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名人名言 / 正文

中东大国叙利亚

2017-04-05 11:41:50 名人名言 0 评论

  

  在伊拉克战争的最后时期,美国对叙利亚的强烈指责让世界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这一个几乎被人淡忘了的中东地区大国身上。叙利亚是位于地中海东岸的西亚阿拉伯国家。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明,珍奇的古迹,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为叙利亚增添了神秘色彩和无穷魅力。而作为中东地区大国,叙利亚一直在阿拉伯和中东地区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阿萨德时代
  
  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经历的确不凡:一个出生贫苦农民家庭的孩子把自己的家姓由瓦赫什(阿拉伯语“野兽”)改为阿萨德(“狮子”),而且破天荒地登上了叙利亚总统的宝座。更为引人注目的是,阿萨德属伊斯兰教什叶派中的阿拉维派,该派信徒只占全国人口12%,但他却统治了这个逊尼派穆斯林占绝大多数的国家长达30年,把叙利亚从一个弱小的国家变成一个稳定和充满自信的地区强国。在这个几十年来不断发生军事政变和反政变的国家里,阿萨德建立了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政权。
  尽管原苏联曾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给予叙利亚巨大支持,但阿萨德决不是它的傀儡。在维持叙利亚与原苏联的盟友关系以便同美以联盟保持平衡的同时,阿萨德有时在采取行动时并没有同原苏联协调一致,而是直接与美国打交道。阿萨德虽然把美国称为叙利亚的头号敌人,但他从未关闭同美国保持双边关系的大门。阿萨德还通过叙利亚在中东地区和国际政治上所起的重要作用迫使美国承认了叙利亚在黎巴嫩的军事存在。
  就领土、人口和经济实力而言,叙利亚算不上地区大国。但是,阿萨德总统却能以“雄师”的姿态逐鹿中东,在外交舞台上纵横捭阖。他凭借能够对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圣战组织、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总指挥部)、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人阵)等激进组织和阿以和谈施加影响这两张“王牌”,最大限度地为叙利亚谋取利益,并使叙利亚挤身于中东政治、军事大国之列。以色列国的创始人本-古里安曾经说:“没有埃及,以色列不会面临战争;没有叙利亚,以色列不会实现和平。”
  叙以和谈是中东和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叙以争端的核心是戈兰高地问题,这块高地面积约1860平方公里,不仅战略地位重要,而且水资源丰富。1967年,阿萨德时任叙国防部长,以色列以突袭方式占领了戈兰高地。1973年“十月战争”打响后,阿萨德指挥叙军与以军激战,一度夺回戈兰高地,后来以军反攻,高地得而复失。1974年5月,叙以签订“脱离接触协议”,建立双方武装部队脱离接触区。根据协议,在两国军队间划出一“隔离带”,由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以军撤出库奈特拉镇和戈兰高地东部的一个狭长地区,其余大部分地区仍由以色列占领(大约1200平方公里)。叙利亚和以色列军队自1974年以来在划定的停火线两边巡逻,多年来相安无事。就连以色列也承认,阿萨德很守信用,是一个值得与之打交道的高明对手。
  阿萨德主张在中东地区实现全面、公正的和平,坚持不放弃戈兰高地一寸土地,以色列必须“以全面的撤军换取全面的和平”。阿萨德提出,以色列必须从戈兰高地全面撤至1967年6月4日实际控制线。叙以虽经多轮谈判,但终因双方分歧过大而没有取得突破。但是,阿萨德提出的实现中东全面、公正和平与以色列撤至1967年6月4日实际控制线的主张已被中东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接受。
  叙利亚人民非常敬重阿萨德,称他是“永远的统帅”、“叙利亚的雄狮”、“伟大领袖”等等。通过这些称呼,人们不难领略他在叙利亚的至高地位。他在发展国民经济和对外关系上的远见卓识,赢得叙利亚人民的广泛称赞。2000年6月10日,这位前总统猝然病逝,使叙利亚全国人民无不感到万分悲痛,记者曾目睹叙利亚人民当时因敬爱领袖撒手人寰而痛不欲生的撕心裂肺场面。
  在大马士革,当噩耗传来,成千上万的人拥向存放阿萨德遗体的沙米医院。一批批前来悼念的人群,长时间地跪在沙米医院门前,悲壮的场面使一些外国记者流下了眼泪。
  妇女们哀号着:“雄狮倒下了,雄狮倒下了。”男人们高喊:“巴沙尔,我们愿用生命和鲜血为你献身。”
  
