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课件 / 正文

亲历阿富汗:过去的战争

2017-04-05 13:37:02 课件 0 评论



  高山与高原相间,战争与和平交替。战争的频仍越发使人们向往和平……中国外交官在阿富汗这个中亚山地之国,既目睹了和平的日子,也经历了硝烟炮火的洗礼。和平的日子弥足珍贵,而炮火的洗礼则使人永生难忘。
  
  马行汉
  1979年:苏联入侵前后的日子
  
  1978年塔拉基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后,阿富汗就出现了各种反政府武装组织。1979年9月阿明上台后,阿富汗国内局势更趋动荡,反政府武装发展迅猛。
  在苏联大兵压境,阿国内也开始出现小股苏联侵略军的形势下,阿富汗各抵抗组织将主力撤出首都和各大城市,他们从首都郊区向市内发射火箭炮弹,打击亲苏的阿明政权。处于首都的各国驻阿使馆有的也遭到炮击。
  我国驻阿富汗使馆紧靠阿富汗总统府,很不安全。使馆按照国内指示,采取了一些保卫和安全措施,如用沙袋封闭门窗,人员均从楼的侧门出入,在院内的小树林中挖避难室,储备足够的粮、油(包括汽油和食用油)、菜、蛋,购置两台发电机,精减使馆人员编制,撤退部分人员回国,等等。
  最紧张的是苏联军队大批入侵阿富汗前后的日子。12月上旬,苏联向阿富汗空运了一个营的兵力,严密控制了喀布尔北部的巴格拉姆机场,一支支全副武装的苏联军队源源不断地进入喀布尔。12月24日晚,苏联开始对阿富汗大举进攻。喀布尔上空机声隆隆,震耳欲聋。25日和26日接连两天,苏联的安-22和安-12运输机昼夜不停地运送兵力和武器。据统计,苏联进行了150架次的空运。飞机就在我们使馆上空飞过,嗡嗡的声音时起时落,吵得人无法入睡。苏联就这样把四五千人和大批重型装备运进了喀布尔,使在阿的苏联军队骤增至近万人。
  山雨欲来风满楼。此前一系列的异常状态就使我们意识到阿富汗可能要发生重大事件。12月27日夜,苏军进占喀布尔。就在当天下午,我还同使馆一位同志开车上街观察动静。汽车在喀布尔转了一圈,街上静悄悄的,看不到一兵一卒,情况异常。回馆后发现当晚的电视节目也很异常,不播放新闻和歌舞,只有军乐。这种异常状态持续到当晚11时许,喀布尔市内突然枪声、炮声和隆隆的坦克声大作,前后五六个小时,至12月28日凌晨3时许,喀布尔电台突然广播了已被开除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党籍、流亡在苏联的阿富汗前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巴布拉克・卡尔迈勒的讲话录音,他宣布“美国代理人”阿明已被推翻和处决。卡尔迈勒本人被“任命”为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总书记、“革命委员会”主席兼政府总理。12月28日拂晓,喀布尔街上布满了荷枪实弹的苏联士兵,行人寥寥无几。巨大的苏制坦克隆隆地在街上巡逻,从我们使馆门前驶过的坦克发出的声音把楼房窗户玻璃震动得咯咯响。苏联战斗机超低空飞行,贴着屋顶、树梢呼啸而过,声音震耳欲聋,气氛十分紧张……
  在漫长的苏军入侵和占领期间,我们使馆的同志在战壕式的办公室里艰苦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张敏
  1992年:中国大使馆成为战场
  
