斯)形成的两大阵营,他们之间的对立一直以来都是存在的。最近在巴林发生的骚动,就是以占人口占多数的什叶派,反对少数逊尼派的统治者,背后就是沙特(美国)与伊朗(俄罗斯)之间的较量。对于沙特来说,沙特几个产油地区,也是什叶派人口居多。如果伊朗的煽动在巴林得逞,那么直接威胁到沙特的利益。 而现在叙利亚发生的事情,也是体现了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较量。叙利亚反对派的根据地,就设在土耳其,成立于土耳其。所以叙利亚猛烈攻击土耳其大使馆,乃至于土耳其威胁要断掉对叙利亚的供电。 二,关于叙利亚的执政党派 叙利亚的执政党是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历史上以阿拉伯民族社会主义的旗帜,夺得政权。夺得政权后,也施行了不少类似苏联“社会主义国家的一些经济和政治政策。如今的总体巴沙尔,是叙利亚执政党和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儿子,父子两代人从1971年来一直统治者叙利亚。 叙利亚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是当时社会主义潮流在中东地区的政治体现。除叙利亚外,伊拉克的萨达姆,埃及的穆巴拉克,利比亚的卡扎菲,都是借此潮流掌权或者继承的权力。现如今,叙利亚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是当时社会主义在中东地区剩下的唯一遗留。而伊朗自七十年代革命以来,一直背靠苏联,与叙...

    2017-04-13 国学 21 ℃ 0
  • 叙利亚危机何以峰回路转

      俄罗斯和美国就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达成框架协议,叙利亚化武危机峰回路转,对叙利亚一触即发的灾难性军事打击瞬间转变为一场巨大的国际博弈。究其缘由,叙利亚问题实在是中东所有矛盾的集合,无论出手帮谁,都是火上浇油,极可能诱发灾难性的地区战争。于是,俄罗斯的“弃化武换安全”建议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得到了世界各国的积极呼应,叙利亚危机迅速转入政治解决进程。   教派争斗是实质   叙利亚乱局在初起阶段,的确包含着一般性的民主诉求,但很快就显露出其教派争斗的本质,特别是2011年8月叙利亚政府在压力之下颁布新的《选举法》和《政党法》,启动重大政治改革措施之后。由于国内逊尼派民间武装蜂拥而起、境外逊尼派流亡势力不依不饶和境外逊尼派极端势力趁火打劫,叙利亚冲突已经完全演变为一场血腥的教派仇杀。   对于叙利亚境内外反对派文武力量和海合会国家而言,将叙利亚转变为逊尼派主导的标准阿拉伯国家是第一要务,出钱出力天经地义;对于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而言,确保“什叶派新月带”不被拦腰斩段刻不容缓,该出兵就出兵,该援助就援助,决不手软;对于基地组织和来自世界各地的逊尼派极端武装分子而言,这是向什叶派穆斯林和基督徒发动圣战的绝好机会和绝好场所,妄想建立一个囊括伊拉克西部和叙利亚北部的哈里发国家,所以他们肆无忌惮,猖狂之极;北部库尔德武装的目的倒是最简单的:保护家园,谁也别来占便宜!真要天下大乱,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兄弟们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放开手干,说不定还能为库尔德斯坦争得一个梦寐以求的出海口。   于是,在残酷的叙利亚战场上,你根本分不清谁是为了民主自由,谁是为了保护专制独裁,有的只是教派厮杀。冲突再不制止,周边国家谁也别想免遭战火蹂躏,美国和欧洲再也别想安静过日子。   俄帮了所有人   过去,叙利亚拥有大量化学武器且拒不签署禁用化武公约,而国际社会拿它就是没有办法。这是叙利亚的另一个特殊国情决定的,即它同以色列仍处于战争状态,它的领土戈兰高地至今仍被以色列占领。在结束以色列占领和双方缔结永久和平条约之前,叙利亚需要一个杀手锏,同以色列的强大军力及核武器保持战略平衡,这个杀手锏就是化学武器。2004年1月卡扎菲在压力下放弃了生化武器之后,叙利亚受到了同样的压力,但巴沙尔·阿萨德以国情特殊为由,拒不效仿卡扎菲,联合国安理会也只是在三个月后通过第1540号决议,用重申禁止扩散核生化武器的办法息事宁人。   一年前,执意不愿直接介入叙利亚乱局的奥巴马在化学武器再次成为一个话题的时候曾经表示,动用化武是一条红线,表层意思是叙利亚政...

