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优秀作文 / 正文

苏联入侵阿富汗:肠子都悔青了

2017-04-09 15:38:17 优秀作文 0 评论



  1979年12月7日,驻阿富汗的苏联军事顾问突然要求阿富汗武装部队对其坦克和其他关键设备进行拆卸维修。与此同时,首都喀布尔同外地的通讯联系被切断。12月25日,大批苏联空降部队和地面部队开始驻扎在喀布尔。时任人民民主党总书记哈菲佐拉·阿明急忙将办公室搬到西南郊的“安全”地带——达鲁拉曼宫。
  12月27日,700名包括克格勃和苏军总参谋部的特种部队及阿尔法小组在内的苏联部队穿着阿富汗武装部队制服,占领了政府机关、军队和媒体的大楼。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便是达鲁拉曼宫。进攻在晚上7点15分开始。经过短促的激战,苏联部队很快制伏了宫门口防守的阿明卫队,攻占了王宫,将阿明及其全家集中赶到阿明的办公室。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阿明及其4个妻子、24个子女都静静地躺在了血泊中。苏联部队指挥官在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广播电台中宣布,阿富汗已经从阿明的统治中被“解放”出来。
  战争初期,苏军沿着三条线路,迅速控制了阿富汗主要的城市、军事基地和战略设施。苏联人本以为,会像1956年在匈牙利和1968年在捷克斯洛伐克一样,迅速取得决定性胜利,并在喀布尔建立一个亲苏联政权(这也是苏联入侵的直接目的),挽救1978年4月的“阿富汗二月革命”。但是,随着阿富汗全国的“叛乱”现象越来越多,苏联军队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卷入了游击战的漩涡。阿富汗战争最终变成了一场政治和军事灾难:
  战争持续了9年,造成1.5万名苏联士兵死亡或失踪,数百万阿富汗人死伤或是沦为难民。也许,苏联从阿富汗战争中得到的最重要教训就是“根本就不应该发动这场战争”。
  误判美国和巴基斯坦
  苏联一个重要的政治失误是对卡特政府的误解,入侵开始后,美国总统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很快就对苏联采取了严厉的反制措施,比如取消向苏联的谷物出口,禁止销售苏联生产的高科技产品,抵制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卡特声称:“苏联对阿富汗的侵略是自二战以来对和平的最大威胁。”
  中央情报局(CIA)随即获得政府批准,秘密向阿富汗反抗组织提供武器。到1986年,共有150枚美国导弹被运往阿富汗,装备给穆斯林游击队员。对于缺乏正规军事训练的穆斯林游击队员而言,这些新式武器是打击苏联飞机最有效的武器。
  198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击败卡特当选总统。里根是坚定的反共者,他的策略也更富攻击性:主张增加对第三世界社会主义国家的费用支持以遏制苏联,并扭转了对阿富汗邻邦巴基斯坦的政策。美国开始向反抗苏联的穆斯林游击组织运输更多的日用品、武器和弹药,长达6年的经济和军事援助使巴基斯坦成为美国对外第三大援助对象。巴基斯坦类似越南战争时期的柬埔寨,是穆斯林游击队员的庇护所,为阿富汗抵抗组织提供安全的新兵训练场和充足的后勤物资。米兰·豪纳(Milan Hauner)认为,“穆斯林游击队员不懈的抗争”最终彻底击垮了苏军,但是,如果没有埃及、中国和美国提供的大量军用物品和武器,其他伊斯兰国家(比如沙特阿拉伯)提供的资金,这一切也很难想象。
  从AK-47和SA-7防空导弹等苏式武器,到最新的毒刺导弹、高级通信设备和重型武器,源源不断的武器弹药被送到游击队手中,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更是联合起来为其提供情报援助。
  苏联残忍的“焦土政策”迫使大约300万阿富汗人退至巴基斯坦西北边疆省份和俾路支的临时帐篷村,巴基斯坦人“热情款待”了他们。在这些难民营里,穆斯林游击队可以招募新兵,武装和训练“圣战士”(holy warriors)抵抗苏联。
