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散文 / 正文

二战德国王牌飞行员

2017-06-07 13:40:13 散文 0 评论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王牌飞行员

埃里希·哈特曼——"王牌中的王牌"

1942年11月5日,第一次战绩击落伊尔-2 强击机;

1943年7月5日,哈特曼一天出动4次,击落5架拉-5歼击机;

1943年9月底,哈特曼击落敌机 115 架,破莫德斯创造的击落敌机 100 架的记录,成为新的“空军英雄”;

1943年10月29日,他击落了第150架,平了克鲁平斯基于1943年10月1日创造的150架的记录;

1944年3月2日,达到了202架;

1944年7月1日,哈特曼已击落250架; 1944年8月23日,达 290 架;

1945年5月8日,击落第 352 架飞机。

G·巴克霍恩(Gerhard Barkhorn)

在世界空战史上只有两个人击落过超过 300 架的飞机,其中一个是众所周知的空前绝后的超级王牌--埃里希·哈特曼,另一个就是 G·巴克霍恩少校,他总共击落了 301 架飞机,是德国的第二号王牌。

1941年7月2日,首次击落敌机;

1941年11月底,其个人战果累计已达10架; 1941年12月底 100架;

1943年11月30日,累计已达200架;

1945 年1月5日,巴克霍恩的个人战果已猛增到301架。

京特·拉尔少校

1940年5月12日,在法国上空首次击落一架霍克 75A 型敌机;

1943年8月29日,成为德国空军中个人战果愈 200 架的第三号人物;

1943年11月28日,又成为继诺沃特尼之后的全军第二个个人战果突破 250 架记录的飞行员。

德国的第三号空战王牌,他总击落了 275 架飞机,西线 4 架,东线 271 架(包括 15 架伊尔-2)。

奥托·基特尔中校——"屠夫杀手"

1941年6月22日,奥托·基特尔首次击落SB-2和雅克-1。 在东线进行空战583次,击落267

架。

沃尔特·诺沃特尼少校

1920年12月7日生于奥地利,后来加入了奥地利空军。 1941年6月22日诺沃特尼取得了他的第一个战果。

1943年10月,他成了第一个突破击落250架的飞行员。 正式组成世界上第一个喷气战斗机联队“Kommando Nowotny”大队后,诺沃特尼成了它的指挥官。

1944年11月8日被P-51野马击毙,总击落敌机258架(东线255架,西线3架)。

Wilhelm Batz

埃里希·鲁道夫勒少校——德国空军第一神枪手

埃里希·鲁道夫勒少校——德国空军第一神枪手,是螺旋桨和喷气战斗机的双料王牌。 1938年加入德国空军

1940年5月14日首次击落法国空军的“霍克”75战斗机; 1943年11月一天击落13架苏联飞机; 1944年4月11日战绩113架; 1945年1月26日获取210个胜利。

总击落数222-224架(西线60架—包括10架4引擎轰炸机和12架用Me 262喷气机击落,非洲26架,东线138架—包括58架伊尔-2强击机)。

海因茨·巴尔中校——“赤红13”

1939年9月25日首次击落法国空军霍克-75 A-2战斗机。

总战绩221架,包括西线击落的79架,东线击落的96架,非洲和地中海战线击落的46架;执行战斗任务超过1000架次;击落21架四引擎重轰炸机的战绩进入了德国空军总排行榜的前二十位;以16架的战绩在德国空军喷气式战斗机尖子排行榜上位居第三。

赫尔曼·格拉夫中校

1941年8月4日击落首架敌机;出击830次,共取得击落东线202架和西线10架,共212架飞机的战绩,在德国空军中排名第九。

海因里希·埃赫勒少校——JG5“Eismeer”联队长

1940年5月首次击落英国的布伦海姆轰炸机;

1943年7月8日击落100架;1944年5月25日击落150架; 1944年11月20日击落200架,加入 JG7‘Nowotny‘联队; 1945年4月6日驾著Me 262A-1a冲撞美军轰炸机而阵亡。

共击落208架——西线4架,东线204架,其中8架用Me 262喷气机击落。

提奥多·威森贝格少校——JG-7战斗机联队“诺沃特尼”联队长

1941年10月24日首次击落苏联伊-153一架; 1942年9月15日用Bf110击落23架的记录;

东线击落175架俄机,于西线击落33架敌机—包括P-38、P-47、P-51、喷火式、飓风式等25架英、美战斗机,以208架的战绩(包括8架)用Me-262喷气机击落,与他的好友海因里希·埃赫勒少校在德国空军中一同并列第十。

谁是第一——记二战苏联王牌飞行员波克雷什金

谁是第一——记二战苏联王牌飞行员波克雷什金

楚水昂/文

在谈到有关二战中谁是盟国第一王牌飞行员的话题时,相关史料总会有些争执,因为按照公开的击落敌机数量,苏联飞行员阔日杜布肯定位列第一,但总有许多人会认为苏联的另外一位王牌飞行员波克雷什金,才是当之无愧的盟国第一王牌飞行员。为何?这一切,自然和波克雷什金的生平有莫大的关系: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波克雷什金(1913-1985),被誉为是苏维埃空战战术之父,起曾经升空作战多达650次,参加空战156次,公开数据是击落敌机59架,第一位三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苏联军人,这些功绩,显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作为二战中苏联响当当的王牌飞行员,波克雷什金的飞机只要一起飞,德国人就会在无线电中互相高声提醒:“小心,小心,波克雷什金来了!”

