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散文 / 正文

屠呦呦获奖演讲

2017-06-07 18:00:09 散文 0 评论
屠呦呦获奖感想

名字

屠呦呦 名字的来由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这里的苹就是指青蒿这种野草,美好的名字寄寓父母美好的愿望和期待,甚至会和你的人生成就和辉煌有特殊的缘分。所以孩子们有梦就去追求,不管你的名字平凡与否,它会因为你变得熠熠生辉。

生平经历

所谓大器晚成,在众人看来,屠呦呦可能是在晚年才得出了成果,拥此殊荣。可在诺奖之前有谁知道,她早在1972年就从青蒿中提取出了一种白色结晶体—青蒿素。功成名就怎么一蹴而成,必定是厚积而薄,她没有满足一时的收获,没有止步不前,一直研究着中医药学。39年后,她的贡献终换来了一项国际大奖拉斯克临床医学奖(2011年9月),当时人们感叹呦呦为什么无缘诺奖,4年后,遗憾终结了。中国人终于扬眉吐气,第一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可是你知道吗,有人毕生研究,但是不为人知,即便如此,他们赢得了自己。你每天有没有赢得自己的认同?

客观

屠呦呦研究丰硕,可是获奖前一直默默无闻,她被称作三无科学家,没有博士学位、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屠呦呦几次被提名参选院士,都没有被选上。有人说这和她的性格有关,平日的相处中让他人不是很愉快。从呦呦的身上我们不能仅仅看到光环,也要从她过去的失意中明白做人处事的道理,如果能够更加愉快和他人合作,那么她的成就会更早被人所知,她的贡献会更早被世人认可,她的发现带来的价值会更加扩大化。

再也别说做不到,不可能

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前,国人都绝望感叹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缺少开放思维,缺少创新细胞。莫言之后,人们对诺奖有了期待,何时会有诺奖中的科学技术奖项在中国诞生呢?至少还要十年吧。3年一瞬而过,就有哟哟的喜讯传来了,请原谅没有使用一位老人的全名,因为这位老人的贡献将永载史册,她的呦呦之名也属于中国。

屠呦呦获拉斯克奖激起的……

 

 

i { ^ lKf ’  } ;N  N }   }{ ■ 一f 瓣 

呦获呦 克攮奖激的・起  ・. ・.・

/ 宛

 A

a) wd s是美r国 高最学科 ,奖旨在表 彰医学  起所的作和意用义是立见影 竿的。屠 呦 由 领 域的突贡出 。献今迄止 ,为共 有超 过30 和她的同呦事一起们发的抗研药物疟蒿 青  

19 2月,0日1 21 年度 美 国 斯克奖拉的  人 获得次拉克斯奖 ,而其 中 8有 位后来  在素是这样一就个例 。  0 ” 子 奖名获 单揭 ,晓中 科 学家屠国 呦呦得获   临得获了诺 贝 尔奖, 以该 项奖也被看 诺做   所创新 突破的 中带来一国阵喜 悦,因此 荡 尔奖  ”  。也起 无数 涟漪的 综。观而之, 屠呦获 呦让奖 拉 斯克 评奖 委审员会认 为 呦呦,教 屠 床  学 医奖, 犹如一清股 的风新 , 渴 望给实现 贝尔奖  的 向“”标又 称为美 国的被“ 贝 授领导 的团队一将种老古 中的医法转化 疗风 , 诺

为最 强 有 力的抗疟疾药 , 现使代 术与技 

9传 月 24拉斯日克将奖2 1 年临 床研究 统  中医4N 下 的留遗 相结产 , 合10f 3 将 其中最  斯 坦福 大学 教 、授 斯 拉

 屠呦 呦 将 一种 古  克 奖审评委员露 西・ 夏皮罗,   最强 有 的力 抗 疟 疾“ 呦呦 的 一这发现, 屠 缓 解 

国补 上人了一科 堂创新 技的课大, 仅不认 奖 授予 中国 医中科 学 院 身终 研究员 呦屠  宝 的贵内带入 容2世 纪。 l   识了 蒿青 、 拉斯素 奖克及 创原研性究 等  陌呦 这。 是 中 国科学 家首 次获  

内容, 对我国 科技 的创 新 也、创新型 国 家 得拉 斯克 , 是奖斯 克拉奖  设也

设建有了 的期待新和遐想。    

特 的拉斯别奖让 克国人重燃新对诺  家 。

起立 6来年 次首 予颁中 科国   老 的学 中医 疗 法 转 化 为  在 为屠 呦呦致 颁 奖词 时 : 说5   在  0 拉 克斯 奖 于关 呦屠 呦的  药 , 其带 入2 将 1世 亿万 人 的 疼痛和恼 苦 10 ,个 多家国拯救 无了人 数的 

尔贝奖 的期望 , 呦呦 在青素蒿发 过程 现 屠

贡的献 及关于其 明发 的争人 议 ,发激人  奖词获是 :彰 表她在青 素  纪蒿 “ 。 们 对 中国文 化科及技体 新制 一轮 的深思   的发现及 其 用应于治 疗疟疾 

,命 其 尤 儿童 是 的命生。 夏  ”

屠 等

。 过对通类报 各道的认 真 梳 ,理刊  力方 所面 出的做 出杰献 。贡 一这学发医 史展 皮 罗 表示, 呦呦授教的工 作世为 提界供  

争本 过透 屠呦呦获奖这 一

事情 , 出些 有一 上的 重发现大, 理 年在每世全界 ,在其 发展  了去过半 世个纪 最重里 要的药 物 预干 方   价值的启示 尤。  

 中家国 ,了救数以百 万计疟 患疾 者生的  案 挽

拉斯。 克奖发激对 诺奖 遐的 想 

在。基生础 物学领医域 , 许多 大发现重 

美主国流媒体纷 对屠呦纷的研呦究 成

的价

值和效益不并短期在 显而内见 。易但 果予  以高评价 。度纽约时 报》《 援引 世界卫

 这

药 种是消物灭这种 疾  们 它诞生对 人的健类 康改善 生组的 的织论评说 , 创立 于 4 19 年 的6拉 斯 克 (奖 akr 也 有少 数, Les 3

  C U N X N E I0  1   4H AG I K 2J 1.  1

 

1 精特英写l 物・人I  

病 的 “首要法”疗 。

提取 筛 选物, 后最 焦将点 定 在锁青 蒿 上 。 关注和度重视高。    在18 年 月 1,9 1 0 北京在 召的由开界 

世 美 国家国卫生 究研院院 长弗朗西 斯 ・ 但 大量 实是验发 现,   青蒿的 疟 效抗果并不  

斯对 林新华 记社说 , 者蒿 的素发现 是  理想, 科研 机他构也 出类 得结论 。似  卫生因 组织等 办 主的国青际蒿 素会议 上, 青 屠 其几 十 来年找疟疾寻治疗案方过程中 最重 要 此  ,在 相当长 的一 时段间里 ,青蒿 没并引有  呦呦首席以 发言人的身份作 《 蒿素的 化 青  

