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个人简历 / 正文

改写归园田居其三

2017-12-06 12:48:33 个人简历 0 评论

改写归园田居其三(一)

清晨,天刚蒙蒙亮,山间的晓雾还未消散,满山遍野苍翠的树木绿叶上结着一颗颗仿如水晶般透亮的露珠,盈盈欲滴。空旷的山谷里偶尔有猿鸟的几声鸣叫,怪异非常。这时候,在南山脚下的一块田埂之上,隐隐现出一个弓着背忙碌的身影,那是作者陶渊明辞官之后隐居山林,正在忙于耕作他那块荒山之野的土地。

尽管他起早贪黑,不知疲倦的忙碌,但是庄稼似乎不领他的情,那豆苗儿依旧稀疏矮小,黄皮寡瘦。相反地里的杂草却长得异常茂盛,连田埂几乎都遮盖了。显然,作者曾经在朝廷二十余年为官,从没有过务农耕作的经验,农艺不精。尽管如此,他还是乐此不彼,额头一颗颗豆粒大的汗珠沿面颊滚滚而下。劳动实在太累了,便伸起腰立着锄头,深吸一口山间的清新空气,顿感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不禁感叹道:“多么舒坦的人间生活呀!”是的,在这大山深处,没有人世间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没有城市那种车水马龙的嘈杂之声,诗人告别了令人压抑的官场,如释重负,终于来到了久别的田园,自由自在,我行我素,安心生活于静谧的山水之间,何乐而不为呢?

不知不觉,时间在诗人锄头挥动的节律里,在作者滚滚流淌的汗水中渐渐过去。太阳落下山去,夜幕缓缓垂下,月亮耐不住性子,急急匆匆地爬上了浩瀚的夜空。该收工了,作者扛起锄头,踏着月色,踏着被丛丛杂草遮盖住的田间小路,踏着夜露,在星星的陪伴下,兴高采烈地向山下茅屋走去……

哎!真是“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呀!

改写归园田居其三(二)

余辞俗世,复归田园,归去来兮,快哉快哉!

忆余少时,固有厌陈弃俗之心。凡间鸡鸣狗盗之徒,与善淫作乱之辈,未尝不愠填胸中,满腔愤愤。幼时丧父,与母居与外祖之家,故得与外祖为善。常与其诵老庄,阅孔孟,游幽谷,赏茂林,偏爱山川,不问财货。凡见豪门纨绔,亦无羡其口体之意,箪食瓢饮,以此为乐。虽爱世外山川,阅经饮醴,然亦欲有所为于天下,故误入仕途,久不能拔。余今思之,不亦悔哉!余本乃林鸟山花之友,清泉漱石之伴,偏望与鲍鱼腐肉同流,白蝇秃鹫合污。悔哉!悔哉!盖余自取其辱,不惜己身。于尧舜文武之世,不入庙堂,斯是罪矣;而于桀纣幽秦之世,若入庙堂,斯罪甚矣!

今余辞桀纣之庙堂,去冠抛印,弃权拒禄。复行于山径林道,心之乐也,溢于言表。归园田居其三余犹似笼中之雀,日日夜夜,思恋旧林;余又似池中之鱼,岁岁年年,不忘故渊。而今昔鸟归旧林,昔鱼回故渊,老夫亦往旧日之田园。行诸山路,口唱欢歌。鸟鸣为瑟,蛙叫为鼓,绿树为梁,碧空为顶,黄土为榻,花草为席!停诸枝杈之雁兮,何不复翔于天!休诸山石之兔兮,何不复奔于林!今已无羁无绊,无束无缚,无案无牍,无差无役,何不仰天一啸,以表斯时之乐耶?

轻推柴扉,复入此旧舍。鸡鸣犬吠,桃茂榆密,一切如故。复见旧邻,促膝谈于草舍。归园田居其三乡酒乡茶,醇香如故,乡土乡人,淳朴依旧。望宅边之五柳,嫩芽初出,翠碧欲滴。余又居于柳下,闲抚此无弦之琴。远有人家,炊烟袅袅,日挂西山,雉兔归窟。

归舍,自煮野蔌,自以清泉为茶。啖菜啜茶,无俗肴官酒之臭。仰首望天,众星拱月,颔首看地,柳影婆娑似藻。食毕,解衣欲睡,卧榻便眠。见庄周于梦,鼓盆而歌,其乐亦甚矣!歌毕,折花戴于头,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庄子言我曰:“何不开荒南野,种菜种豆,与我同享山林田园之乐?”周去,刘伶又至。伶言我曰:“此地麦粱甚佳,何不以此酿酒,君我共享?”余乐甚,乃不觉日出东山,晨鸡已鸣,遂着衣起榻。

归矣!归矣!今是而昨非!归矣!归矣!富贵非吾愿!荷锄躬耕南山下,柳绿草盛松菊高。已辞俗世,复得自然,放浪形骸,使愿无为。望峰息心,窥谷忘反,戴月荷锄,夕露沾衣。日诵黄老金经于舍,日饮琼浆玉液于庭,放浪不羁,快哉!快哉!

改写归园田居其三(三)

公元406年,夏天,晴天

今年,是我隐居的第二年,我在南山下开垦了两亩地,在地,在地里种上了豆子。或许是常年做官的缘故吧!我中的豆子没有别的农民种的好,别人家的豆子地上都是没有杂草,而我的地里都是杂草丛生。

分页:12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Tags:归园田居其三  金缕衣  畲田词五首其四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