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试题库 / 正文

阿富汗战争的“金线”

2017-04-05 06:18:10 试题库 0 评论

  美国政府源源不断为私人公司支付钱款,

  但“中介”通常是低级军官、承包商或是公务员。
  2015年5月,美国公共廉政中心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
  自2005年以来,至少有115名派往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国服役人员
  被判犯有贿赂、偷窃和操纵合同等罪行
  阿富汗战争已经到了第15年个年头,有个问题仍然无解:美国为何耗费那么多的资金和精力,却收效甚微?美国国会为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拨款近8000亿美元,其中1300亿花在了重建上,比二战后“马歇尔计划”重建欧洲花的还要多。
  为了使伤亡最小化,美军把所有可以外包的任务都交给了承包商:维修、做饭、洗衣服、陆路运输,甚至是安保。自2007年以来,承包商数量经常比驻阿美军还要多,甚至,二者的比例曾达到3比1。
  深深扎根其中的是腐败。在一些案例中,美军几乎是在为敌人提供资金。
  一些人变得非常富有。其一便是希克马图拉・沙德曼,他是阿富汗一家货运公司的老板,通过做美军的承包商身家剧增。
  在过去三年的一起案件中,希克马图拉一直在华盛顿联邦法庭上试图保住自己赚的钱。美国司法部控告他为了得到承包机会而贿赂承包商和士兵。虽然有8名士兵已在和他有关的案件中认罪,他依然坚称自己是清白的。

遍布阿富汗的利益网络


  希克马图拉只是其中一个角色,但也代表着一类人的存在。
  他年近30岁,看起来温和。“我是特种部队大家庭的一员,”他说,“我得到了军方的训练。”
  2002年6月,希克马图拉得到一份为特种部队基地做清理和维修的工作,该基地就建在坎大哈的机场。经朋友介绍,他结识了二十出头的布莱恩・梅尔斯中士,当时,后者第一次来阿富汗,隶属于第三特种大队下的“沙漠之鹰”,在阿富汗战争中,第三特种大队经常被派到坎大哈。接下来,希克马图拉做了四年的翻译,与梅尔斯等人一同出生入死。此时,他一个月能挣500美元,是阿富汗警察工资的20倍。
  在梅尔斯回美国后,希克马图拉又为曾在“沙漠之鹰”服役的布莱德利工作了一段时间,两人非常熟稔。布莱德利称,希克马图拉曾救了他一命: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他和一个武装叛乱军之间。
  “我不只是个翻译而已。”希克马图拉对《纽约客》的记者说。
  在此过程中,希克马图拉还开发了副业,向美军基地卖水果和软饮。后来,他辞掉翻译工作专职做生意。特种部队总部一位军士长帮他在美重要基地“坎大哈空军基地”做了登记。
  这就是希克马图拉成为利益链条上一点的开端。
  2007年2月,希克马图拉和美军签了“一揽子采购协议”,承包了货运运输服务――这时,他只有一辆租来的卡车。
  美军在阿富汗的战争,也是为利而来的公司的战场。和希克马图拉一样从事货运生意的还有更有权势者:
  比如在中情局和特种部队的帮助下夺回了坎大哈的军阀古尔・谢尔扎伊。他当时是坎大哈省长,他的兄弟拉齐克是阿富汗军队的将军,掌管着机场。谢尔扎伊兄弟还控制了向美军基地运送砾石的赚钱生意,拉齐克所有的谢尔扎伊建设与供给公司向美军提供卡车。
  “我们从2001年开始就是朋友。”拉齐克在位于坎大哈空军基地的办公室桌上有一张带相框的照片,那是他和驻阿美军司令约翰・坎贝尔(今年3月卸任)的合影,“从那时起,我就是他们的伙伴。”
  对很多阿富汗人来说,谢尔扎伊兄弟这样的军阀比塔利班好不了多少。2006年,由记者转做救援人员的蔡斯在回忆坎大哈的《美德的惩罚》一书中写道,“有了美国的钱”,谢尔扎伊“已组建起私人军队”。然而,美国人以反恐战争来看阿富汗政治形势,需要谢尔扎伊这样的人帮助美国识别、确定敌人是谁。
  希克马图拉称,他理解美国和谢尔扎伊兄弟合作打击塔利班的原因:“谢尔扎伊兄弟坏,塔利班更坏,所以会选择坏的那个。”
  特种部队很欢迎希克马图拉,他们愿意有谢尔扎伊兄弟之外的人做这份工作。
  在伊拉克战争时有海外公司给美军带来补给,而在阿富汗,军队将陆路运输链外包给当地承包商。承包商们开着“叮当车”(因为车上有五颜六色、叮当作响的金属装饰而得名),将货物送到阿富汗全境各个遥远的、越来越危险的军事基地。
  希克马图拉选择了正确的时机。2007年到2010年,驻阿美军从1.4万人增加到接近10万人。同时,另外一支“私人军队”人数更多:到2010年6月,有超过17万承包商在为国防部工作。这些工作十分危险,2010年,遇害承包商比被杀害的美国士兵还要多。不过,这项工作回报极其丰厚。在2007至2014年间,在阿富汗,美军为各种承包商支付了共890亿美元。
  “有太多承包商了,你想要什么都有,”前英国士兵西蒙・西利亚德说,他曾在坎大哈空军基地为阿富汗安保公司Watan工作。Watan的收入就从50万美元增加到5800万美元。
  美国及其盟友在阿富汗建了500多个军事基地。这些都需要的一样物资是燃料:2010年,和坎大哈空军基地规模相似的巴格拉姆空军基地每周要消耗160万加仑(约合605万升)燃料。大多数燃料是希克马图拉这样的承包商用卡车运输的。慢慢地,这一体系发展成遍布阿富汗全国的网络,运送货物价值几十亿美元。