普通工人家庭飞出的夜莺:英雄飞行员的成长之路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波克雷什金于1913年2月21日出生于苏联尼古拉耶夫斯克(现新西伯利亚)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尼古拉耶夫斯克,也就是新西伯利亚,在许多国人的眼中,大概是十分陌生的字眼,但该市绝对不能忽视,因为它是目前俄罗斯国内仅次于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人口第三多的城市,也是整个西伯利亚地区最大的城市,而这个城市居然于1893年才开建,而其建成的原因很简单——西伯利亚铁路,目前,新西伯利亚市是俄罗斯教育、工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近年来中俄之间签订了许多合作协议,而其中许多就是和该市签订的,而该市之所以吸引中国,自然是其发达的工业,而这却不得不和西伯利亚铁路联系上——历史上,在沙俄侵占了面积达1200平方公里的西伯利亚地区后,由于交通的落后,远东虽然资源丰富,却一直几乎是流放犯人的地方,直到1890年,沙皇亚历山大三世正式颁布建设西伯利亚铁路的命令,工程最早从弗拉迪斯沃克,也就是原本侵占中国的海参崴开始。1892年,铁路工程开始从西往东修建,西段的起点是车里雅宾斯克。也就是在往东修建铁路的过程中,原本荒芜的西伯利亚开始忙碌起来,包括尼古拉耶夫斯克这样的城市也拔地而起。1904年的日俄战争,俄国赶工赶点的吧西伯利亚铁路修通了,要不然,日俄战争俄国会输得更惨。

波克雷什金出生时,这个城市已经诞生20年了。由于铁路的作用,很类似于美国的西部大开发(也可以叫做俄国的东部大开发吧,和美国的西部大开发一样,俄国当时也雇佣了几十万的华工来修建铁路,主要是在我国的东北地区、山东、河南等地招募的,相对于美国的华工,在俄国的华工更不得而知,近年来国内总报道华工在俄罗斯的非人待遇,历史上其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尼古拉耶夫斯克的工业基础不错,有大量的产业工人,波克雷什金就出生于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1928年,波克雷什金中学毕业,此时苏联建立已经建立6年,也讲究出身的苏联,根正苗红的波克雷什金又进入技校,学习的是钳工,此时的波克雷什金已经在航空俱乐部学习飞行。很顺利的,1932年,年仅19岁的波克雷什金进入空军,先是在彼尔姆(这是一个可怕的城市,曾是苏联的集中营,关押了许多知名的犯人,也是苏联的军火库,曾有许多苏联的军工企业,同样的是,该市也是乌拉尔以东的城市)的航空技术学校学习,后来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列宁格勒航空军事理论学校。

在学校期间,波克雷什金就对飞行疯狂的着迷,几乎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了研习飞行方面,训练极其刻苦,由于喜欢动脑筋想主意尤其是疯狂的主意,还得到了“怪点子”的绰号。在其自传《碧血长空——苏德空战亲历记》中,波克雷什金曾经这样记述自己:这是我的飞行实践中的一个重要特征。我喜欢做猛烈的动作,喜欢飞极限速度、极限高度。飞特技时,我总是力争做到手与脚的动作的默契配合。这一点在做垂直特技动作和退出俯冲时尤其要紧。有些人被我的“玩命”动作吓昏了头,说我的飞行动作是“怪点子”。但是理智和谨慎是一回事,不顾飞机性能,一味地蛮干,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有些人认为,与敌机进行空战,完

全和机场上空进行的空战训练是一样,一切都要严格地按照一成不变的固定样式进行,只能以编队形式进行,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在学校组织的射击比赛中,按照标准,能够把空中运动靶打穿12个洞就是优秀的成绩,但技术熟练的波克雷什金却能一次打出40个窟窿来。对于此点,波克雷什金曾经有过这样的描述:摸到飞机的脾气并不等于摸透,你要不断地向前探索才行,你要勇敢地承受过负使你产生的压迫感,要努力发掘飞机做机动动作的极限潜力和极限速度潜力。

航空军事理论学校毕业后,波克雷什金依然对自己的飞行技术不满意,于是居然先后给上级指挥员、空军总司令、国防人民委员递交40多份申请书,申请到同样位于列宁格勒的卡钦飞行指挥学校学习,在那个激昂着理想的年代(也伴随着大清洗),上级居然最终批准,波克雷什金如愿以偿的进入自己理想中的学校并于1939年毕业于该校,随即被分到了敖德萨军区的第55歼击航空团,1941年,已经升为上尉的波克雷什金已经成为一名副大队长,而且成为该团最早驾驶米格-3歼击机的飞行员之一。