发 的 , 是现 国中传统 药造医 福类人的 一 起 大 家 的重 视 也。

学研究》 的报

,告 内外国 代们 表的极 大引 起

个好

例子。  

是 但 史,记 载认 为青确 蒿可实以治  兴 趣。议代会 表一致认为 , 蒿素 及 衍其 历 青

京 时间 9月2 4日 凌 晨 2 l,的  疗疾疟 且,效收 著 。显缘何 实验在 室里  物是 生 中科学 国作 工者发的 明 ,化的学   8岁 点并 它国药中 学家理 呦屠呦 手捧, 着杯 奖在站美 青  蒿提的取物不有效地能制疟疾 抑?屠  结构与抗呢作用与疟以 往 已 的知疟 药作抗用 

纽国 约2 1年度 拉 斯 临床 克学 医奖的领   呦认 呦 为,01 也是 许温度 从在中作 ,梗有可  全不同完 ,很 对各 种 抗疟药原虫具有高效、 速  奖 , 在五星台旗 的映红衬 ,下 笑得很她是   灿 能在高 温情 的下况 青蒿 的有效 ,成被分破  效 、 低毒的 点特 ,是个很有一展前发途 新 

烂的  。

坏 掉。了 

。 

她在

表发获奖感 言 时讲 , 发 现 蒿 素 

东晋名医葛洪 《 后肘备 急 》 中方称,  

青素 蒿的发现和 研制 , 人是 类治疟 防 的一次后重

大突 破 。目 , 一前 

是体智集慧和努力的 晶结。衷她心地谢 感 “一握 , 蒿一升 ,渍 取汁服” 治“ 青 水绞 久  疾可史上 的一件 大 事,也 继是喹 啉类抗疟 药 为 蒿素 青的发现和应用作 出要重贡 的献 同疟 ” 她细 细 琢 磨 这 段 记载 , 。 事  她。 :这是 中国说人、 “ 中国 科事业学 、   觉得里 中面有大章。文屠呦呦  种 以青 蒿为素基 的复础方药物  传 统 中医药 年  已多经成 为 疾疟 的 准治 标 疗 方医 中走药向世 界的一个誉 ”荣   。据根这条线 , 改索进了 提取 这是迄 今为止 中国生物 医界获学得的 方 法 , 用 醇乙 浸 法将冷  温 一 直服来务中 和国 亚 案 , 界卫生 组 织将 蒿 素青和  采 洲人世民 。 青蒿素发  的关药相剂 列入其“ 世界级最高 项奖。统 传中药多年来医一 直 度控制 在6  ̄所 得青蒿 提  0C 基,本 药”品  目服务 中和国洲人 民亚。蒿青素 的发现 是 中取 物对鼠疟效价 有了显 提  著是现中 传统 医学国给 录 。   人类的一礼份。   物接着, 低 沸 点 溶剂 提   用 乙 用 提醚 这取一 步 ,   至 今国统 传学医 人给的类一份礼 。她物呼吁 开 高 ;

展全球合作性 开,传发统 药医, 中药 医 和 , 鼠疟取价效高 ,更使 使 且趋而 其他 传 统 医 药 世给 带来 更界 多的 治 药 疗 稳于定 。   物, 好 更地造福 人 类健 。康 

认为被 当是发时现 蒿青提粗  物取效 有眭的关键所在 。 这是 国中物 医学生 

呦呦立 改用即乙醚进实验制取行  青 获界得 世界的 级高最大奖 , 其成就 与 袁隆 

媒体醒 目内地 传递了这喜一讯:我   蒿提取 物 。17 年 1 4日 , 历了 10 平 的 水稻 一 。样 9 “1 0 月 9   经

国科学 家 国际获 医学大奖, 诺贝奖一尔 多次 失的败 之 后 距, 在实验室 里,呦 终呦  于 屠

步 之 遥 ”  。

从 药正品中青蒿的菊科植 的成株物叶 子 的中 性提取 部分 获 对得 疟 、 鼠疟 疟 虫 原猴 10 0 的抑制%率。  

最先 发 现青蒿 素 

中国 的 青蒿 “素” 就引人 瞩 目 , 蒿  成 青到底是素谁先发 的, 现却 在争存议。其 原 

根 当时的据规 定 发表 ,有青关蒿 素研 究 的很 多文献都 署不 个的人名字, 作者 都

蒿青 素 现是 中国原发创 

现发 蒿青素 中是 国的学科 原 ,创 获得 

17

年, 91 报告了 青 蒿取提 物抗的疟效 因 历有史背 景的故 , 缘有认也上识的局 限。  

2 项“研 拉 克斯奖 国是社际会对 国发中现的定 。 果 。次年肯 ,5 3目

” 究 员人成 功提 了 取   疟 疾 是 界性世传 染 病。在上世 纪  6高效 抗成分青蒿疟 。素0 年代, 虫 原对用 的奎常宁 类抗 疟产药生 疟 

临在证床 青实蒿 抗疟 效 有的础基上 , 是 作协 。组不明作标对 以后确定者研科工   

了耐药性这 , 响严很重。 61年 52 影 97 3月,日 屠呦 等 呦人发连 扬续 战作 精的 神 ,中性 作 的 劳带来较 功 困难 ,大也 是 青素蒿 成    在毛东 泽、周 来恩等领导人的 自指亲示下 , 部分进 一 步分提离青蒿纯有单效体。这   种就属归争论 的有原 因一 之   。 

国政府启动 “中2 项”目旨 找在到 具有 新 新型化合物被 名命为 5“ , 3蒿青 ” 素经大量 化,

结构 、服抗药克性的新 型 抗药疟 。  物

另外

,一个 主 原要 是因 2 “” 目本 身  53项

工作、 衍生 物备结制 四大合谱研究 , 光就一 是轰场轰烈 的大烈模规合作 项。在目  确 

5项3于是 , 中国 7 省市 、0多家科 研 机定 倍为 半萜 类成分 。 由于 结 构其 特殊 的 一统规下 , 国各 地划“的 2 ”组分目为  个6

医协药作组、 学合化成  构 、过超 5 0 名0研人科员投入 一项 这目, 性, 协  又后 在中 国科 学院生 物 物理 究所研 和  临研床究协作组 、

攻力关 , 抗发疟 新药。 药中 部分的不同  有 化机学 究研所 等位 的单持 支助协下 , 研   用协作药组 , 各个 协 组研 究人员作任务 上分  研究小 组开始 尝试多 中药 种 包括 常山 , 、x 射 方法 衍终最确 了其化 学结 定构 青。 工 作合、 业 上 取补长 、短 术上互 相 交 乌  一 技专头 乌、梅、 甲、 蒿 成等 千上 万种 中 。 蒿药素 一 为过氧基具 团的 半“萜内酯 ”该  流、鳖 青   倍 ,设上备互 通有 无。屠 呦呦 入 加的 中是