“叮当车”的生态系统


  美军就连运输系统的管理也外包。2007年10月,德国TOIFOR公司和美军签了合同,成立了“叮当车”协调办公室,承包下本来由美军负责的管理工作。
  “这是个非常非常小的事情,”TOIFOR创始人之一克劳斯说,“小到一个人就能干。”
  这个人就是罗朗・斯托维尔,一个说话慢吞吞的丹佛人。斯托维尔说,随着驻阿富汗美军人数越来越多,“或许原来一周只要送二十车物资的地方,没过多久我们就要在他们指定的时间送去多达四五百车。”   在斯托维尔看来,美军似乎不太在乎花销,只要美军不在路上跑、不冒生命危险。
  金钱在当地创造了一个生态系统,坎大哈空军基地位于其最顶端。
  斯托维尔和他的团队按照价格、实用性和可靠性将美军的补给需求分配给各个阿富汗货运公司。他很快发现,虽然分包商(包括希克马图拉和谢尔扎伊)有自己的车队,也会给其他的货运公司或司机做中间商,雇佣他们承接运输任务,从中赚上一大笔钱。这些分包商能够进入美军基地,是他们的一大优势。
  美国政府源源不断为私人公司支付钱款,但“中介”通常是低级军官、承包商或是公务员。2015年5月,美国公共廉政中心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自2005年以来,至少有115名派往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国服役人员被判犯有贿赂、偷窃和操纵合同等罪行。
  “很明显,给一些公司更多任务是有利可图的,”斯托维尔说。
  斯托维尔有权决定哪家阿富汗公司可以给传统军种提供补给,但特种部队可以自己选择喜欢的公司,因为他们有特殊的需求。“他们有时候会说,不行,只有这家公司可以做这个,”斯托维尔说,“我就说,好吧,不过他们可是其他人价格的三倍。”
  斯托维尔来坎大哈空军基地的时候,希克马图拉才刚刚开始他的运输生意。2008年底斯托维尔离开阿富汗时,希克马图拉已经挣了几百万美元。
  “他来的时候就是个无名小卒,”斯托维尔说。“他那么年轻,他是怎么做到的?”
  曾与“叮当车”办公室打过半年交道的汤娅的话解释了部分原因。2008年,她负责协调自己所在军队与该办公室的承包商。在2010年接受调查后,她认罪:把阿富汗承包商给的100万美金塞进了录像机里偷运回国。
  汤娅称当她到坎大哈空军基地时,贿赂已经是潜规则了。
  汤娅与第三特种部队“沙漠之鹰”的姊妹营Bush Hogs负责后勤工作的上尉有段外遇,汤娅称其收了Tawazuh公司的钱,合同便落到了该公司,他还为其“捏造”假任务(该公司老板穆罕默德予以否认)。那位上尉的接任者里维拉・梅迪纳继续了这套方法,但他喜欢另一家公司:希克马图拉的公司。汤娅那时跟里维拉也有风流韵事。
  希克马图拉的律师在法庭上呈上银行的账单中显示,他的收入随着驻扎在坎大哈的不同特种部队营而波动。
  最初的六个月,希克马图拉的发票是开给TOIFOR的,平均一个月收入10万美元;里维拉来到坎大哈之后,其收入马上大涨,在2008年4月至年底总共有1300万美元入账;在2009年初,布莱德利和“沙漠之鹰”回到坎大哈,希克马图拉的收入一直在涨,五月入账高达770万美元;在年末,他给了TOIFOR超过4500万美元的票据。
  伍德尔上尉是“沙漠之鹰”的后勤供应官,他写道,一定程度上,特种部队“需要的可信度只有希克马图拉才能达到。”
  但是,在2010年冬天,新的特种部队营来了,它们更喜欢Tawauh公司,当月,希克马图拉收入少了近五十万美元。当年末“沙漠之鹰”回来的时候,希克马图拉的收入又恢复了。在2011年,布莱德利和梅尔斯回到坎大哈时,单在9月,希克马图拉就有1740万美元收入。
  “我记得当时听说,用希克马图拉的话会比其他公司贵,但是,这个任务太危险了,他们是唯一能做好的。”伍德尔的一位下属说。希克马图拉的出价是5000美元时,其他承包商会是2500、2124或1000美元。
  根据银行数据,希克马图拉的后勤公司在2007年末到2012年底收入达1.67亿美元。(希克马图拉的律师称,还有人拖欠希克马图拉的款项,包括美国政府。)
  希克马图拉二十出头时,他便成了坎大哈最富有的人之一。
  在他位于坎大哈空军基地的住处,希克马图拉置办了大量昂贵的家具家电,包括一张超大的床。只是,希克马图拉从来没有用过他那张满是饰物的床,他跟很多阿富汗人一样,喜欢睡在毯子上或地上。特种部队是他的常客。在2011年,梅尔斯参加了希克马图拉举办的圣诞派对。

