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TAG信息列表 > 小狗历险记

  • 休将白发唱黄鸡的含义

    白发不唱“黄鸡”   “老了,老了……”我时常听到有些老年朋友无可奈何地作如此感叹。“老了”有什么可怕呢?这是规律。不过,我倒认为,越是老,越应该有积极的人生。   我认识一位老年朋友,许多人都猜不准他的年龄,有的人说他70,也有人说他最多65岁左右。其实,他今年已是80有6的高龄老人了。朋友们之所以将他的年龄估计得过低,也是有根据的,看他走路稳健且有力,听他讲话不仅流畅而且中气十足,其情趣尤为活跃。多次到老年活动室,他都喜欢一展歌喉,激昂的抒情的,他都唱。在一次茶话会上,我就听他一连唱了两支歌。第一支唱的《我是一个兵》,第二支唱的是《唱支山歌给党听》。如果只听录音,不亲自看他唱,我保证你猜这歌者一定是一个青壮年。   每当我见到这位老年朋友,我就很自然地联想到赫尔岑在《往事与随想》一书《序言》中说的人生的两极,老年恰似童年。我的这位老年朋友,他的举止情态就是这样。在他身上看不到有丝毫的老之将至的感觉。   有次,我问他:“你的不知老之将至的情怀从何而来?”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讲他在70岁那年,有一天,突然感到头有些痛,记性好像也差了许多,医生诊视之后问他,以前曾干过哪些工作。他说,在解放军部队当过文工团员,后来转业到地方在社会科学部门干,业余爱好,喜欢唱歌。退了,觉得老了,就不再唱了。医生除给他开了些必要的用药之外,叮嘱他:“歌,还是要唱,不要因为年老就不唱了,在体力和精力都允许的情况下,要坚持继续唱,要不……”   他照医生的话做了,有时一个人逛公园也唱。效果不错,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代,头不痛了,记性恢复了。在与他交谈中,我们还取得了一点共识,一个人老了,倘若失去生命的坚韧性,恐怕就要出问题的。   赫尔岑说的人生两极离我们都很近。童年时的活泼、纯真,历历在目,老年的光景,像似已见到了头,特别是已经从社交圈子淡出的老年人,想法尤其多多。有的惧怕孤独,有的产生郁闷,有的消极悲观……若不迅速摆脱这种可怕情绪,操其从童年时所养成的兴趣爱好,或主动积极,尽尽自己的绵力,继续做一些对祖国对人民有益的事,是不可能很顺利地度过晚年人生的。   河南省军区副司令刘大坤,离休后,定居洛阳,“涛声依旧”,为国为民,积极地去到豫西山区考察,写出了《关于猕猴桃的开发调查》,帮助山区人民脱贫致富。虽说他已是95岁的老人了,可却常风趣地说:“我不懂养生,可这身体就是好,偏不老,还有精力为大家做点事,我是舍不得老哟!”我曾读到一首词,是北宋时的张先写的《玉楼春》:“龙头舫艋吴儿竟,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

    2017-05-01 试题库 81 ℃ 0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