 

氧 氢元种 素,而 突破  医药 协作 组 , 从主 任要 务 :是一 方查面 阅 文  选 筛的出4 万 多种抗 疟 疾的化物合和 中 草 结 构仅含有 碳、 、 3

药, 未能有均 令人满意效的 。果  了抗 疟 药必须 具 含 有氮杂 的 理环 论“ 禁 献  一,方面入深民间 , 寻找治 疗疾疟 的秘  

中 国方中 医研 院 中 究 药研 究 3 所岁 的 区”  9。 结 还揭 果示 青蒿, 素的抗 疟 活性  与和 方验 , 采集 草药样中 品 ,有时还 疫在区  

就实

研究习 员屠 呦呦 所 在团 队的于1 6 年 “  99倍半 萜 内 ” 构 酯中的过氧基团相关 , 地试 观 用察。广 州 中 医药大学 的李国桥 、 结为   参 了“加2 项目”  53 。

屠 呦呦首从 整理先历 代籍医 开始 , 并 构改造工作结打 下了论基理 。础  科 院中海 药物研究上所的英等李一大批 研原 全 国5 3 2 领 小 导组公办室副 任主  张 1 年7 3, 7 月 9次 以“首 青蒿 结构素究  研究人也参员与其中 。 

四处

走访 老医中 , 了辑 6以0方 药为  协作组 ”中编 名义4撰 的写文论《一 新型 的倍半种 

主 的 《单验 方集疟 继而》组 织疟 筛鼠选  内酯 —萜 — 蒿青 素 表》于 《学 通报 》 剑 主方编《 的的到报告: 抗 ,发 科   迟五三二 项目与  青抗

药 疟 物经过。 2多种0 药中 的 03 80 个多 (  9 771年第 3 )引 起世界各 国了的密  切素研蒿发实》 纪书记载 期: ,一在 实任务施的 l  

0 C N UNXE I 01  3   H AG IK 2 J10 .  1 5

新西 创 蛆 

圃 { 函 爵  一  ■糕   ■ 

” 多 年时间里 ,研究 位 单共 计设 成合了 1 药研 发 , 各  青蒿 素的现 发发明程过 就是 多  不用众的 落仪器。  后 万个多 合物化, 广 筛 了 万4个多 学化样 , 科 研人员环 环品相扣的 力接赛,   一棒都每功  青蒿 素发 现后 之,甲醚 、 蒿 方 蒿复 醚甲

  初有筛效 的0 0 10 余 个 , 中有 1其 个药4物  不 可没。上 世纪六 七十代 ,年研 件 条  等还青蒿 类抗 疟素 的药诞生 , 人类用利 青   让科很

  通过专业 了鉴定 并广使推 用其 。中突最出 十 分苦 。在 艰时当协作 的大背景 , 多  蒿下抗疟素到达新高度。 成的 果 便研是 成功 究了 举公 世 认新 的药 人 至甚能未学术论文中在留名字。他下 们— —

蒿青素。 

研 的这份执 科和著热情, 自个一 素  源

朴走 向

世界 路 之屠

呦呦 得 奖,石 激起 层千 浪 。中  国 ~

当年 据参与“ 2 ” 务中的 科院海上  想法的 :5 3 任这 是家国的要 。  需药物 研所究李英员回忆 ( 文《 章青素类蒿 抗提 法确实取再次激是 了发究人员研对蒿青  疟药发 明的忆与回感想》 , 呦 的 乙呦醚 说   国家需要做,什么 ,屠 “)就努力 去做 。好 ” 但无论如  , 呦何提呦 出屠 对 研的究 情 热。7 1 , 9年 3 山东省中 医药究 研 用乙 提醚 取 ,于现发青 蒿 的

“ 时没候 有虑考到什 么 。 奖屠 呦  在呦走 世向界 过 程 的中 失 缺再次 引 发深 思 : 那   ”题问 之 ,一为什 拉么斯克 奖评 奖委 员   会

只单将 荣 誉 授 予 呦屠呦 一 

  “誉 也不 我 是 人呢? 荣 国 美国 卫立 生 研 究院 所 和 云

南 省 物研药究 所 利用 地当 物植  抗资 作用 疟和一进步 究研 青蒿  个 人 的 有, 我的  团

还源 后用,乙 乙酯酸 溶剂或 汽油提取到有   至关重都要 。许 获多 者背 奖队 ,有全 国的 志同  (I 的米 勒 ・ 易 斯在《 先N ) H 细路  还单效体, 并命 为名 “花蒿黄素” 山 ) 黄  东后有 都团, 队并影 响不们人 们。 这是  医中药集体 胞 》( 和“ 但 杂志上专门撰 说 文了们  他

素” 蒿 云南 )9 ( 4。17 初 ,年北 京 的青蒿素 、 对 个 人获奖的认 可 。 在将   古发掘 的一个 功成例范。 思的想: 有文没 ,   “献没有 出版   录记 ,底到谁才是 发青 蒿现素  山的东花黄蒿和素云的南蒿素黄初认步定 老 中 疗医转 化法为 抗疟药疾 

为 相同。以统后一命为名青素。 蒿  面方, 是屠 呦呦一不人在战个 ,斗 其人作他  主要的贡献 呢者当?我们( lr 苏 ) Mi与 e l  于一有个 事也实 增 加认 了 的定杂复 : 性 的出献 贡也重 要是 ,  的在 第一 把青个 蒿  2素 年着手0探 青蒿 素究 研发 历的 时史 ,0 7我  中医研 究用屠呦呦提取的院 结做晶床临实  引 5 入 目组 , 3个 一 到 提102 项第0 活 性% ,对 们题问的 答案 还 一 无 所 知 。经 过 深 入的    验结 不果够 理想有并 毒作副用; 而 云药南 第一个  临做床实验方 面, 呦 的贡呦 献无 调 研究 查 , 我屠毫们无疑 问得地出 论结: 中   物国罗所渊泽人提供等的结 晶对恶性疟尤其  可 替 代,为关 键 以, 撑支 她得 个这 奖 。至足   中医科院北京 学药中究所研的屠 呦教授呦 是 发 青 现蒿 素 的 首要贡 献 者 。 1 96 年 9  】 月 ,呦被任 命 为北 京 呦药中研究所 53 屠2 

是 型脑疟确有实效 。但 南云没并有采屠用 

呦呦 的醚乙 提 取 方 , 是 受 式 了到北 京 中   只

得铭 记 的团队 

药所

的启发 。南 云时选用当的是溶 汽剂油 

“了”  。

颁 典礼结 奖束 后 呦,在呦接 新华 受 课组题 组的长 , 对导传统中医药 献文和  屠领 我于人个, 也 属我于 们国科中家群体学。  在 北 京代 表 3 目首 5 次向 访 到 世的界 卫   ”项2 “ 是大 联 合项的 ,目这 大 都是 家很协  生组 织研究人 员汇报 了青蒿 素治疗 疟疾的 