  
  1992年1月27日,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发表了关于全面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声明,提出阿有关各方推出各自的代表,通过自由选举建立一个基础广泛的政府,从苏联扶植的原总统纳吉布拉手中接管政权。对此,主要相关的国家也都表示支持。交权时间为当年的4月27日。但是,原抗苏组织七派却在临时政府的组成问题上迟迟未能达成一致,争吵异常激烈。经过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大力斡旋,又迫于时间的压力,才勉强在预定的交接时间的三天前达成了一致:由势力微弱的小派别领导人穆贾迪迪出面接管政权,任临时总统两个月,然后由伊斯兰协会主席拉巴尼(塔吉克族)出任国家元首,任期四个月。就在领导人们在巴基斯坦的白沙瓦进行谈判的同时,各派已经开始对首都喀布尔的军事渗透。4月25日,谈判达成协议的当天晚上,“伊斯兰促进会”司令马苏德(塔吉克族)的游击队即在原政府军杜斯塔姆(乌兹别克族)民兵的配合和引领下,抢先开进喀布尔市区,联手同渗透进来的伊斯兰党主席希克马蒂亚尔(普什图族)游击队展开激烈的争夺战。双方动用了机枪、大炮乃至火箭筒。战斗持续两昼夜,整个市区炮火连天,硝烟弥漫,子弹横飞。其余各派也纷纷进城抢夺地盘,在市区的各个街道建立起40多个司令部。经过十多天的较量,四大派别瓜分了市区,形成对峙态势.希克马蒂亚尔源则被挤出城外
  中国大使馆的馆舍紧邻总统府,一度成为两派争夺的战场,双方都曾几次闯入使馆院内,或是企图从我馆翻墙进入总统府,或是对对方进行搜寻和追击,为了使馆的安全,我们一次次当面对他们讲道理,劝说他们立即离开.事后,仅在院内水泥地面上捡到的子弹关就有一百多个,子弹三百优质余发,还有手雷,信号弹和其他军用物品.
  游击队入城后,首都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游击队员和民兵入室抢劫、盗窃,毫无纪律可言。被大赦出狱的犯人也增加了新的不安全因素。对原政权高级官员的绑架、暗杀事件时有发生。外国驻阿使馆也常常成为他们袭击的对象,很多国家驻阿使馆的汽车都在马路上被游击队抢劫,7月24日,我馆也有一辆白色奔驰牌轿车在距使馆一公里处被三名持枪者劫走。平日,全市范围内无论白天黑夜,枪炮声不绝于耳。我馆馆舍多次有流弹飞入室内,门窗被击穿,天花板被打破。曾有两发子弹击中沙发,燃起明火,幸被及时发现扑灭。蓄水箱自动控制器的电线、电台发射天线被击断等情况也时有发生。此外,草坪上多次发现被击毙的乌鸦。市区上空原本成群的乌鸦没过几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敏
  几国使馆人员
  在爆炸声中登上了专机
  
  权力之争日趋尖锐复杂。在拉巴尼手下任国防部长的马苏德一直致力于在市区进行“军事清理”,以使首都非军事化,但却未能如愿。大小战斗一直没有中断过。希克马蒂亚尔派从8月1日至29日用火箭对首都的持续轰击更是空前残酷。据当局的统计数字,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市区总共承受火箭和炮弹达数千枚,平民伤亡愈万。主要街道迈旺德大街两侧的三层楼房全部变成了残垣断壁,整个城市几乎成了一片废墟。
  火箭和炮弹给城市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也对市内居民的生命安全构成巨大威胁。有的国家驻阿使馆被殃及并出现人员死伤。驻阿使团在全体会议上一致认为,应该考虑撤走馆内“非基本人员”的问题,共计约200人左右。此时担任临时总统的拉巴尼在会见外国使节时表示,当局愿为撤离工作提供方便。由于首都周围地区分别处于相互对立的派别控制之下,使团提出的一个又一个撤离方案(路线)都无法实施。迫不得已,有的人混杂在阿富汗老百姓之中,乘坐当地长途汽车离开了喀布尔,还有四个使馆的人员乘乌兹别克民兵的军用飞机全部撤到北方城市马扎里沙里夫。
  我馆也根据国内指示,决定撤离几名馆员及馆员的夫人。按照事先约定,我馆以及印度、印尼、蒙古使馆的撤离人员一道搭乘俄罗斯派来的三架专机,于8月28日离开喀布尔取道莫斯科回国。关于安全问题,俄大使与阿官方交涉的结果是,阿政府愿意做出书面停火保证;希克马蒂亚尔的伊斯兰党也计划宣布28日停火。此外,这天是星期五集体礼拜日,又是先知穆罕默德逝世忌日,而且巴基斯坦外交国务部长坎久将在同一天来阿进行调解,因此俄大使称这一天是个“好日子”。27日晚,人们从广播中获悉伊斯兰党政治部主任赫拉尔已经发表声明,决定28日停火,以便外国人从空中撤走。大家心中感到踏实很多。
  28日拂晓之前,由十几辆小轿车、面包车、大轿车、大卡车组成的车队缓缓驶进喀布尔机场。这天与往常一样,天空非常晴朗,空气十分清新,人们的心情也舒畅多了。片刻之后,第一架专机着陆了。一些人正在停机坪附近抓紧时间拍照留念。突然间,从候机厅西侧距人群约100米处发出一声巨响,一枚火箭落地爆炸了!随后,候机大楼旁边也蓦然冲起了烟柱……火箭是伊斯兰党游击队从数公里以外的山头上发射的。按照事先确定的编组,中国、印尼和部分俄罗斯人乘坐第一架专机。他们在不停的爆炸声中迅速登上飞机。飞机随即驶向跑道,并以接近45度的角度冲向天空,飞进群山之中,脱离了险境。第二架飞机因起落架被击中损坏,无法起飞;第三架因发动机被火箭引燃而被彻底烧毁。没有走成的人们在机场滞留了一夜,待第一架专机返回后才被接走。在这次火箭袭击中共有十几人受伤,但撤离行动总算是完成了。
  张敏
  1993年:大年初一使馆连中火箭
  最后九名外交官被迫撤离
  