不幸中的幸运:英雄的成绩来自于磨练

由于卫国战争爆发,大尉波克雷什金立刻奔赴前线。此时,他的座驾米格-3,其实是米格系列战斗机第一款——米格-1战斗机的改型。该机尽管优秀,但却不适合苏德战场,因为苏德战场主要是中低空的缠斗和对地攻击,相对而言苏联的雅克系列和拉系列战机更适合此类任务。此时的波克雷什金尽管飞行经验已经非常丰富,但仍缺乏实战应敌经验,对于此时刚刚装备部队的米格-3战斗机,也不是完全掌握其要领,但仍然义无反顾的犹如战场。可惜的是,由于战场只会已经混乱,而且当时苏联的苏-2单引擎轰炸机被视为高度机密,仅仅少数人知道,所以当波克雷什金率领自己的米格-3中队第一次参战时,并没有认出这种从未见过的轰炸机,当发现敌机时,波克雷什金立刻瞄准其中一架,并给了一个短射,由于距离很近,所以根本不可能脱靶,以至于该轰炸机爆炸带起的气流使得波克雷什金自己的飞机都震颤了(该轰炸机的驾驶员是普斯特戈,后来成为苏联空军元帅、苏联英雄),但就在波克雷什金紧急摆脱扰流,并希望展开第二波攻击时,却突然发现了轰炸机机翼上的红星标志。此时,其他的米格-3也进入了攻击位置,明白过来的波克雷什金立刻挡在了战友们攻击位置的前面,并摇动机翼示意,这才没有造成进一步的误伤。由于战争初期的混乱(战争初期苏联有几千架飞机被击毁,大部分居然是在地面),波克雷什金没有被送上军事法庭。尽管如此,这也够波克雷什金懊恼的了。幸亏,第二天,也就是1941年3月23日,波克雷什金便击落了一架德国的Bf-109,24日,其又击落一架Bf-109,飞行员是德国第77联队第2大队的奥图.库哈尔上士。2日后,波克雷什金再次击落敌人两架Hs-126型侦察机,27日,第55飞行团的米格-3歼击机在团长的带领下进行战斗巡逻,战斗异常顺利,团长击落一架德国的HS-126,但当他们的6架米格-3发现预定目标——一队德国的运输车队并想进行攻击时,却落入德国第77战斗机联队8架Bf-109的圈套,迎敌中,波克雷什金突然发现团长和其他4名战友和自己分开,而自己要单独面对4架Bf-109的围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波克雷什金居然击落敌机一架。返回部队后才发现自己有一名战友被击落。仅仅几个小时后,波克雷什金不得不再次升空,因为德国轰炸机群这次的目标是他们驻扎的机场,空战中,波克雷什金击落了一架Ju-88。

如果仅仅看上面的成绩,似乎波克雷什金幸运之至,仅仅在开战的第一个礼拜,其就击落了6架敌机,成了名副其实的王牌,但如果了解这6架敌机被击落的背景,就不会如此感叹了,首先,在初期的空战结束后,波克雷什金所在的飞行团仅仅剩下了3名飞行员,其他的都被击落了,其次,波克雷什金本人曾经两度被击落:

第一次被击落是在亚西城附近,当时他为了掩护战友侦察,选择了俯冲歼敌的战术,但很快被地面的德国高炮击中发动机,飞机失去动力,速度也越来越慢,凭借着娴熟的飞行技术(多亏了在学校那几年下的功夫),波克雷什金努力地操纵着不断抖动的飞机,成功的滑

翔了很长一段距离,最终坠落在一片树林之中,虽然飞机坠毁,但波克雷什金仅仅腿部受了轻伤,为了返回部队,波克雷什金忍受着饥饿,伤痛以及敌人的搜捕,在4天后,终于返回自己的机场,由于这段经历特别类似于原苏联著名的自传体小说《真正的人》中的主人公,所以许多人就误以为波克雷什金就是该小说的原型,实际上,两者差别很大,小说原型阿列克谢•马拉斯耶夫(见本刊10年 期《绝代双雄——二战中的两位无腿飞将军道格拉斯•巴德和阿列克谢•马拉斯耶夫》一文)在飞机坠毁后,双腿残废,后来不得不截去两个小腿,成了有名的无腿飞将军,而波克雷什金仅仅只是腿部受伤而已。

而另一次被击落,则是发生在上面所说的与4架Bf-109缠斗时,尽管波克雷什金神奇的以一敌四,居然击落敌机一架,但全身而退显然也不可能,要知道那时德国的战斗机飞行员技术可是普遍高出苏联飞行员很多的,所以他的座机也被击中,飞机操纵系统失灵,飞机再次坠向地面,幸运的是,波克雷什金再次仅仅只是轻伤,很快他又返回部队。

这两次磨难如果对于一般人,也许会造成意志消沉,但对于波克雷什金这样的王牌飞行员,却是另一种境遇,在其后来的回忆录《碧血长空——苏德空战亲历记》他曾这样描述自己对飞机击落的感受:“我又一次死里逃生,我似乎比任何最可怕的武器都要强大”。“我总能绝处逢生!”„„