  巴沙尔不负众望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阿萨德次子、时年35岁的巴沙尔不得不仓促接过领导叙利亚的重任。整个世界都在注视着叙利亚在巴沙尔领导下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位年轻的总统不负众望,两年多来,他在政治、经济和外交方面采取了一系列重要举措,并取得了初步成果,不仅巩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同时恢复了叙利亚的地区影响力,并为实现国家现代化奠定了基础。
  巴沙尔奉行明确的基本政策,即继承和发展已故总统阿萨德制订的方针政策:政治上执行叙利亚的特殊民主制度,稳定局势;对外开放,对内实行渐进式经济和行政改革,逐步实现国家现代化;开展全方位外交,恢复叙利亚地区大国的地位。
  巴沙尔在就职演说中曾强调,应更新旧观念,在各领域提出新思想,要进行建设性的批评,接受不同意见,增加透明度。他还主张创造性的思维,要求人们不要把思维局限于一个僵化的模式之内。巴沙尔的这些主张促进了叙利亚政治气候的转变。
  人们可以在不同的场合谈论叙社会、政治和经济等方面的问题和弊端,各合法政党开始正常活动。一些著名作家、经济学家、社会活动家经常举办论坛和研讨会等活动,开展有关经济、社会问题,中东局势等的专题讨论,特别是叙利亚经济科学协会经常举办星期二经济研讨会,形成了学术交流之风。
  执政的叙利亚阿拉伯复兴党地区领导机构2001年11月决定,允许加入全国进步阵线的各政党出版发行自己的报纸,随后还批准出版发行私人报刊。叙利亚共产党机关报《光明周报》以及《经济周报》、《杜迈里卡通周报》、《白与黑周刊》等独立报刊相继出版发行。政治分析家认为,这将形成官方报刊与政党报刊、独立报刊之间的竞争机制,为扭转叙利亚新闻媒体落后的局面创造条件。叙利亚各官方报刊和电台、电视台在更换社长、台长和总编辑以后,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开始谈论以前被禁止触及的一些话题,甚至开辟专栏刊登读者批评政府部门和揭露国有公司管理问题的信件。
  在经济和行政改革方面,巴沙尔政府确定了四个基本方向:在确保国家稳定的基础上,循序渐进地实行经济改革和行政改革,加快金融改革,在叙利亚建立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以及证券交易市场,改革多重汇率和关税;制订或修改法律和法规;制订国家发展总战略以及农业、工业、电信、石油和旅游等领域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加快叙利亚与欧盟伙伴关系的谈判进程,以便欧盟帮助叙改造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使之现代化。
  巴沙尔总统根据国内存在的实际问题和新形势下的新要求,及时出台新举措,解决关系千家万户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2001年和2002年,叙利亚政府分别给国家公务员和国有企业工人以及退休人员增加了25%的工资,通过扩大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并改变了过去几年的财政紧缩政策,增加了投资。叙利亚经济在持续4年零增长或负增长后于2000年开始好转,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为2%~3%。
  2003年4月,叙利亚政府批准两家黎巴嫩银行和一家约旦银行在叙利亚建立分支机构,这是叙利亚自20世纪60年代银行国有化以来首次采取类似政策。
  在外交领域,巴沙尔表现出卓越的才能,一方面把营造良好的周边安全环境和为经济发展与改革创造有利外部条件作为外交的出发点,另一方面积极参与地区性事务,并从阿以冲突的战略全局考虑,致力于建立开罗-大马士革-利雅德政治轴心和大马士革-德黑兰-巴格达安全战略和经济轴心,并视伊拉克为叙利亚的“战略纵深”。埃及、沙特阿拉伯、伊拉克和伊朗是叙利亚在中东地区的外交重点。2000年9月,巴沙尔总统访问了他就任总统后的第一个国家埃及。并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共同呼吁召开阿拉伯国家特别首脑会议,得到了所有阿拉伯国家的响应。随后,他访问了沙特等大部分阿拉伯国家和伊朗,并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建立了良好关系。巴沙尔虽然没有访问伊拉克,但两国高级官员互访频繁,两国关系得到很大发展。两国的贸易额从2000年的5亿美元增加到2002年的20亿美元。此外,两国边界贸易活跃,仅《石油换食品》协议之外的石油贸易额就高达10亿美元。美国通过战争手段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不仅使叙利亚失去了“战略纵深”,损害叙利亚的国家安全利益,而且还使叙利亚在经济方面遭受了重大损失。
  欧洲是叙利亚外交的另一个重点。巴沙尔分别访问了西班牙、法国、德国和英国,并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与法国总统希拉克和英国首相布莱尔的私人关系也甚为密切。因而,美国近来对叙利亚横加指责不仅遭到了西班牙、法国和德国的拒绝,而且遭到了亲美的英国的拒绝。布莱尔曾打电话告诉巴沙尔,英国不支持美国对叙利亚的指责。
  