等有 溶机 剂 , 以 后就 有用粗 结 晶 出  社来记采者访 时 :我说想这荣誉个不仅仅  属配 方搜 寻与的整 。18理年 1 , 呦呦 月 使“ 190 屠广

中州医大药学 教李授 桥认 国 ,为因  

为“取 方法的

完全不 一 样 , 提各 有 各方的   , 作分不我 你的 屠 呦呦说。 ,誉荣不 是 也 成果 (u 1 8) ” ” “T , 9。1 法 ” 所以 ,这像接力 赛 似的, , “ 是个 突出一 我个人 的 ,有还我 团 的,队还 有全国的同 志

就需要人们去 解什 么了原 创性是 

的创成果 因。这 不是此任何 个人 一、 人个  们, 两 是 这医中集体发掘药的 个成功一范例 , 新 ,而理解 屠 呦 呦 的 发 之现无 可 替代  从

  或三 个 人能够 得做来出的 ,自 贡的是献  是中 国科 学 事 业 医 中、 药走 向 世 的界一   性。 各

不 样 的 一。 

”个

誉 。荣 ”

原创

创新 性无中是生有。创 新如者 同

年当参 与“ 2” 5 任3务 的中国科学 院上

在《  学化 进》展 表 发的文 《章 青 素—蒿—  现是历 队团协作成果”  的。

呦呦屠把荣誉归功群于和体队团得使  荒漠在 摸索中 ,有 方没向和 暗示 。创 新  者或许正 站宝藏 之上在 却无毫现发 , 们 甚

个他模糊 的 向 方 运,的则 话有个一 致 的精 幸

明  白了 个 这 道 ,理 很 容易理 解 屠呦  就

海有 机

学化研究 所研 究员吴 林 毓20年  前曾有以的争得论以 息平。 9  0史 和实 现的启示 一》文中调强 “蒿青素 发的  素究得研到的承认, 我 也们 感到荣 光!  ” 毓吴林 认为, 蒿 素 发 的现, 青 从 取 、提 已 进 入 耋之耄 年 ,  此 付 为了 毕生 的心 

李 出桥国说 屠, 呦呦获 ,奖 中国青  蒿 都不知道能发现至什么 。而模者则仿一有  “是 年当与“ 2 参 ”53 任务 的 人 如,今基本 都 南针 指 他们,知道 己自找什么 在  

分离 到结。构测定基上 本属天于 然产 化物 学血 。提炼 青蒿 的素 屠呦 呦、罗 渊泽; 临 上  床的呦贡 。罗 献渊泽 国、 等人桥的工 作  李 或天是药物化然领域学 0, 年7代际国上 由验 证青蒿 抗素 疟效 功李 国的 桥 ; 、0 6造青改蒿 在 了有屠 呦 呦 发 现的 前 下提进 行 的 ,  比相

众于多 的新 分 、离 析技 的术 现出, 分 谱  素分质子构并合结 蒿 甲成的醚李英 和的同她  呦屠 呦 的贡 献容 易要 多得。 即 他便们 不 仪 、核 磁振仪共 至 乃x射分析衍 仪普的 及,事 们; 率先 制复研方蒿 甲醚 的义周清 ,等做 ,他 也人可 取能代而之 。但 如果将 屠   其 天然他产 化物学有很 大发的展 , 但是 处于动 们都 值得是记 的拯铭全球救5 疟疾亿人 的  呦的 贡献 抹去 呦, 则不会有青 蒿素这 个 发 乱中的 国实验中室很则少有这先进些设的  国中明家 发

。  备; 方一面 当中国时科的研员人, 另 不管  

年轻的还是 长年 都的要需新知识来适应更 这正 如 2 年0美 国 《 02 东 远济经评 论 》表的 发 

现的存

在, 当然 排不 会有另除外的机 产遇  原始创 新之性 要可重见一 斑, 我 国 而 

每 位专家都 付 出不 了为知 人艰的辛 。生 。

 

发 展 ,因此果如有全没范围的大协作 ,国 章《文  中国革命 的性医学发 : 青现素攻克 蒿这 类创 新目前是少仍而又少。最直的接表  在疟 疾 说 :》 真正外 国同行们 刮 让相目 看现 是, 原创性 要 更求 的 高然自科学奖评  所 “征象 国科 研领域 中始创原 能新力 的 从 药 筛材选 有效 成分、 提炼 临床、 实  的是, 国 研 究员人在进 高尖端 行科学  的奖中 ,

中青蒿素

的发 现不可是能。 的 

自 0  2、 结验获取 晶、 分构析 工合成直、至新  验实 时, 结 使用人 全都 的西是 国家早就方 之弃 国家 自然科  奖学等一奖 常空缺常 , 003

  C -AG KI J2 . 1 6  N XN IIE0  1 I U  10

f 英精写l 特人・ I物 

年 以来l 年 已有中8 3 次空 。缺重无原创 大 系 ,在研科 值价 科和 研员人贡 献所 上坚 持

必于过馁 气。因一为 国家在个科领学 内域  与创造 的值应价 得到怎 样评的价 , 当 有

蒿青 虽素然 是国人中发 的现 , 时 下但 我 们研在发水上 平远远落后地世界于

了 。时同, 我国的 药新究研步起较 , 晚发达 

成果

就 没有 冲击 也奖诺 的力 。实不 ,过不  的 原则与方 向 促, 我使思们考, 个体 的献贡 青蒿 素话的语权 却别被 人控制。  

长的期投入 和 积厚度 累,获 得 贝尔诺奖  更科清晰认学 定。   是的决定 因性 。素如日本早在 1 5 年 8“ 黑3 

治 维船 新实 行 代 化近 改革,   历经一 百五四 十年 从 无 中

屠呦呦 的获奖成 果, 自 上个世 7 纪国 在 上家 世纪七 八 十年 代遍普建 立规  出 0了

件”系 统 进引西 方先进 科技 ,88 明  年 代,后 1 年 6今距 已近4 。这 年漫长 获奖的过  程 范, 临床 前药 理、 0 对 毒理研 究 、 临研床究 工 

提醒我们 ,方 面学研 术需究要  厂 生产 有 一都 套 格 严 求要 们 ,却 不知 一 我另

科 方 面 学 术研 究  时间 沉 淀, 一方 面 ,研 成 果  也晓。1 8 年 9, 想国要 供提 外国 床  临29 月

断我 ,才于 近 二三十 年 前开 是  需 靠要 时 沉 淀间 需 要 时间验 。考据计 ,统物 学 理、 试 药用物和争取

国际 注册时 到 ,了际国   始获碰得诺贝尔 自然 科类 学的 。 一 方另面 。 研   化学 、 理 学或 医学奖 获取 得 者 规 则难的 。当年 关 ,F国 的检查A员查  科 生 美D 项 。奖与之相 比 , 国起   果 也成 要 需 间 考时 成 果的均年平分别龄为 . 3 岁、 了 看内多国家制 厂制 药车 间剂 , 7中  3 7 没有 一 家 虽 步 算很 晚 不 但其, 间科  验。