有这样的经历,波克雷什金才能总在出战之前,做出通过无线电向敌人宣战这样的事情:“德国飞行员听着,伟大的王牌飞行员波克雷什金就要出战了”。于是才会出现上文那一幕,随后的德国飞行员也总会通过无线电互相提醒:“小心,小心,波克雷什金来了”。

空中战术之父的来由

上面说过,波克雷什金在学校学习飞行技术时,便有“怪点子”的美名,而在其正式加入空军后,尤其是在成为了优秀的飞行员和指挥员之后,在空战理论方面更是发挥了自己“怪点子”的特长,作为一名善于动脑子的飞行员,波克雷什金总是随身携带着上面绘有空战示意图的地图(该地图现收藏于俄罗斯武装力量中央博物馆),作为最早自行作战的猎手飞行员之一,波克雷什金摸索出了许多很实用的空战战术,波克雷什金有一个很有名的被证明极其有效的克敌制胜的公式:“高度—速度—机动—火力”。他所指挥的飞行员就是运用该技巧歼灭了大量的德军飞机。经过长期的摸索和总结,波克雷什金还创造出了许多适合苏联空军运用的空战战术,比如他曾经提出将苏联空军以往的3机编队改成8机编队(3机呈V字形编队也是一战后到二战爆发这二十年时间中世界各国的标准战术,飞机的密集编队战术到越南战争后才逐渐被摒弃),以每两架一组背向太阳梯次配置的设想(该配置可以防止敌机的突袭,密集而没有梯次、高度差异的战机很容易被敌人打下来),该设想曾经被苏联高层视为十分狂妄的想法,但在1943年4月17日~6月10日的库班空战中,波克雷什金凭借着这一背经离道的战术,以少胜多,击落了众多的德国飞机,从此,波克雷什金的8机编队战术被承认并推广到了苏联所有的歼击机部队,而这种战术更是被飞行员们亲切地称为“库班架子”。

由于这些贡献,波克雷什金被誉为苏维埃空中战术之父。1944年,其更是接到了空军总司令诺科维奇的命令,前往莫斯科担任航空学校校长,但波克雷什金拒绝了总司令的要求并重回前线。

而除了这些,据科涅夫元帅回忆录中对各个苏联将领的称赞,科涅夫特别提到了波克雷什金将公路作为飞机起降跑到的创造,联想到战争初期苏联空军的窘迫模样,这一点便能理解,但波克雷什金能做出这一点,也的确能证明其的确是个异想天开的家伙,要知道即使在今日,公路起降仍是许多国家空军的课题。

第一位三元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

1943年5月24日,由于波克雷什金指挥的飞行团在库班空战中的杰出表现:升空作战54次,完成飞行354个架次,击落敌机19架(个人击落13架,集体击落6架),时任近卫

军第16近卫歼击航空团(北高加索方面军空军第4军第216混合航空师)航空大队长的波克雷什金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金星奖章)和列宁勋章。

1943年8月24日,由于完成455次作战飞行并个人击落30架敌机,近卫军第16近卫歼击航空团(北高加索方面军空军第4军第9近卫歼击航空师)团长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波克雷什金少校被授予第二枚金星奖章。随后波克雷什金参加了黑海上空和第聂泊河上空的战斗。

截至1944年5月,担任近卫军第16近卫歼击航空团(乌克兰一方面军空军第8军第7歼击航空军第16近卫歼击航空师)团长的波克雷什金中校已完成550次作战飞行,参加137次空战并个人击落53架敌机。5月,波克雷什金被任命为第9近卫师师长。他驾驶舷号N.100的P-39N参加了利沃夫-桑多梅日战役中普鲁特河和亚瑟河上空的战斗。

1944年8月19日,近卫军第9近卫师师长波克雷什金中校因“模范完成战斗任务,在与德国侵略者的战斗前线英勇作战,功勋卓著”被授予第三枚金星奖章。这样,波克雷什金成为第一个三次获得苏联英雄称号的人(第二个三次获“苏联英雄”称号的是功勋卓著的苏联元帅朱可夫;第三位是苏联头号王牌空战英雄阔日社布,波克雷什金获得第二枚苏联英雄勋章的排次是第十名,但获得第三次苏联英雄称号的时间实在来得太快)。

除了获得过4枚苏联英雄称号,其实是自己给自己发勋章并没无数人诟病的的勃列日涅夫 ,波克雷什金的能排名获三次苏联英雄称号第一名,其成绩的确在苏联历史上不多见,以至于波克雷什金去世后,天文学家切尔内赫将他发现的一颗行星命名为“波克雷什金星”,以表示对这位俄罗斯民族英雄的怀念。

谁是第一?