“只是恰巧他被抓到了”


  2009年11月,加州民主党众议员米勒给国家安全及外交事务小组委员会的林德赛看一篇媒体报道《美国如何资助塔利班》,文中声称,阿富汗货运公司为美国军事基地服务,但是赚到的钱却资助叛乱者。
  在这个国家陷入暴力战乱中时,货运公司也被迫给控制公路者“过路钱”――不论他们是官员还是军阀、塔利班。
  “假如你不得不给你的敌人钱,那就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林德赛说。
  经过调查,2010年,林德赛及该小组委员会发布报告《军阀公司》,其中给出结论:美国政府资金有可能正是流向了杀害美国士兵的人手中。根据报告,军方至少在1年前就已经知晓这个问题,但是,林德赛说:“他们肯定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委员会发现,为美军提供补给的货运系统已经“发展出了一个勒索‘保护费’的庞大网络,这其中有军阀、铁腕人物、指挥官、腐败的阿富汗官员等人的身影。”该委员会在报告中总结道:“收取‘过路保护费’是塔利班重要的潜在资金来源,很有可能破坏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目标。”
  美军驻扎阿富汗的将军承认钱流入阿富汗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危险。”他补充道,钱是一把双刃剑。
  军方建立了“2010特遣部队”,由法庭会计、执法人员、情报分析师、律师及审计员组成,开始审查阿富汗的承包商。这个小组报告称,其经手检查的310亿美元合同资金中,有3.6亿美元到了腐败官员、罪犯或塔利班囊中。法庭会计克里尔说,从承包商到一层层的中间商,美国纳税人的钱最终到了叛军手里,“我一直视他们为恐怖行为的从犯。”
  在2011年5月,和其他承包商一样,希克马图拉被禁止接军队的生意,根据呈上法庭的报告称,因其“直接与重要犯罪活动或叛军有私人关系”。
  而希克马图拉在特种部队的“盟友”认为是其对手对他满怀嫉妒:“指控是基于对手为军方调查人员提供的虚假信息的。”
  希克马图拉通过了测谎测试后,在梅尔斯等军官的帮助下,对他的禁令解除了。接下来的半年,希克马图拉的公司为TOIFOR开了5000多万美元的账单。
  不过,据克里尔称,他们发现他的一个转账对象疑似与塔利班有关。在2012年的10月的凌晨,美国军方突袭了希克马图拉的住所。后者否认与塔利班有关联,并通过了测谎。
  当时,被美国军方扣押的阿富汗人有权在60天内接受听证,由3名官员判断此人是否仍对美国及盟军是个威胁,是否该被释放。希克马图拉的支持者请求坎大哈前省长谢尔扎伊帮忙,后者与美军方领导层关系密切。
  有了谢尔扎伊的帮忙,以及特种部队“盟友”的担保,三位军官投票决定释放希克马图拉。2013年,希克马图拉试图将资产转移到迪拜,却发现其在阿富汗的账户被冻结。回国后,他直奔司法部长办公室,结果被拘押――只几个小时,总统官邸打来电话,命令释放他。不过,时任总统卡尔扎伊的发言人否认这其中有任何个人利益关系。
  最终,美国还是冻结了希克马图拉约6000万美元的资产。2015年12月底,美司法部提起对希克马图拉的阴谋罪和贿赂罪指控,并发布了逮捕令,但《纽约客》报道称他不太可能被逮捕,原因是,他基本在迪拜和喀布尔活动。
  在与之有关的案件中,已有多位现任及前任军方人员被判刑,获刑10个月到10年左右。
  梅尔斯及伍德尔等未被指控,他们仍是希克马图拉忠诚的“盟友”。伍德尔说:“希克马图拉不仅是我的朋友,也是驻阿富汗美军的朋友。”
  而在坎大哈,很多阿富汗人称:小贼被抓,大贼就会逍遥法外了。“不仅仅是希克马图拉――有太多这样的承包商正在从事和他完全一样的事情,”阿富汗国会议员哈里德说,“只是希克马图拉恰巧被抓到了。”
  曾与希克马图拉有生意往来、在黑市卖偷来的燃料,将现金送给特种部队士兵的坎大哈商人说:“关键是美国人自己也腐败。”
分页:12 3

Tags:阿富汗战争  不是阿富汗战争的启示  美国阿富汗战争  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  阿富汗的首都  阿富汗旅游  阿富汗难民  阿富汗现状  阿富汗地理位置  阿富汗塔利班  阿富汗塔利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