学  积累 进的 屡程被打 乱 ,  

.4 、2岁0 1 5, 4 . 岁诺而 贝尔 理 物 符合药 品 GP认 证要 。直求 经过 多到 年   2 M1学奖 、学奖化、 理学生 或学奖获医   努力, 国直接 外向销售 的 况 情才于终有  得 者 的 我平均 奖 年获 分龄别 为 5.6 、岁 了进 。甚步在至 蒿素青 产业的 上 ,链 1O  我 们

 至仍今处在 “ 始积原累” 上 量阶 段”  “ 的

。问 之 二 , 题 何 量 衡 评 和价 科研 工  作5 .岁 、 06 。以此 算 推,如 07 5. 8 岁 获奖8 获奖者  然仍 没有摆脱“ 中 国造” 制地位 的 ,大数多 

价的值和贡 献如?很今 多单机位地要 械 时 间取离 得 成果时间 , 均 在1年 以上 。 生产青蒿 素中的企业 ,国 瑞为 诺士 华、 平0 沦    求研 法究人 员-期 限 内完 成一定 的论 文 数如果 再加上他 们进 学术研 行 究时间的, 在 则 国诺 赛非 等跨 制国药巨 头的 原材料 供 

提 ,量 否合?理是  

动 该启项术学研究 到获奖 , 往要往 1  在 , 5者由 于洲非入黄引花 的蒿植 种, 中几国  乎连原料基地都不住了。  保 如果中 企国业想不 仅仅为原作料供应

 屠呦 呦如果 不是 这次奖 获 ,根本   不 年以 上了 她 。 可 能被公众知 晓。 是 只个一 博无士 学位  、

察国 观的内术研学 究, 总情况是 , 体推 

也无海外留学 背景、 上 顶更院无桂士冠 , 的出种学各术计 划 , 头  般 一以 53 -年 限 ,为要  商 , 唯一的 办法就 是要创 新, 请申专利 保  被 多很人 戏称为 “无人三 ” 员老的 太。在  太求入选 划计 必 者须 3 在5 成 出果 ,—年 实施 护  , 得取世卫 组织 “的 通 证行”。重新 合整 

中科国界 屠呦呦连院士都学是不 那。 么什  年一每 考论核 文、专 数 量 利。 在这 的样  成符合 国际管标准的抗 疟研药发 生的产产业 么样 人 能的为院成 士?中国协科主 席启  韩下 ,理论 数文量 虽多 高 质, 量论文的 缺 链   ,但我 们还是 很有基 和希望础的。 我要   呼“德

也直言 , 蒿素 的 明发一 直有没得 到

足 乏 ; 利数量 虽在增长 , 青 但专发 不 多明 ; 费吁 一步进掘发传统 中药 医,经 继承 发扬 继、承

 

够的彰表和奖 励, 折中 出射 不 少 问题  的 不增长断 ,其 能够但转的化果成不人令如意 。高 提、  继承创 新 。 屠呦 说呦, 医中 是大  ” “

值伟得深思 。 

问题 之 ,三什 么 们我最 先 发 现和   宝库 研, 为对世 界 人 健民康的潜力 有待还继  

屠续呦 呦被拉斯克奖 评奖委员列举会 的 制青 素蒿 但现在,我们 的 研发水平 却落  后发掘 我们。祖宗替我们保老留 了很多 有 

益文献有六篇, 四 篇 中文是, 两是篇英 文。在  了 ,乎连 原 料基地 都 不保 ?几  以论

篇文数 算 计贡献 背的下景, 以 少说  可

的验经。 我 找们青到蒿素 , 解 决 了球 迫 全

据了 解, 素蒿类 疟 抗药由我 国 自  主 切 解决想的问题 。似 的传 统 药类 还 有很  青我 们 要做是的,物 色正有原创真思 想 “

可怜 , 然 而 , 贡的献却不能 抹 , 杀 那些她 研 并发被国 际 医药公界 , 已认成为治疗  疟 。 多

”发表英 文 几篇十的 也只,能 远地远 在排 她 疾的首 药 物。选目 前用青使蒿 素国的家超 的后面 全球。医 组生织 执董行和 事国办中 过 3 个 每。年 全 球用 于疟疾 防治经费   的人 达 ,0 然造后成一 环种境 , 使 创思原 得想以

 

事总处代表 占时祥 :这说也给入投医学研  1 亿美 。 “元 5  究 的

来后 一 人重要 个示启, 医学究要研  耐得 住寂寞和漫长 验的历程 。能在 证国外 

萌发而导致 学科 的破 突  ”

发多表 学术 论少文, 不是一 真个正 优 秀 并的医学 工

者作追 的求终极 目 标 只有树 立 ,朴 实 理念的—治病救人—和从 知其 然知 到 以所然 的华升 ,才有可修能正成果   。

科在研价值 、 科研 人员贡献的定上 , 认 此 次争

议显示 了 社会 观 和念认 识的模上 糊 , 必要 明确。 有  

进创行造 劳性并对动社会 作贡出献 的

 人就 是才 。关键 人人性 才 、 殊贡 献人才  因为特 对国 家 界、甚至人 事类展发业 的重 世  大 影响 , 其 不或可 。有缺 特独劳 创动 造

的人尤 才, 出不 可替 代贡的献 人才的, 他们 作应得 到

应 有的褒 奖。  .

拉 斯 克奖 及 其他 以际国科研 价 体 评C

N UXN EI 0  1 3   H A IGK J 2 1 .  0 1 7

屠呦呦获奖感言含义

屠呦呦和莫言的获奖感言大异其趣

刘崇顺

刚刚获得2015年诺贝尔奖的中国科学家屠呦呦昨晚在家里接受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中国科协等相关方面负责人的祝贺,也向外界表达了她的获奖感言。 屠呦呦的获奖感言是:“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对防治疟疾等传染性疾病、维护世界人民健康具有重要意义。青蒿素的发现是集体发掘中药的成功范例,由此获奖是中国科学事业、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一个荣誉。”

据介绍,屠呦呦1930年出生于宁波,多年来从事中药和中西药结合研究,目前担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2011年时,国际医学大奖——美国拉斯克奖曾将其临床医学研究奖授予屠呦呦,以表彰她发现了青蒿素这种治疗疟疾的药物,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这个旨在表彰医学领域作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医生和公共服务人员的大奖,是生物医学领域仅次于诺贝尔奖的一项大奖。