在获得第三枚苏联英雄勋章后,波克雷什金指挥第9近卫师挥师西进,参加了解放波兰、罗马尼亚的战斗,参加了柏林战役,然后在捷克斯洛伐克结束了战争(最后一次战斗1945年5月9日发生在布拉格)。波克雷什金共完成作战飞行650次,参加156次空战,个人击落敌机59架(非正式统计为75架),集体击落敌机6架。

上面说过,截止战争结束,波克雷什金的个人成绩是59架,而阔日杜布是62架。之所以许多人为波克雷什金抱屈,认为其才是苏联第一王牌飞行员和盟军第一王牌飞行员,除了上面所说的波克雷什金在飞行理论方面的贡献以及担任师长的原因,还有如下几点:一,从1944年8月开始,波克雷什金已经担任近卫军第9近卫师师长,冲锋陷阵的时候自然少了,而后起之秀的阔日杜布才能获得很快超越前辈的机会,况且到战争后期,德国王牌飞行员的数量是越来越少,西线的空战也越来越激烈,用菜鸟来获得成绩,总会更容易些。

二,那便是战争初期,由于苏联方面的混乱,尽管在战争的第一个星期中,波克雷什金就获得了击落敌机6架的成绩,但载着这些成绩的第55战斗机团的档案全部丢失,所以波克雷什金的这些成绩从未被承认,所以波克雷什金一直宣称自己的成绩是72架(也有说是88架),而不是数目相差悬殊的59架。当然了,如果那次乌龙事件,即击落苏-2的成绩被计入,则是73架了。笑。

正因为这些贡献,人们在比较苏联第一和第二位王牌飞行员时,位居第一的阔日杜布才说出了这样的话:“我从来没采用过别的什么空战战术,我一直都是按着您教过的方法进行空战。我向您学习过作战,学习过生活,学习过做人。”

而波克雷什金指挥的歼击航空兵第9师,曾出动飞机3万架次,击落敌机近千架,1500余名官兵获得勋章和奖章,其中46人获得苏联英雄的称号,全师被授予“近卫歼击航空兵师”,“近卫红旗马里乌波尔——柏林歼击航空兵师”等荣誉称号。

在1945年6月24日的莫斯科红场阅兵仪式上,走在各方面军混成团里的将士,包括普通士兵、炮兵、飞行员等,都是获得过各种勋章的功臣,而波克雷什金则受命高擎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的军旗,走在该军的最前方,接受斯大林等苏联最高领导人的检阅。

除了来自本国的各种荣誉,二战胜利后,反法西斯各盟国纷纷表彰波克雷什金的功绩。美国奖给他一枚“特别功勋”金质奖章;法国授予他“功勋飞行员”称号。波克雷什金还荣获了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等国的许多荣誉称号。而二战正酣的1944年,美国总统罗斯福就曾说过:“当今战争中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是俄国的波克雷什金。”

驾驶美国战斗机的王牌

苏德战争中,波克雷什金曾经驾驶过许多类型的飞机,比如米格-3,伊-16、雅克-1等,但其驾驶最多的飞机,既不是大名鼎鼎的雅克-3,也不是雅克-1,而是一款美国产战斗机——P-39,波克雷什金曾经驾驶该机取得48架的成绩,占其击落敌机总数的八成多,所以也成了世界上驾驶该机取得最高成绩的人。

美国援助给苏联的P-39尽管是世界上第一款批量投入生产的发动机后置的战斗机(和现代战斗机差不多,二战及之前的飞机,发动机基本都是前置)。发动机后置具有如下优点:细长的机头流线型更好,视界也更好,而且机头可以容纳重型军械,前三点式起落架,操纵性更好,同时这种设计使得机翼也可以较小,从而提高了空速,但相应较大的翼载却又影响了战斗机的爬升性能和高空机动性能。所以该机在太平洋战场,根本无法比拟日本空军灵活的零式战斗机,而在欧洲战场,也很难和德国的Bf-109对峙,二战开始不久,该机即退出美军战斗机的序列。但对于当时的苏联空军来说,该机却很宝贵,首先,苏联原本制造的战斗机在初期的战争中已经损失殆尽,亟需要大量补充,而通过租借方案,美国愿意提供的先进战机,也只有P-39,其他的美国一来自己需要,二来还要留一手防着以后的苏联(对其他国家也差不多,美国二战中给英国、苏联等国的军舰,基本都是从国防后备役舰队,也就是退役后维护好的军舰,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幽灵舰队”中挑选出来的),最后P-39就成了最好的选择,原本P-39是支援英国的机型,但预订运往英国的675架,至少有212架运往了苏联。而到了1944年8月该机停产时,共生产了9558架,其中4773架援助了苏联,差不多占到战机产量的一半。

虽然美国飞行员不喜欢该机,但对于穷惯了的苏联飞行员来说,却发现该机也有自己的特长,由于是全金属的飞机,而不是蚊式那样大量采用木材的飞机,所以该机具有质量大,结实,火力猛等特点,俯冲起来可以获得极高的速度,而波克雷什金总结出的“高度—速度—机动—火力”公式,其实就是在使用该机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凭借着该机,波克雷什金成了名副其实的王牌,也带动了一大批驾驶P-39的王牌飞行员。这大概可以成为二战中少有的国际合作的佳话吧。