    2017-04-09 诗词鉴赏 20 ℃ 0
  • 叙利亚危机与石油市场

      叙利亚是中东地区重要的管道过境国,如果叙利亚战争打响,将直接影响到其邻国伊拉克的石油出口,而伊拉克出口受限,将会对国际原油供应产生负面影响。   中东地区从来不缺少引爆炸药的导火索,这次轮到了叙利亚。   9月中旬,尽管美国对叙动武已箭在弦上,但在俄罗斯的斡旋下,形势突现转机,美国将手中拉紧的弦缓缓松开,叙利亚暂时避免了遭遇美国打击。那么,一直在中东地区上保持强硬的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为何出现了少有的妥协?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应当先讨论一下另一个问题:若美国对叙动武,那么将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叙利亚东临伊拉克,西毗黎巴嫩,南接以色列,这些均是中东地区的敏感国家,巴以冲突、反恐问题、库尔德矛盾等无不与其息息相关。因此叙利亚不同于伊拉克,它牵一发而动全身,战火一旦燃起,即使美国可能也没有把握短期内将其扑灭。   叙利亚与中东大国伊朗交好,而后者是美国在中东的心患,战争一旦打响,很难保证战火会仅仅停留在叙利亚境内。而叙利亚和伊朗又是以色列的宿敌,这场战争会否引发中东地区全面战争也令人担心。   当然,战争发生在中东,就不得不考虑到石油因素。武力打击叙利亚,可能造成国际石油市场的混乱,这对于美国,甚至全球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叙利亚并不是产油大国,其油气产量和储量都不多。自2011年3月中旬该国爆发革命以来,叙利亚石油产量从之前的每日38万桶骤降为每日2万桶,产量下降了近95%,再加上近年来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经济制裁,其石油供应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作为“世界油库”的中东地区对国际石油市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这一地区的每一次危机,都为国际投机者提供了良好的炒作时机。2011年3月,利比亚战争推动国际油价在短期内从80美元上升到100美元之上,尽管利比亚石油产量仅占全球产量的2%,但市场对地区形势继续恶化的担心却一度失控。   另一方面,叙利亚是中东地区重要的管道过境国,如果叙利亚战争打响,将直接影响到其邻国伊拉克的石油出口,而伊拉克出口受限,将会对国际原油供应产生负面影响。   伊拉克当前每日300多万桶的石油产量对稳定国际石油市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其主要产区是北部基尔库克石油基地和南部的鲁迈拉石油基地。基尔库克石油产区的石油出口除了通向北方的土耳其之外,其它的则要过境叙利亚,到达叙利亚的巴尼亚斯港和黎巴嫩的西顿港。若叙利亚战火燃起,必将对过境管线造成威胁,进而影响整个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   叙利亚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小国”,尽管它不是富油国,但其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因此不能排...

    2017-04-09 诗词鉴赏 22 ℃ 0
  • 叙利亚化武危机:和平,还有多远?