此次再获诺贝尔奖,屠呦呦的获奖感言把获奖的荣誉归于集体,归于中国的科学事业、传统中医药事业,态度谦逊而又诚恳。据悉,屠呦呦曾因亲自试药,得中毒性肝炎,却仍然坚持亲自证实药物安全,才投入临床给病人服用。科学家的无私奉献和牺牲精神不禁让我们更加敬佩。

由屠呦呦联想到莫言,2012年12月8日,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是在瑞典学院发表领奖演讲也可以称作获奖感言。莫言的演讲主题是“讲故事的(storyteller),在约40分钟的演讲中,莫言追忆了自己的母亲,回顾了文学创作之路,并与听众分享了三个意味深长的“故事”。他的讲述风趣幽默、富于哲理,打动了许多现场的听众及此后通过媒介获悉了演讲内容的人。

莫言的领奖演讲与屠呦呦的获奖感言可以说是大异其趣。也许这多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文学(广而言之也可以包括人文社会科学)与科学、文学家与科学家的巨大差异。

莫言在领奖演讲将文学和科学作了比较,他用俏皮的口吻称:“文学和科学相比较,的确是没有什么用处,但是文学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

当被问及缘何不谈论“政治问题”时,莫言的回答是:“政治问题由政治家回答。我的回答会误导,所以我不回答。但我的小说里有政治,你们可以在我的小说里发现非常丰富的政治。如果你是一个高明的读者,会发现文学远远要比政治美好。政治教人打架、勾心斗角。文学教人恋爱。很多不会恋爱的人读了文学会恋爱了。所以我建议多读教人恋爱的文学,少读教人打架的政治。”

科学的使命是求取真知,其本质是对客观世界作出事实判断。与科学相比,文学是意识形态,与政治有着更加密切的关联,文学更多地与价值取向、审美趣味等因素相勾连,见仁见智,很难有普遍认同的统一标准。诺贝尔文学奖的地位和价值,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及其作品,历来存在许多争议。认识科学与文学的差异,有助于我们正确认识和评价两种诺贝尔奖项的真正意义。篇二:屠呦呦获奖感言

屠呦呦获奖感言:

不要去追一匹马,用追马的时间种草,待到春暖花开时,就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不要去刻意巴结一个人,用暂时没有朋友的时间,去提升自己的能力,待到时机成熟时,就会有一批的朋友与你行。用人情做出来的朋友只是暂时的,用人格吸引来的朋友才是长久的。所以,丰富自己比取悦他人更有力量: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精彩,天自安排![篇三:屠呦呦 获奖感言

屠呦呦诺奖报告演讲全文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2015-12-18 08:19 来源: 新华网

屠呦呦瑞典演讲现场

屠呦呦瑞典演讲现场

1

屠呦呦瑞典演讲现场

屠呦呦瑞典演讲现场

2

屠呦呦瑞典演讲现场

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已经抵达瑞典并将于10日出席诺贝尔颁奖典礼。当地时间12月7日下午(北京时间7日晚),屠呦呦在卡罗琳医学院诺贝尔大厅用中文做题为《青蒿素的发现 中国传统医学对世界的礼物》的演讲,由翻译进行同声传译。

屠呦呦在演讲中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青蒿素正是从这一宝库中发掘出来的。通过抗疟药青蒿素的研究经历,深感中西医药各有所长,二者有机结合,优势互补,当具有更大的开发潜力和良好的发展前景。(央视记者 王薇薇)演讲全文如下:

尊敬的主席先生,尊敬的获奖者,女士们,先生们:

3

今天我极为荣幸能在卡罗林斯卡学院讲演,我报告的题目是:青蒿素——中医药给世界的一份礼物

在报告之前,我首先要感谢诺贝尔奖评委会,诺贝尔奖基金会授予我2015年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不仅是授予我个人的荣誉,也是对全体中国科学家团队的嘉奖和鼓励。在短短的几天里,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瑞典人民的热情,在此我一并表示感谢。

谢谢william c. campbell(威廉姆.坎贝尔)和satoshi ōmura(大村智)二位刚刚所做的精彩报告。我现在要说的是四十年前,在艰苦的环境下,中国科学家努力奋斗从中医药中寻找抗疟新药的故事。

关于青蒿素的发现过程,大家可能已经在很多报道中看到过。在此,我只做一个概要的介绍。这是中医研究院抗疟药研究团队当年的简要工作总结,其中蓝底标示的是本院团队完成的工作,白底标示的是全国其他协作团队完成的工作。 蓝底向白底过渡标示既有本院也有协作单位参加的工作。

中药研究所团队于1969年开始抗疟中药研究。经过大量的反复筛选工作后,1971年起工作重点集中于中药青蒿。又经过很多次失败后,1971年9月,重新设计了提取方法,改用低温提取,用乙醚回流或冷浸,而后用碱溶液除掉酸性部位的方法制备样品。1971年10月4日,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即标号191#的样品,以1.0克/公斤体重的剂量,连续3天,口服给药,鼠疟药效评价显示抑制率达到100%。同年12月到次年1月的猴疟实验,也得到了抑制率100% 的

4

结果。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抗疟药效的突破,是发现青蒿素的关键。1972年8至10月,我们开展了青蒿乙醚中性提取物的临床研究,30例恶性疟和间日疟病人全部显效。同年11月,从该部位中成功分离得到抗疟有效单体化合物的结晶,后命名为“青蒿素”。

1972年12月开始对青蒿素的化学结构进行探索,通过元素分析、光谱测定、质谱及旋光分析等技术手段,确定化合物分子式为

c15h22o5,分子量282。明确了青蒿素为不含氮的倍半萜类化合物。1973年4月27日,经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分析化学室进一步复核了分子式等有关数据。1974年起,与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和生物物理所相继开展了青蒿素结构协作研究的工作。最终经x光衍射确定了青蒿素的结构。确认青蒿素是含有过氧基的新型倍半萜内酯。立体结构于1977

年在中国的科学通报发表,并被化学文摘收录。

1973年起,为研究青蒿素结构中的功能基团而制备衍生物。经硼氢化钠还原反应,证实青蒿素结构中羰基的存在,发明了双氢青蒿素。经构效关系研究:明确青蒿素结构中的过氧基团是抗疟活性基团,部分双氢青蒿素羟基衍生物的鼠疟效价也有所提高。

这里展示了青蒿素及其衍生物双氢青蒿素、蒿甲醚、青蒿琥酯、蒿乙醚的分子结构。直到现在,除此类型之外,其他结构类型的青蒿素衍生物还没有用于临床的报道。

1986年,青蒿素获得了卫生部新药证书。于1992年再获得双氢青蒿素新药证书。

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

终生致力于传统中药研究的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标志着西方科学界开始改变他们对其他医疗系统的看法,但这种改变是非常微小的。

I’m sure I’m not the only one surprised by the announcement that half of the 2015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has gone to a researcher who spent her entire career researching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ased at the Chinese Academ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Beijing (now the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since 1965, scientist Youyou Tu, her colleagues, and home institution may well be just as stunned today as I am.