像普通公民一样被埋葬

战后,波克雷什金曾担任防空军方面的指挥职务,1948年毕业于苏联将军的摇篮——伏龙芝军事学院后,又于1957年进修了成为苏联高级将领必读的学校——总参军事学院。1968年,波克雷什金被任命为苏联国土防空军的副司令,1972年被授予空军元帅军衔并于同年担任全苏支援海陆空军志愿协会中央委员会主席。波克雷什金共获得6枚列宁勋章,1枚十月革命勋章,4枚红旗勋章,2枚苏沃洛夫二级勋章,1枚卫国战争一级勋章,2枚红星勋章,1枚“苏联武装力量为祖国服务”三级勋章,多枚奖章,19枚外国勋章和奖章。新西伯利亚故乡设立了他的半身铜像。他还是新西伯利亚荣誉市民。著有下列作品:《歼击机机翼》、《你的光荣使命》、《战争的天空》、《在战斗中认识自己》。

波克雷什金于1985年11月3日去世,享年72岁,按照他的职务和地位,本来可以安葬到克里姆林宫宫墙内(朱可夫、勃列日涅夫、加加林、伏龙芝等对苏联贡献卓著的名人就安葬在此)的,但他的夫人坚持不同意,最终其被安葬到了新圣母公墓(新圣母公墓也位于莫斯科,由于靠近新圣母修道院而闻名,这里长眠着许多俄罗斯的社会活动家、科学家、艺术家以及一些苏军高级将领,对俄罗斯历史和文化的意味十分浓厚,其实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埋葬的地方)。

英雄的末年也是孤单的,也缺乏光彩,但二战战火的锤炼,却使得英雄的成就可以千古流芳,英雄虽已远去,但他的名字注定要永远留在俄罗斯的光荣与梦想当中。

[传奇范遵]从王牌飞行员到亚洲第一航天员

!

∀ # ∃%。

∋ & 物

在第 −

损失

一天

∗ 天

的空 袭 中

,

美国

无一

空 军 共派 出 了 ) 7 架 , 一 −+

+ (

,

月 + − 日是 圣诞 节

,

休战

在 总 结第 一 阶段 的空 袭 经 验

教 训 的基 础 上

,

美 国 空军对

9

,

, 一− +

的 战术 进 行 了 修 改 首 先 缩 短 了

编 队起 飞 的 间 隔 时 间 和在 目 标 上

空 的留空 时 间 : 其 次 增加 了

,

, 一+

战斗 编 队 的 高度 配 置 第 三 修 改

,

:

了 , 一 − + 退 出 打 击 目 标 的 航线 允

,

战 我

争 总 是最 能 制 造 传 奇 的 经 历

,

拦 截 的 主要对 象

许 , 一 − 编 队 直 接 飞 往北 部湾 还 +

,

们 今 天 要 讲 述 的传 奇 也 离 不

, 一− +

,

安装 了

;< =

+3 > ? ≅

电子

开 战争

击落 , − +

战装 置

ΑΒΧ

以 规避 越 军 防 空 导 弹 营

() + ∗

+ 年( 月

,

越南再 次 中断

了 与美 国 的停 战 谈 判

,

为逼 迫 越 南

年 (+ 月 (3 日 当地 时 4 5 ’ 一 + ( 点整 莱 因 贝克 尔 + 作 战计 划

,

() ∗ +

− ∗ 雷 达 的 发现 和 跟 踪

,

越 南 人 民 军 也 利 用这 一 天 时 间 好好 总 结 经 验 准备 迎 接

,

重 回 巴 黎谈 判 桌 美 国 空 军 拟 定 了

正 式 实施

,一− +

莱 因 贝 克尔

, ,

一+

作战 计 划 根据 该

, 一− +

第 ( 天 夜间 空 袭 越军没 有 派

,

新 的挑 战

+ (

计划

美 空军 将 出 动 百 余架

,

出米格

面拦 截

一架 ,

一+

( 只

,

,

是 用 萨姆

+

进 行地

月 +8 日 夜

,

是 , 一 − 轰炸 +

战 略轰 炸机 对越 南首 都 河 内 及 周

围 地 区 的战 略战役 目标 实施第 二

这 天 萨 姆 一 + 成 功拦 截 了

+

机新 战 术运 用 的第 一 天

,

也就 在 这

,

一−

一 天 不 仅 是 萨 姆 一 + 防 空导 弹 就

, 一− +

次 世界 大 战结 束 以来 最大 规 模 的

空 中打击 这也 是 美军 首次 在局 部

第+ 天 术

轰炸 机改 变 了 战 6一 / 鬼 怪 战斗机 进行 空 中 由 ’

,

是 米 格 一 + 也终于 有 了 斩 获 驾 驶 (

,

它 的飞 行 员名 叫范遵

,

战争 中大量 动用 战略轰炸 机

掩护

, 一− + (

的 飞 行 高度 也 因 此 降

这 一 天 , 一 − 空 中打 击 的 重 +

为提 高 , 一 − + 的生 存率和 对越

低了

7

7

多米 在接 近 打击 目 标

,

点 目 标是 北 越 军 队 的防 空 导 弹 阵

南地 面 战 术 目 标 的打击 效 果 美 国

空军 将空 中打 击 的时 间选 择 在 夜

,

一 前和 完成 投 弹后 , − 还 进 行 反 +

地 范 遵 所 在航 空兵 部 队 的作战任

务就 是 保 护防 空导 弹阵地

3 ∗

导 弹机 动 和 反 飞 机 机 动

这天 萨

,

间 从 关 岛安 德 逊 空军 基 地起 飞 的

,

+ 一 无 所获

一+

, 一− +

从 四 个 方 向对 河

+ − 需 进行 一 次 空 中加油 约 (+

,

.