  叙美关系
  
  现年38岁的巴沙尔总统被誉为阿拉伯世界的一颗新星。这位当今世界最年轻的总统对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敢于说“不”,为叙利亚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了自己的尊严。
  巴沙尔性格直率,敢说敢为。他讲话时一般不用讲稿。 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巴沙尔对黎巴嫩《使者报》发表谈话时指出,美英联军有可能占领伊拉克,但它不能控制伊拉克。他说,黎巴嫩人民和抵抗组织曾经不断袭击驻扎在黎巴嫩南部的以色列占领军,最终迫使它撤出黎巴嫩。 因此,“伊拉克有能力实现黎巴嫩曾经实现的目标”。
  巴沙尔颇具个性,自然也很可能引起世人对他的争议和褒贬。在阿拉伯媒体的描绘中,巴沙尔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他心胸开阔,喜欢听取不同意见,并善于宏观思维,是一位既能观风视雨,又能主动出击的铁腕人物。而以色列媒体则称他为“危险的人物”。
  巴沙尔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引起了美国的强烈不满。美国在对伊拉克实施军事打击以后,不断对叙利亚进行指责。开始还是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独唱”,后来上至布什总统下至官方发言人一起加入了这场“声讨”叙利亚的“大合唱”。4月13日,美国3巨头――总统布什、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国务卿鲍威尔――分别出言指责叙利亚,这在当代外交史上实属罕见。
  美国指责叙利亚有“四大罪状”:向伊拉克提供军事援助,允许伊战斗人员进入叙利亚;涉嫌“收容”逃亡的前伊拉克政府高级官员;有意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支持黎巴嫩和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叙利亚官方均予以否认。
  巴沙尔对此冷静观察,沉着应对,采取了包括关闭叙伊边界等一些措施。4月20日,他在大马士革会见了伊拉克战争爆发以来的第一个美国代表团――美国议会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2个多小时的会谈。美国议员拉哈勒会谈后对记者说,他同巴沙尔总统的会谈涉及了叙美两国的所有分歧问题。他说,会谈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巴沙尔总统不想成为美国的敌人,叙利亚也不应当成为美国的敌人”。关于指责叙利亚容留伊拉克战犯的问题,拉哈勒说:“巴沙尔总统告诉我叙利亚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这样做,而叙利亚自己也有一个伊拉克战犯名单。”
  “巴沙尔总统说,叙利亚不会向任何因战争罪被通缉的伊拉克人提供庇护,这不仅包括美国通缉的55人,而且包括叙利亚制订的伊拉克战犯名单内的其他许多人。”
  拉哈勒接着说。伊拉克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指使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在叙境内制造了多起爆炸事件,造成数百人伤亡。因此叙利亚拟订了伊拉克战犯名单。
  随后,布什同一天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对新闻界说,看来叙利亚正在接受“我们的信息,当我们认为有什么人逃到叙利亚,或者了解到什么人在那里时,我们当然会把他们的名字告诉叙利亚政府,并期待他们把人交给我们”。
  布什称这是一个“积极迹象”。叙美紧张关系正趋向缓和。
  (作者:新华社驻大马士革记者)

分页:12 3

Tags:叙利亚人种  叙利亚的气候  叙利亚和土耳其  叙利亚局势  叙利亚局势吧  叙利亚局势起因  叙利亚旅游  叙利亚美国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起因  叙利亚难民  土耳其和叙利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