一位终生致力于研究传统中药的科学家获得2015年生理学/医学奖一半的奖金。这一消息传出后,感到意外的肯定不止我一人。自1965年开始,屠呦呦和她的同事们一直在中国中医研究院(现为中国医学科学研究院)从事研究工作,她们可能同样对这个结果感到震惊。

Being granted the Lasker Award is often a good predictor of Nobel Prize prospects. Tu received one in 2011 for her discovery of Artemisinin as an alternative malaria cure to the standard chloroquine, which was quickly losing ground in the 1960s due to increasingly drug-resistant parasites. Scientific research on the pharmaceutically active propertie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als, however, has never been a predictor for such widespread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2011年,屠呦呦因发现青蒿素而荣获被视为诺贝尔奖风向标的拉斯克奖。青蒿素可取代标准的抗疟疾药物氯喹。在上世纪60年代,随着寄生虫耐药性的日益提高,氯喹的疗效下降。但对传统中药药理活性的科学研究,从未像现在这样引起如此广泛的国际认可。

Traditional medical knowledge anywhere in the world has not even been on the radar for Nobel Prize prospects. Until now, that is. So how should we interpret this arguably seismic shift in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o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诺贝尔奖甚至从未考虑过世界各地的传统医学知识。直到现在,这种情况终于有所改变。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解释国际社会对传统中药的态度出现如此巨大的改变呢?

Discoveries to be made in historical record

从历史记录中发现的成果

In the question-and-answer session after the announcement at the Karolinska Institute, which awards the Nobels, one of the panelists emphasized not just the quality of Tu’s scientific research, but also the value of recorded empirical experience in the past.

在负责颁发诺贝尔奖的卡罗林斯卡学院宣布评选结果之后的问答环节中,一位专家组成员强调,诺贝尔奖表彰的不仅是屠呦呦个人研究的质量,也是对有历史记录的实证经验的认可。

The antifebrile effect of the Chinese herb Artemisia annua (qinghaosu 青蒿素), or sweet wormwood, was known 1,700 years ago,

he noted. Tu was the first to extract the biologically active component of the herb — called Artemisinin — and clarify how it worked. The result was a paradigm shift in the medical field that allowed for Artemisinin to be both clinically studied and produced on a large scale.

他表示,早在1700年前,关于中药青蒿素对高热有治疗效果的理论就已经存在。屠呦呦是第一位从这种中药中提取出生物活性成分并阐述其作用原理的科学家。这一结果在医疗领域带来了一种范式转移,使青蒿素既可用于临床研究,也可进行大规模生产。

Tu has always maintained that she drew her inspiration from the medical text of a fourth-century Chinese physician and alchemist named Ge Hong 葛洪 (circa 283-343).

屠呦呦一直强调,她从中国4世纪物理学家兼方士葛洪(约283 - 343年)的医学著作中得到了启发。

His Emergency Formulas To Keep at Hand (Zhouhou beijifang 肘後備急方) can best be understood as a practical handbook of drug formulas for emergencies. It was a book light enough to keep “behind the elbow” (zhouhou), namely, in one’s sleeve, where Chinese men sometimes carried their belongings. We can discern from Ge’s astute description of his patients’ symptoms that people then suffered not only from malaria but also from other deadly diseases including smallpox, typhoid and dysentery.

葛洪的《肘后备急方》可以说是一本急诊药方的实践手册。这本书非常轻便,可以放在“肘后”,也就是中国古人的袖子里面,故而得名。古代中国男士有时候会在袖子里放随身物品。从葛洪对患者症状的敏锐描述中可以看出,古代的中国人不仅受到疟疾折磨,还要面临其他致命疾病,如天花、伤寒和痢疾等。

Beyond recording the fever-fighting qualities of Artemisia annua, Physician Ge also wrote about how Ephedra sinica (mahuang 麻黃) effectively treated respiratory problems and how arsenic sulphide (“red Realgar,” xionghuang 雄黃) helped control some dermatological problems.

除了记录青蒿素治疗高热的效果外,葛洪还在书中记录了麻黄如何有效治疗呼吸道问题,雄黄如何帮助控制某些皮肤病问题等。

Traditional ingredients, modern drugs

传统成分,现代医药

Just because a compound has natural roots and has long been used in traditional medicine is no reason to take it lightly.

我们不能因为一种化合物来自大自然并一直被传统医学使用,便对其产生轻视之心。

You might remember that in 2004, the FDA actually banned ephedra-containing dietary and performance-enhancing supplements. They’d been the cause not only of serious side effects but also several deaths. The ban remains in effect in the U.S. despite a court challenge from ephedra manufacturers. Related drug ephedrine, however, is used to treat low blood pressure and is a common i

ngredient in over-the-counter asthma medicines.

大家或许记得在2004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曾禁售含有麻黄的膳食和增强机能的补充剂。它们不仅有严重的副作用,甚至造成数人死亡。尽管麻黄生产商向法院提出上诉,但这一禁令在美国依旧有效。但与其相关的药物麻黄素却被用于治疗低血压,也是非处方类哮喘药物的常见成分。

As for Realgar, its toxicity was well-known in both ancient Greece and Chinese antiquity. In Chinese medical thought, though, skillfully administered toxins may also be powerful antidotes for other toxins. Realgar thus continues to be used in Chinese medicine as a drug that relieves toxicity and kills parasites. Applied topically, it treats scabies, ringworm and rashes on the skin’s surface; taken internally, it expels intestinal parasites, particularly roundworms.

至于雄黄,古代希腊人和中国人都深知它的毒性。但按照中医思想,巧妙服用的毒素可以成为其他毒素强有力的解毒剂。因此,雄黄作为一种解毒和杀虫药物目前依旧被中医使用。采用外敷的方式,雄黄可以治疗皮肤表面的疥疮、皮癣和疱疹;内服可排出小肠寄生虫,尤其是蛔虫。

Although biomedicine does not currently use Realgar or its related mineral arsenicals in treatments, Chinese researchers have been studying their anticancer properties for some time now. In 2011, a Chinese researcher a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Jun Liu (with other colleagues), also discovered that the Chinese medicinal plant Tripterygium wilfordii Hook F (lei gong teng 雷公藤 “Thunder God Vine”) is effective against cancer, arthritis and skin graft rejection.

尽管生物医学目前并不使用雄黄或其相关矿物砷化物进行治疗,但中国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雄黄的抗癌作用。2011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华裔研究员刘俊(音译)和同事发现,一味中药雷公藤可有效治疗癌症、关节炎和皮肤移植排斥反应。

Tu’s groundbreaking work on artemisinin, in fact, can be seen as the tip of the iceberg of the extensive and global scientific study of pharmacologically active Chinese medicinals, including another successful antimalarial Dichroa febrifuga (changshan 常山) that has roots in the new scientific research on Chinese medicinals in 1940s mainland China.