0 天 ,

,

+ − 就 没 有那 么 走

,一− +

内萨姆

防 空导 弹 阵地 发起 了 攻

对 海 防 的萨姆 一+ 防

,

(/

小 时后 才 能 飞 抵 越 南 河 内 上 空

,

运 了 担 负 空 中警 戒 任 务 的航 空 兵

击 : /+ 架

, 一− +

从 泰 国 乌塔 保 空 军 基 地 起 飞 的 , .

−+

部队

,

提 前 发现 了

轰 炸机 的

由于 飞 抵 河 内只 要

0一/

小时

,

行踪 并将 其战 斗 队 形 飞 行 高度

,

空导 弹阵地发 起 了 攻击 美 军还 派 一 出 ( ( / 架 战术 飞 机 为 , − 护航 +

无 需 空 中加油

飞 行 速 度 等 通 报给 了 萨姆 一 + 防 空

并对 河 内以 及 海 防 的 防空 导 弹 阵 地 实 施 补 充打 击

越南对 抗

,一− +

攻 击的 主 要 手

0

导 弹 营 在防 空 导 弹 和高炮 的火力

网 中 , 一− + 轰 炸 机编 队 遭 到 毁 灭

,

6一

鬼怪 战 斗

,

( 段 是 部 署在 河 内 海防 一 线 的 +

( 机 除 了 对 付 米格 一 + 外 还 对 北越

个萨 姆

−+

一+

防 空 导 弹 营和

,

个机 场

性打 击

,

8

架 , − 被 击落 +

的 防 空 导 弹 阵地 实施 了 有效 的 电

,

的米格 一+ (

−+ 2

战 斗机 当 时参 战 的 , .

安装 了 先 进 的 电子 战

没有

,

主 要 有 两 种 型 别 , 一− + 1 和 , .

, −+ 1

,

美国 空 军 只 是 从 泰 国 乌塔 保 空 军 基 地

在第

/ 天 的 空 袭 作战 中

子 压 制 : 6 一 ( − 雷 公 战 斗机 对北 7

“ ”

越 防 空 导 弹 阵地 实 施 了 攻 击 : > ; .

8

起飞 了 0 架 7

之 护航

,一− +

,

− ∗ 架战 斗 机 为

电子 战 飞 机则 在萨姆

,

+

防 空导

设备

,一− 2 +

成 为 了萨

一架

,一

+ − 被越 南 人 民 军

弹 系 统 的 杀伤 范 围 外 对其 系 统 警

戒 雷 达 实施 了 电子 压 制 为 了 阻 止

一 ( 姆 一 + 防 空 导 弹 和 米格 + 战 斗机

防 空 导 弹击 落

Δ , 一 − + 2 是 在 6 型 的基 础上 减 轻

了重 Ε

,

增大 了 航 程 并 能 携 带 空

,

地导 弹 共生 产

, , −)

+

月 装备部 队

,

() 0

+7

()∗ (

年改装 后飞

机 能携 带

Α Φ Χ ;≅ Γ

,

枚短 距 攻 击 导 弹

加装 光 电探 测系 统 改 替了 低空 突 防 性 能

> Γ Φ Η!

, )∗3 ())+

,

年 进 行 了第二 次 改 装

年开 始

,

,一−+2

逐 步退役

兵器知识

+7 3

年第 / 期

∗ 8

Ι

!∀ # ∃ % 。

∋ 」物

演练 这 个科 目

) 7 ( 3 年∗ 月 + /

日 河 内时 间 4 点 0

,

分 Φ莫斯 科 时

间∗ 月+0 日 +( 点 0

“ ”

分 Γ 范 遵与苏 联航 天 员 戈 尔 巴

,

特科 一 起乘 坐 联盟 0 ∗

,

从 苏 联 拜

科 努尔 航 天 器 发射

“ ”