      透过美国历次中东战争看叙利亚危机的未来结局   编者手记:   从叙利亚危机爆发初期国际社会对叙化学武器的潜在安全风险感到担忧,到2012年哈马、胡拉等地小规模化武袭击事件发生后奥巴马为叙利亚冲突划下“红线”,再到今年8月21日大规模化武袭击事件爆发后白宫高调宣称将对叙政府实施军事打击,再到9月14日美俄就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达成协议、叙利亚化武危机暂时得以缓和……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时时牵动着国际社会的神经,“一打开电视,全是叙利亚”。在当前叙利亚内战大势基本稳定的背景下,以美国为首的倒叙阵营和以俄罗斯为首的挺叙阵营之间的较量,对于叙利亚局势的走向异常关键。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自1991年的海湾战争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发动或参与了五次战争。回顾、梳理、比较美国历次中东战争,有助于我们看清叙利亚危机未来可能的结局。   一度沸沸扬扬的叙利亚化武危机近日出现戏剧性变化。9月9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以“打比方”的方式提出叙利亚免遭美国军事打击的条件——叙总统巴沙尔应在下周向国际社会交出其拥有的每一件化学武器,并允许对这些武器进行全面清点。尽管克里同时断言叙当局不愿意这么做,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但是俄方晚些时候同样提议叙政府把化学武器库置于国际社会监管下,同意销毁这类武器并加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这一提议立即引发了各方高度关注。当天奥巴马表示,美方将同俄方接触,确保这不是叙方缓解美方当前压力的“拖延手段”。   经过三天磋商,美俄9月14日就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达成一项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叙利亚销毁化学武器大致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一周之内提交清单,详细说明存储、制造化学武器的情况,第二阶段是在今年11月之前允许国际社会进行核查,第三阶段是在明年年中之前全部销毁或转移化学武器。   9月16日,联合国正式对外公布了备受关注的叙利亚化学武器调查结论。结论主要集中于对8月21日叙境内化武使用传闻的调查,认为大马士革姑塔东区“存在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证实“含有神经制剂沙林毒气的地对地火箭弹”在当地被使用。然而,报告没有指明究竟是叙政府还是反对派使用了化学武器。9月17日,俄罗斯和美国就如何解读这份调查报告以及如何落实俄美协议展开激烈争辩,双方对谁使用了化武,以及如果化武协议没有得到落实,是否激活动武选项有明显不同的看法。9月1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方掌握了叙利亚反对派在叙使用化学武器的信息,将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这些信息。9月19日克里称,联合国安理会下周必须就...

    2017-04-05 国学 27 ℃ 0
  • 拨开叙利亚危机的迷雾

    作者:陈双庆紫光阁 2012年11期   2012年8月2日,“联合国和阿拉伯联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安南举行临时新闻发布会时表示,由于叙局势不断恶化,而安理会迟迟无法达成一致,导致他无法有效地发挥特使的作用。因此,在今年8月底任期结束后,他无意继续延长任期。安南卸任标志着叙危机政治解决进程严重受挫。与此同时,随着叙境内武装冲突不断升级及有关各方加入介入力度,局势变得异常敏感和脆弱,令人担忧不知何时就会出现“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2年2月23日,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被任命为联合国和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使,推动叙政府与反对派政治对话。安南上任之时,正值阿盟“在阿拉伯框架内解决叙问题”的努力失败、不得不提交联合国,而有关制裁叙的决议草案又在安理会遭否决之际,各方都对其寄予厚望。   安南上任后,积极与有关各方进行沟通、四处奔走斡旋。3月16日,安南在大马士革与叙总统巴沙尔会谈时,提出了解决叙危机的“六点建议”,主要内容为:承诺在叙利亚人主导的、包容各方的政治进程中与安南合作;各方停止战斗,并立即在联合国监督下切实停止一切形式的武装暴力行为;实现每天两小时的人道主义停火,并通过有效机制协调停火的确切时间和办法;加快释放被任意羁押者;确保记者在叙全境的行动自由;尊重法律保障的结社自由与和平示威权利。   安南建议的主旨为“两个中心”和“一个基本点”。所谓“基本点”,就是叙危机须经政治途径解决。而“两个中心则”表现为:一是在联合国监督下实现停火,二是“叙人治叙”,即通过叙内部自身的政治进程实现改朝换代。其中,实现停火是“六点建议”能否真正落实的关键。   然而,安南的努力并未使紧张的叙局势得到明显缓解。相反,在短暂的“象征性停火”后,武装冲突不但再度成为叙局势的主流,而且愈演愈烈。   4月12日,政府军和反对派双方在安南的一再呼吁下原则上实施停火。但实际上,反对派武装对政府目标的袭击以及政府军对反对派的局部军事打击行动仍时断时续。5月下旬,反对派武装盘踞的霍姆斯省胡拉地区发生屠杀事件后,“自由叙利亚军”领导人正式宣布恢复对政府军的军事对抗。进入6月,双方军事冲突一再扩展,对抗的规模和范围均不断扩大。7月,反对派武装开始进攻大马士革,与政府军的冲突全面升级,走向内战。至此,安南的“六点建议”名存实亡,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进程似乎已迈向“死胡同”。   叙利亚局势持续恶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有三:其一,自安南出任后,尽管政治解决一直是国际社会的主要推动方向。但各大力量考虑及盘算各不相同。...

    2017-04-05 范文大全 16 ℃ 0
 13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