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名人名言 / 正文

浅谈叙利亚危机

2017-04-10 09:34:48 名人名言 0 评论

浅谈叙利亚危机

现在的叙利亚,在我看来,真的是危机四伏啊。。政局动荡,烟火弥漫,战争不断,民不聊生,血流成河。。。无数人无家可归,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下面我来分析一下叙利亚危机的原因。

叙利亚位于中东地区,中东是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石油在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中影响力非常大。因此中东地区也成为许多国家关注的焦点地区,所以中东地区矛盾冲突不断,是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之一。

经济原因

叙利亚是一个人口小国,却算得上是一个资源大国,且是中东的主要石油出口国,其财政收入也是主要来源于石油出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已经垂涎已久,这次叙利亚国内反对派与政府之间的矛盾给西方国家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美国等资本主义国家想通过控制叙利亚政权进一步获取石油等资源。

政治原因:

首先,叙利亚问题其实也是以美国为首和俄罗斯为首的大国之间的政治博弈。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背后支持叙利亚反对派,而俄罗斯力挺叙利亚现政府以维护自身利益。

然后,中东问题由来已久,巴以冲突不断,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一直是反美的中坚力量。而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抨击巴沙尔领导下的叙利亚是真主党等恐怖军事组织的真正后台和支持者。巴沙尔领导的叙利亚政府一直是美国的眼中钉。

事实上,叙利亚危机的冲突根源远不仅是美国和西方国家所谓巴沙尔政权的专制、不民主、不自由、不人道问题,而是西方“十字军远征”的宗教征伐历史演绎和“文明冲突论”的现实“民主”强力输出问题,以及中东地区伊斯兰教长期形成的种族之间和教派之间的冲突问题。归根结底,是西方基督教图谋征服东方伊斯兰教的又一场现代版的“十字军东征”,是一场伊斯兰教逊尼派专权的海湾国家打着阿盟旗号要击垮叙利亚什叶派巴沙尔政权,欲以逊尼派取而代之的教派战争。当然,无论是美国、西方国家,还是阿盟灭掉巴沙尔政权都并非最终目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旨在灭掉叙利亚的后台,什叶派专权的伊朗。显然,美国和西方国家灭掉伊朗也并非最终目的,各个击破,分而治之,征服伊斯兰国家,消灭伊斯兰文明,以及所有的非基督教的异教世界,非西方文明的“野蛮”文明,才是其终极目的。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尽管实行政教分离的资本主义制度,而且把民主、自由、人权叫得整天价响,视为最崇高、最神圣的、不容置疑的价值标准,并且信奉为“上帝的旨意”。尤其是政客们和极右势力,甚至把“民主、自由、人权”等同于基督教教义。在他们看来,信奉基督教、信奉上帝,就是信奉“民主、自由、人权”,否则就是邪教、异类,是大逆不道,不听命于美国西方的更是威胁,更是邪恶。事实上,在美国和西方基督教世界,人们的宗教信仰全面深入到政治、

经济、社会、文化的方方面面,美国的政要和历任总统大多是基督教的虔诚教徒。他们具有强烈的基督教优越感和使命感,因而根深蒂固地认为,西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优越,西方种族优越,西方文明优越,而这种优越是根源于西方基督教优越,基督教文明优越。基督教优越论、基督教文明优越论,上升为政治理念、意识形态、民主价值后,对宗教信仰、政治制度、意识形态不同的民族、国家,就天然地视为异类,本能地产生敌意。尤其在这种异类国家中,美国人感到有现实威胁和潜在威胁存在的,美国就会把这些国家定性为“邪恶国家”,必欲诛之而后快。美国不仅惯于把反美的异类视为敌人,而且把不支持美国的也看成反对者,凡反对美国的就是反民主,反民主就是反基督教。因此,艾森豪威尔前总统当年曾宣称:“凡是反民主的就是反上帝”。小布什前总统也曾高调宣布,阿富汗、伊拉克、伊朗、朝鲜、叙利亚等国为,清除“邪恶”就是为自由而战,“为自由而战既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特权”。 小布什这里所谓的“特权”,也就是指“上帝”赋予的“特权”。同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小布什一样虔诚的基督徒的现总统奥巴马,继小布什对“邪恶轴心”阿富汗、伊拉克发起新“十字军远征”,摧毁了塔利班政权和萨达姆政权之后,已发起了对利比亚的“十字军远征”,毁灭了卡扎菲政权,而且还时刻准备着继续“十字军远征”,摧毁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和伊朗内贾德政权。无论奥巴马连任与否,也无论哪个政党上台执政,秉承美国一贯的基督教优越论、西方文明优越论、美国民主制度优越论,就会继续讨伐异教、讨伐异类、讨伐“邪恶”,继续“十字军远征”。阿拉伯国家、伊斯兰世界,仍将会是美国“十字军远征”的战场。

令世人遗憾的是,目前阿盟、特别是海湾国家及土耳其仍从各自种族教派利益和争权出发,甘愿充当美国和西方的急先锋,一再发起对叙利亚的强大攻势,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军事行动,如何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实施对叙利亚的最后的致命性打击。

土耳其、伊朗与阿拉伯国家都同属伊斯兰教世界,但因民族的不同,历史渊源及地缘政治利益的不同,因而一直存在民族矛盾,以及地区和伊斯兰教世界政治主导权、宗教领袖地位之争。想当年,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土耳其也曾辉煌一时,可谓登峰造极。近年,随着“阿拉伯之春”在阿拉伯地区蔓延,尤其现在深入到土耳其比邻的中东地缘战略重地叙利亚,土耳其似乎认为恢复其在奥斯曼帝国时期在大中东地区和伊斯兰教世界的领导地位、重现历史辉煌的战略机遇期已到。因而,对原本亲密盟友的叙利亚,突然反目为仇,急变成了反巴沙尔政权的急先锋。土耳其从总统居尔、总理埃尔多安到陆军总司令哈伊里,都一致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持强硬的反对立场和态度,且密切配合美国、西方国家和阿盟海湾国家,为打倒巴沙尔政权进行军事准备。土耳其从武装和训练叙利亚反对派,到着手策划要“在叙利亚领土内设立避难所”,再到“在叙利亚北部地区设立禁飞区”,进行紧锣密鼓的军事干涉准备。由此可见,土耳其急切地准备军事干涉叙利亚,图谋培植其在叙利亚的主导势力,进而向阿拉伯国家和中东地区发展。说到底,其本质就是一场为了争夺中东地区和伊斯兰教世界主导权的种族宗教争斗。

其实,就我看来,叙利亚危机又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间接导致的后果。其实,又何必呢?不是要宣扬人道主义吗?血流成河是人道主义吗?硝烟弥漫是人道主义吗?争来争去,不就是为了要钱要权要势力吗?我想到的是,在面临自然灾害

带来的灾难时,人们才会想起没灾难时的幸福安静的生活。然而,自然灾害是无法避免的,自然灾害带来的 伤害也是无法避免的。但是,人为的灾害却是可以避免的。当为 了政权之间的斗争造成的伤害比自然灾害造成的伤害还要剧烈时,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呢?共同生产在同一个地球母亲的怀抱里,又何必刀剑相争,苦苦相逼呢?为何不可以和睦共处?这个,真的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分页:12 3

Tags:叙利亚危机  叙利亚难民危机  叙利亚危机的启示  叙利亚危机的影响  叙利亚危机的原因  叙利亚危机走向探析  叙利亚危机最新消息  叙利亚人种  叙利亚的气候  叙利亚和土耳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