场 起 飞 开 始 实 施 在 太空与 礼 炮

器 的对结 任务

,

一“

联 盟 0 轨道 飞 行 8

并计 划与 航 天 员 波波夫 和 柳 明 共 同完

,

成 科学研 究和试验 工 作

十分 激动

提 及 在 太 空 中透 过 窗 口 看到 祖 国 时 的 情 景

9

范遵

我们 的 祖 国 太美 了

我衷 心 祝 愿 自己 的 人

民和 平 幸福 平 等

( )37

祝 愿 自 己 的孩 子 们 看 到 自己 祖 国

,

的 天 空永远 都 是 晴空 万 里 而 不 是 硝 烟弥 漫

年∗ 月0 (

, ,

日河

5 ’ ϑ 邮寸 + +

(−

分 Φ莫 斯 科 时

间 ( 3 点 ( 分 Γ 范遵 与 戈 尔 巴 特科 乘 坐 联 盟 0 − ∗

飞 船返 回 舱

(3 7

宇宙

全着 陆 和 掌 握 了 有 关 驾驶宇 宙 飞 船 飞 入 太 空的所 有 教 程 其 中包 括 天

,

。 “

在 苏联 杰 兹 卡 兹 甘市 东南 千 米 处安 联 盟 0 号 此 次在 太 空共 计 停 留 了 ∗ 天 + 小 ∗ 7

” 。

时 / + 分钟

,

范 遵 成 为 了 亚 洲 航 天 第 一人

“ ” “

当 天 国 外各大 媒体 以 越 南 第 一 个 航 天 员

文学 气象 学 航 天 通 信学 和 航 天 医 学 等 还 接 受 了 大 强 度 复

,

落美 国 空 军 , − 的 飞 行 员 登 上 了 太 空 和 来 自亚 洲 的 第 一 航 +

天 员 为 标题 报道 了 范 遵 飞 入 太 空 的消 息

, ,

,

杂 的体 能训 练 包括血 压调 节 肌 肉 锻 炼 抗载 荷训练和 失重 状

,

这 个 消 息 之 所 以令

态 训练 等

, 。

范 遵 回 忆道 体 能训 练 是最 为 艰 苦 的 阶段 我 的体

,

9

西 方 国 家 震 惊 是 因 为 在他 们 的 眼 中 越 南 还没 有 医 治 好 抗 美

能 不错 可 以说 是 很 出色 但 一 天 训 练 结 束后 我 还是 感到非 常 疲 倦 对于 我来 说 最 难 过的 鬼 门 关 就是 前庭旋转 训 练 低 头 三

, ,

,

战 争造 成 的创 伤 根 本没 有 这 个 能力和魄 力

,

,

越南 共产 党 总 书 记 黎 笋 和苏 联 共 产党 总 书 记 勃 列 日 涅 夫

给 范 遵发 来 贺 电 祝贺 亚 洲 的第 一 航 天 员 飞 入 太空 鉴 于 为 国 际和平 开 发 太空 做 出 杰 出贡 献 ( 3 年 ∗ 月 0 日 苏联 最 高 苏 ) 7 (

, , 。

7 秒 抬头 三秒 连续 要做 ( 分 种 真 是 难 以忍 受

,

,

随后 范遵 开 始接 受 宇 宙 飞 船 与太空 轨道 站对 接 的 模拟 训

,

,

首先 范 遵 反 复多次 观 看苏 联宇 宙 飞 船 与 太 空 轨 道 站对 接

, ,

维 埃 主 席团 授 予 范 遵 苏 联英 雄 称 号

会 常务 委 员 会 授 予 范遵 金 星 奖 章

“ ”

同年 3 月

4 日

,

越南 国

生 的教 学 片 增 强 对 宇 宙 飞 船 与 太空 轨道站 对 接 的

感 & 认 识

,

胡 志 明 ϑ 级勋 章 和 越

,

后 他 进 入 宇 宙 飞 船模 拟 器 感 受宇 宙 飞 船 与 太空 轨 道站 对 接

南 飞 行 员 航天 员 荣 誉 称 号

,

范 遵平静地 回 忆 起 当 时 的 情景

下 达 的各 项 指令

9

我与 苏 联航 天 员 戈 尔 巴 特 科

, , ,

完成 登 入 太 空计 划 后 范 遵 继 续在 军 中服 役 曾先 后 担 任

越南 人 民军空 军 政 治 部 主 任 和 越 南 国 防部 国 防 工 业 总 局 副 局 长 被授 予 中将 军 衔 世 国 际 奖金

, 。

一 起 坐 在 宇 宙 飞 船模 拟 器 的专 用 座椅 上 迅 速准确 地 完成 教 官

戈尔 巴 特科控制 着 操 纵 杆 而 我 认 真控制着

,

+7 (

年 范 遵 被俄 罗 斯政府授 予 彼得 一

,

舱 内 的每 一 个 按 钮和 开 关 随 后 在 电视 屏 幕上 出 现 了 我们 联

盟 号 宇 宙 飞 船 飞 向 礼炮 号 太 空 轨道 站 身 影

‘ ’

荣誉 称号

目前 范 遵 担 任 越 南 国 防部 国 防

,

我们 反 复模 拟

工 业 总 局 局 长 中将军衔

哪 辑 Κ 严 晓峰 4

兵器 知 识

+7 73

年第 / 期

8)

分页:12 3

Tags:王牌飞行员  二战王牌飞行员  德国王牌飞行员  中国王牌飞行员  王牌飞行员读后感  二战德国王牌飞行员  航天员的故事  飞行员待遇  飞行员驾照  飞行员要求  自费飞行员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