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个人简历 / 正文

叙利亚危机始末

2017-04-11 06:42:30 个人简历 0 评论

叙利亚危机始末

叙利亚反政府示威自2011年3月爆发,当局以压倒性军事力量进行维稳。一系列反政府示威,对阿萨德家族在叙利亚四十年的统治,构成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威胁。

以下是叙利亚起义概况。联合国称,已有超过5000名平民被安保部队杀害,14000人被扣留。叙利亚政府称有2000名安保部队人员死亡。

抗议之始

2011年3月,在叙利亚南部的德拉市,15名学生在墙上书写标语:“人民要政府垮台”。学生们在写了这句突尼斯与埃及抗议示威中的著名口号后被捕,有报道指他们还受到虐待。当地人集会要求释放学生,并呼吁民主与进一步的自由,但并未要求总理阿萨德下台。

然而,即使是和平的抗议也让政府难以接受。3月18日,星期五祷告日,在德拉市进行游行途中,安保部队开火枪杀4人。第二天的葬礼中安保部队射杀哀悼者,再造成1人遇难。

短短数日,局势动荡加剧,超过当地政府控制。在3月末,由总统阿萨德的弟弟马赫指挥的第四装甲师被派去镇压胆大包天的示威者。坦克炮轰居民区,部队对民居进行猛攻,导致数十人遇害。此次镇压收拾了相信是带头人的示威者。

镇压行动非但没有停止德拉市的起义,还激起了全国各地的反政府示威浪潮,涉及城市包括巴尼亚斯,霍姆斯,哈马以及大马士革郊外。军队随后包围这些城市,谴责“武装黑帮和恐怖分子”筹划了抗议行动。截止至5月中旬,(抗议者)死亡人数达到1000人。

示威者的所呼与所得

一开始,示威者对民主和进一步自由的呼吁持有几分谨慎,因为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中政治重压最甚的国家之一。但在安保部队对和平示威开火后,人们开始要求总统阿萨德下台。

阿萨德坚决拒绝辞职,但在其自3月以来所作的为数不多的公开声明中,他作出了一些让步,并承诺改革。抗议积极分子称,只要人们还在流血,阿萨德的承诺就不值得指望。 有组织的反对派究竟存不存在?

叙利亚当局长期限制反对党组织和激进分子的活动,在抗议活动的最初,这些组织只起了较小的作用。然而随着抗议活动蔓延全国和镇压行动的加剧,反对派群体公开支持示威者的诉求。11月,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在内的几个组织宣布组成统一战线——叙利亚全国委员会(SNC),由在巴黎建了根据地的异见人士伯翰·加利昂领导。SNC的目标是:“为推进革命提供必要支持,实现人民愿望,从头到脚推翻阿萨德政权”。

叙利亚的多数教派逊尼派控制着SNC,并争求赢得基督派、总统阿萨德所在的阿拉维派的支持。基督派和阿拉维派各占了叙利亚人口的10%,至今忠于政府。SNC的地位受到国家协调委员会(NCC)挑战。NCC是在叙利亚依然活跃的反对集团,由侯赛因·阿卜杜拉·亚辛及其他异见人士领导。其中一些异见人士对SNC内的伊斯兰教徒持有戒心。

反对派也发现很难跟试图暴力推翻阿萨德的组织自由叙利亚军(FSA)合作。FSA以土耳其为根据地,其战士对安保部队发动越来越大胆和致命的攻击,地点包括西北部省份伊德利卜,中心城市霍姆斯、哈马的周边,甚至还有大马士革的郊外。

今年1月份,在首都大马士革西北方向40千米(25英里)处的山城扎巴达尼的居民宣布,扎巴达尼已被FSA”解放”。数日后,叛逃者在几个小时内控制了距大马士革10千米(6英里)的郊区度玛。FSA领袖利雅得·阿亚沙德宣布旗下已有15000人的兵力,但分析家相信实际人数大概不会超过7000。FSA仍然缺少装备,并且很多人只接受过基本的军事训练。

叙利亚之乱是否为教派之争?

叙利亚人口210万,逊尼派占了74%,居于多数人口,重要少数派的基督教派、阿萨德所在的什叶派阿拉维派各占10%。多年来,阿萨德促进了叙利亚国内的长期稳定,希望有别于邻国黎巴嫩和伊拉克,在这样的宗教冲突频繁的地区统一不同的宗教群体。

然而,阿萨德也将权力集中在了其家族和阿拉维派团体的手上,其亲信在政府,军队,商界中享有不成比例的权力。贪污腐败和裙带关系在多数派逊尼派以外的教派中横行。逊尼派占主导的城镇里的抗议活动一般是规模最大的,和混住地区截然相反。

反对派领袖强调,他们寻求建立“民族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共容的社会”,但对于阿萨德万一下台可能引发的混乱、动荡甚至内战,人们依然存在恐惧。抗议积极分子说,这些恐惧都是多虑。

国际社会的行动

叙利亚是中东的主要国家,在叙利亚发生的任何混乱都可能在黎巴嫩、以色列这样的国家产生连锁反应,而这会使得强大的势力集团采取行动,比如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斯兰抵抗运动。叙利亚也和美国、以色列、沙特三者的大敌——什叶派国家伊朗关联紧密,极有可能会将这些力量卷进一场危险的中东冲突之中。

阿盟起先对叙利亚事件保持沉默,虽然其支持北约对利比亚卡扎菲展开轰炸,以保护利比亚平民。拥有22个成员的阿盟呼吁停止暴力,但’’出于战略和政治上的考量”,阿盟对是否采取行动保持犹疑。

但在2011年11月,让观察家惊讶的是,以卡塔尔和沙特为首的国家投票决定暂时取消叙利亚的成员国身份,以迫使阿萨德停止镇压。实现和平的第一步是,叙利亚政府需要从街上撤回军队。随后,在是否允许前来核实情况的观察团进入的问题上,叙利亚政府犹豫不决,阿盟随之实施经济制裁。最终大马士革同意12月观察团进驻,但仍未停止对异见人士的镇压。

在2012年1月下旬,阿盟提出一项野心勃勃的政治改革计划,呼吁阿萨德将权力过渡给副总统,在两周内与反对派展开适当的对话,并在两个月内组建一个民族团结的政府。阿盟说,在国际观察员的监视下,叙利亚终会逐渐形成多党派选举。一周后,暴力行为戏剧性地增加,阿盟被迫取消观察团的任务。

叙利亚起义导致的经济滑坡是怎么回事?

2011年6月,阿萨德警告他的人民,叙利亚面对的“最危险的事情”是经济的“衰落和倒塌”。甚至在起义前,叙利亚已忍受了数十年的高失业率、普遍的贫困以及不断涨高的食品价格。

目前由于阿盟、欧盟、美国以及邻国土耳其的经济制裁,叙利亚商业、农业、贸易受到严重打击,旅游业也全然倒塌。与此同时,占了政府税收主要份额的石油出口也直线大跌。失业率据估计升高超过20%。

经济分析家警告,阿萨德政权无法长久。新增的失业人口加入抗议行列,在柴油等重要商品上取得的政府补贴也已耗尽,抗议者会获得更多的力量。

分页:12 3

Tags:叙利亚危机  叙利亚难民危机  叙利亚危机的启示  叙利亚危机的影响  叙利亚危机的原因  叙利亚危机走向探析  叙利亚危机最新消息  日本金融危机始末  乌克兰危机始末  日本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