  1992年12月30日,拉巴尼正式当选为阿富汗伊斯兰国第一任总统。对此各派反应不尽相同,但希克马蒂亚尔派对委员会的召开和选举结果是持强烈反对态度的。该派从12月初会议着手筹备时起就开始了对喀布尔市的新一轮袭击。由于我馆靠近总统府、总理府、外交部和国家安全部等主要被袭击的目标,所以经常受到殃及。12月6日,商务处办公楼的山墙被炸开一个直径两三米的大窟窿,险些造成室内人员伤亡。1月16日和19日,该楼又连中两枚火箭。1月23日是重灾日。这一天正是我们农历大年初一,大家原定下午4时聚餐。2时,阿军总政治部主任卡努尼在阿外交部向各国使节通报战况说,向喀布尔发动火箭袭击的希克马蒂亚尔部队,已经被政府军赶到火箭射程之外的地方,因此今后喀布尔的安全就会有保障了,希望大家放心。然而,就在通报结束几分钟之后,我从外交部回到使馆,刚一进院就听到了火箭的呼啸声和低沉的隆隆声由远而近。霎时间,已有两枚火箭打在院内的大松树上。当时,正有三名馆员离爆炸地点只有50多米,其中一人的大腿被炸起的石子击成轻伤。当他们刚跨进楼门几秒钟之后,门的上方中了一枚火箭,墙体被击穿。随后是仓库顶棚被开了个大天窗。另有一枚火箭在主楼的墙角处爆炸,震碎了该楼的所有玻璃。在半个小时之淖园⒏缓狗⑸�谡街�螅��诙晕夜萑嗽钡陌踩��止匦模�啻蜗蚴构莘⒗次课实绫ú⒓笆倍韵喙氐墓ぷ髯隽司咛逯甘尽<父鲈轮�校�构萑嗽痹诩任O沼旨杩嗟幕肪诚戮�癖ヂ�丶崾亓烁谖弧*
  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市区经常停电,少则几天,多则愈月。从井内抽水、生活照明、工作用电、夏天冰箱制冷、冬天取暖等都离不开电。使馆虽有自备的发电机,但从长久考虑,一天只能启动三次,每次一个多小时。尤其是冬季,每当晚上发电机停止工作之后,寒风立刻从没有玻璃的门窗袭入室内,室内一片漆黑、阴冷。这时大家就点燃汽灯、马灯或蜡烛,继续工作。馆员们根据现有的条件,发扬艰苦奋斗精神,想方设法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年轻的公务员田洪安,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身穿防弹衣,头戴游击队遗弃在院内的钢盔,往来于发电机房、热力房、水泵房之间,按顺序把机器发动起来,待一切运转正常之后,又到厨房为大家做饭。就这样,一个人承担了九个人的后勤保障任务。
  1993年2月11日,我馆按照国内指示,撤走最后的九名外交人员。
  这一天又是战斗的一天。我们乘坐的汽车,绕道穿越了双方火箭对射间的安全地带,到达了机场。阿富汗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和政治司副司长前往为我们送行。当飞机离开地面在喀布尔上空盘旋爬升时,我们从舷窗向下望去,只见市区内多处浓烟升起,有的地方甚至在燃烧。战争仍在继续。▲

分页:12 3

Tags:阿富汗战争  不是阿富汗战争的启示  美国阿富汗战争  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  阿富汗的首都  阿富汗旅游  阿富汗难民  阿富汗现状  阿富汗地理位置  阿富汗塔利班  阿富汗塔利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