  游击战真可怕
  除了对美国和巴基斯坦错误的政治判断,苏联领导人同样低估了阿富汗反抗组织的力量、动力和意志。穆斯林游击队员和阿富汗人民最大的优势是他们惊人的恢复能力:尽管面临巨大的人员伤亡,数百万难民,糟糕的通信设备和武器,苏联军队压倒性的技术优势,阿富汗人依然坚持不懈地抵抗侵略。
  而他们的敌人——苏联士兵“却不知道到底在为什么战斗”。1980年1月,苏联第40军驻扎在阿富汗,在穆斯林的游击战面前,苏联指挥官早期运用的以传统的攻击和追捕为特点的大型联合作战形式失去了威力,阿富汗复杂的地形也限制了苏军的行动。在阿富汗山区,苏联军队的主战坦克就因为主坦克炮和共轴机枪的高程作战能力不足,只能躺在大本营里变成纹丝不动的碉堡。
  旋风行动
  中央情报局在1979年执行“旋风行动”,透过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作为中介,向“圣战者”提供武器弹药及资金,并在1979年到1992年间训练了10万名圣战者游击队员。在一些穆斯林国家中,一些组织开始号召志愿者到阿富汗参与打击苏联部队的作战。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一个年轻沙特阿拉伯男子——奥萨马·本·拉登的组织最后演变成基地组织。
  二月革命(Saur Revolution)
  1978年4月28日,亲苏联的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了推翻阿富汗政权的政变。“Saur”是一个达里语词,指波斯历的第二个月。
  早在1973年,阿富汗共和国成立后,苏联即支持阿富汗国内的阿富汗人民民主党(PDPA),加紧使阿富汗在经济上依赖苏联,反对同中国有密切关系的巴基斯坦。历届阿富汗政府虽然都曾试图摆脱苏联,但都没能成功。1978年,人民民主党激进分子发动政变,推翻阿富汗政府,暗杀了第一任总统,组织新政府,并由其领导人出任总统(即“二月革命”),但在1979年9月,又被时任阿富汗总理阿明取代。同年12月27日,苏联人支持的另一名左翼分子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在政变中上台。卡尔迈勒试图推行苏化政策,却遭到武装反对时,他要求苏联提供军事援助,对反对派进行镇压,导致阿富汗战争爆发。   1985年3月,新上台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要求在一年内必须解决阿富汗战局中的问题——苏联领导人早就对阿富汗战局感到不耐烦了。因此,苏联向阿富汗增派了10.8万军队。在1985年4月,阿富汗的民航飞机几乎全部被迫改变航班时间,全国的机场每天只有四个小时对民航飞机开放,而且还往往是临时指定为某个机场,其余时间都被运兵的苏联运输机占据,新增加进来的苏联兵力大部分是作战力更强的特种部队。此外,苏军进一步增加了先进的武器,其中包括Su-25攻击机和BMP2步兵战斗车。1985年成了阿富汗战争中最血腥的一年。在南部重镇坎大哈,圣战者频频向苏联部队发动攻击,使苏联部队疲于奔命。1987年起,阿富汗政府军单独向圣战者控制区发起攻击,尽管伤亡惨重,仍没有夺下圣战者控制区,仅在帕克蒂亚省,阿富汗政府军获得了短暂的惨胜。
  在苏联的指导下,阿富汗政府军总兵力在1986年扩充到30万人,并逐渐成为战争的主力。尽管人数众多,阿富汗政府军却军心涣散,存在严重的逃兵现象。
  从美国武器扶持项目秘密获得的防空导弹对苏联的空袭行动造成了很大麻烦,尤其是1986年引进的美制毒刺导弹,大大影响了苏联在阿富汗的空袭行动。毒刺导弹是一种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它重达34磅,5英尺长,最大射程5800米,最大高度3500米。苏联战斗机和轰炸机不得不将飞行高度从2000到4000英尺增加到10000英尺左右。圣战者虽然没有接受太多的正规训练,却能够在4800米开外,击中高达2000米的苏联飞机。结果,固定翼飞机发现并毁灭目标的能力剧降。
  而苏联直升机就没那么幸运了,苏军伤员撤离大多是通过直升机完成的,现在,这种方法风险越来越高。一位苏联参战者回忆:“直到1987年,我们所有的伤员都是通过直升机撤离到喀布尔的医院。毒刺导弹的出现终结了我们对直升机的大量使用。我们被迫在每一辆装甲运输车里塞进15个伤员,走小路把他们送到喀布尔。”