事实上,全球有大量有关中药药理活性的科学研究,屠呦呦在青蒿素方面取得的突破性成果只是冰山一角。比如,另外一种成功的抗疟疾药常山,便源自上世纪40年代中国大陆对中药开展的科学研究。

It was validation of this traditional drug as an antimalarial in the 1940s, in fact, that set the foundation for Chinese leader Mao Tse Tung’s directive two decades later in the late 1960s to find a cure for malaria. Indeed, Tu’s research is best understood within the complex politics and history of to

p-down support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f Chinese medicine in mainland China during the long durée of the 20th century, and not just in the Maoist period.

这种传统中药在40年代被证实为抗疟疾药,为毛泽东在二十年后的60年代指示中国医学界找到治疗疟疾的药物奠定了基础。事实上,将屠呦呦的研究,放在整个20世纪(包括毛泽东时代在内)复杂的政治环境和中国政府对中药自上而下支持的大背景中,或许更容易理解。

Even outside mainland China, though, such research has yielded results. In the 1970s, for example, U.S. and Japanese researchers developed the statin drugs used to lower cholesterol from studying the mold Monascus purpureus that makes red yeast rice, well, “red.”

即便在中国大陆之外,这类研究也取得了不凡的成果。例如,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和日本的研究人员在研究制作红曲米的红曲霉素时,发现了可用于降低胆固醇的抑制素药物。

Empirical evidence of the medical efficacy in the rich Chinese medical archive from centuries earlier similarly influenced the initial direction of this research.

数世纪前关于中药医疗功效的实验性证据,同样影响了这项研究最初的方向。

Medically bilingual

医疗界的“两种语言”

So is this Nobel Prize for Tu’s discovery a signal that Western science has changed how it perceives alternative systems of medicine? Perhaps, but only slightly.

那么,诺贝尔奖授予屠呦呦的成果,是否意味着西方科学界已经改变了他们对其他医疗体系的态度?或许是,但也只是略有改变而已。

One of the Karolinska Institute panelists acknowledged that there are many sources from which scientists draw inspiration to develop drugs. Among them, we should not ignore the long history of experiences from the past. As he clarified, such sources may be inspirational, but the old herbs found there cannot be used just as they are. Don’t underestimate the sophisticated methods Tu used to extract the active Artemisinin compound from Artemesia annua, another one of the panelists concluded.

卡罗林斯卡学院的一名专家组成员承认,科学家会从许多来源获得开发药物的灵感。我们不应该忽视历史经验。正如他所说,这些来源可能会带来启发,但这些古老的草药并不能按照原有的方式使用。另一位专家组成员总结称,不要低估屠呦呦从黄花蒿中提取活性青蒿素所用的复杂方法。

So the Nobel Prize is not only acknowledging this complete transformation of a Chinese herb through modern biomedical science into something powerfully efficacious, but also the millions of lives saved because of its successful application worldwide, particularly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因此,诺贝尔奖不仅是要表彰通过现代生物医学将中药变成有强大疗效的药物所付出的努

力。表彰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药物的成功应用拯救了无数生命,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

But there’s something else that marks Tu as extraordinary vis-à-vis both her two fellow Nobel Laureates for medicine, William C Campbell and Satoshi ōmura, and her more Western medically oriented colleagues in pharmacology. She embodies, in both her history and her research, what I call medical bilingualism — the ability not only to read in two different medical languages but to understand their different histories, conceptual differences, and, most importantly for this unexpected news, potential value for therapeutic interventions in the present.

但相比另外两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威廉姆·C·坎贝尔和大村敏,以及药理学界那些偏重西方医学的同事们,有一点令屠呦呦显得非同寻常。我认为,在她的个人经历和研究当中,屠呦呦充分彰显了医学双语主义——一种既能阅读两种医学语言,又能了解各自的历史和理念差异的能力;就这则出人意料的新闻而言,最重要的是,她还体现了目前的治疗干预措施的潜在价值。

This medical bilingualism is a quality that current researchers mining the same fine line between the empirical knowledge of traditional medical traditions and the highest level of modern biomedical science would be lucky to share with Nobel Laureate Youyou Tu.

这种医学双语主义,正是那些尝试着将传统医学经验性知识和现代最高水平生物医学联系在一起的研究人员需要具备的品质。拥有了这种品质,他们或许也能像屠呦呦一样,受到诺贝尔奖的垂青。

屠呦呦获诺奖带给我们的启示

屠呦呦获诺奖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中医科学院终身研究员屠呦呦。因为青蒿素的发现,获得2015年世界生理学或医学的诺贝尔奖,引爆了国人继莫言之后对诺贝尔奖这一至高荣誉的再一次狂欢。如果说莫言获得诺贝尔奖是世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奖励和弘扬的话,那么,此次屠呦呦的获奖,则是对中医这一国粹的认定和传承。

首先,追寻青蒿素的来历,早在1700年前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就有记载:“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而屠呦呦的研究正是藉于这一典籍,所以,对于中医这一中华文化的传统经典据此以正视听,不应再存质疑。

其次,关于青蒿素治疟疾这一项目的研究背景也应有所了解,以对新中国在生命科技发展方面所做的贡献加以肯定。上世纪六十年代、在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指示下,着手研究青蒿素治疗疟疾这一科研项目,虽然耗时漫长,但是终让颇具争议的中医学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再次,加强保护、弘扬中医刻不容缓。对于中医的理疗效果,各界仍然争论不一,但是,经过了几千年发展的中医,其中草药的种类成百上千,这是由国人通过一代一代发现、实验、总结、提炼出来的,青蒿素的治疗疟疾的成功,正是现代科技对传统中医的最好验证。所以,加强保护、开发利用中医刻不容缓。 美国《生命科学》杂志上发布了一项极有价值的科学成果:华盛顿大学生物工程系研究赖亨利和助理研究教授纳伦德拉星在离体实验中

证实,从中草药艾蒿中提炼的青蒿素具有神奇的杀死癌细胞的能力。药理研究证实:青蒿尚有调节免疫、抗血吸虫病、抗病毒、抗菌、抗内毒素及祛痰、镇咳、平喘等作用,近年来越来越多地投入到青蒿的抗肿瘤研究中,并称“它有可能成为无毒的抗癌药”,那么 能有一种价廉、高效、无毒、能使门诊病人接受的青蒿口服药这是我们制药人的责任,更是世界人民的期待。

黄小军

分页:12 3

Tags:屠呦呦获诺奖的启示  屠呦呦获诺奖  屠呦呦获诺奖评论  屠呦呦获诺奖原因  屠呦呦获诺奖颁奖词  屠呦呦获诺奖的意义  屠呦呦获诺奖感言  屠呦呦获奖启示  屠呦呦获奖感言启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