  在很多情况下,基层士兵在保持纪律和士气上缺乏耐心。由于缺乏领导能力,第40军纪律废弛,士气低下。士兵精神不振,郁郁寡欢,变得沉迷于毒品或酒精。战争期间,时有种族迫害、盗窃事件和暴力犯罪发生。为了给牺牲的战友报仇,许多士兵杀害平民、摧毁村庄。
  令人崩溃的阿富汗荒漠
  纵观阿富汗战争,苏联第40军中每年有高达33%的人员感染传染病。前往阿富汗作战的62万名苏联人中,67%的人曾因为重病就医。这些疾病包括传染性肝炎、伤寒症、瘟疫、疟疾、霍乱、白喉、脑膜炎、痢疾、中暑和肺炎。大量伤亡的直接原因是糟糕的卫生条件、垃圾处理和饮用水水质。
  很多疾病本来是可以避免的。比如,苏联军队经常被迫饮用自然水或者当地井水。在很多情况下,这些水的水质很差、含有大量细菌,一不小心就会导致斑疹伤寒和阿米巴痢疾。为了抑制饮用当地水源造成的疾病传播,苏联政府发放了净水药片。这些药片如果合理使用的话,是很有效的;可惜士兵们要么不愿意花30分钟等药力充分发挥,要么觉得净化后的水的味道很恶心,不愿意喝。
  在阿富汗提供充足的后勤服务对第40军一直是个难题。由于恶劣的气候和崎岖的地形,车辆和设备损耗极快。车用燃料、制冷系统和车轮特别容易受恶劣的环境影响。结果,苏联维修人员不得不增加对各种武器设备和车辆的定期维修和维护。
  此外,许多苏联部队要么驻扎在遥远的地方,要么远离补给基地。结果,战斗部门不得不忍受严重的物资短缺。在炎热的天气下,肉类和新鲜蔬菜很难储藏运输,需要制冷技术。部队通常只能提供罐装和压缩食品。苏联士兵的配给干粮包括200克甜面包干、250克罐装肉、250克罐装鱼、30克糖、4克浓缩果汁。
  山区地形加上干燥的沙漠气候使得苏联士兵既要忍受白天让人筋疲力尽的炎热,还要忍受夜晚刺骨的寒冷。苏联统一发放的制服和设备是为欧洲战场设计的,不适用于阿富汗的行动,连发放的睡袋都不能保暖和防潮。
  苏联在阿富汗战争中学到的主要教训是“实际上,不可能打败有着牢靠的供应源和回收区的大规模游击队。即使运用现代武器技术切断游击队伍的食物和其他基本来源,想要打败游击队也是极其困难的”。但实际上,对于每一个战场上的士兵来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送命才是真正的失败之源。
  苏联撤军后
  1987年11月,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在苏军的扶持下接替卡尔迈勒出任阿富汗总统,但他上台仅半年,苏联就开始从阿富汗撤军。1992年,苏联解体后,阿富汗形势突变,政府军阵前倒戈,放反政府军进入喀布尔,危急中,纳吉布拉只能藏匿在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反政府军随即派兵包围办事处,将他软禁了4年。
  在纳吉布拉被软禁期间,塔利班在阿富汗蓬勃兴起,横扫了国内一切反对势力,并于1996年9月攻入了喀布尔,封锁了该市。在塔利班看来,纳吉布拉这个“屠夫”罪行累累,必须“严惩”。当时联合国副秘书长古尔丁正在喀布尔,希望能帮纳吉布拉离开喀布尔,古尔丁带着阿拉伯文版的《联合国宪章》面见塔利班领导人,希望他们能尊重人权,不要滥杀,但塔利班领导人并未理会他的建议。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士兵找到了纳吉布拉的藏身之处,依据“伊斯兰教义”对他进行审判,并判处他死刑。随即,塔利班士兵先在众人面前把纳吉布拉的生殖器割下,然后把惨叫不止的纳吉布拉拴在一辆吉普车下,围着总统府拖行数圈,最后用乱枪将他杀死。纳吉布拉死后,他的尸体被悬挂在城市广场的灯柱上示众,一周后,腐败不堪的尸体被丢进了臭水沟。
  圣战士回到被苏联摧毁的村庄

分页:12 3

Tags:苏联入侵阿富汗  苏联入侵阿富汗的真相  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  美国入侵阿富汗  苏联入侵芬兰  苏联入侵新疆  苏联入侵匈牙利  德国入侵苏联  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阿富汗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