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中国网后台-模板-公共模板变量-头部模板-自定义右侧文字

首页 > 励志 / 正文

阿富汗战争及其后果(解密档案)

2017-04-11 06:43:00 励志 0 评论

阿富汗战争及其后果

(1981年3月至1990年1月)

1979年底,苏军集结10个师的兵力,大举入侵阿富汗,使阿富汗原来各派力量的流血军事政变,衍变成阿富汗游击队与入侵的苏军之间的旷日持久的民族战争。在阿富汗战争中,苏联耗资200多亿美元。1988年5月25日,苏军总政治部主任利济切夫宣布:在阿富汗战争中,苏军死亡12210人,伤35478人,失踪311人。阿富汗战争成了苏联日夜不停的“流血的伤口”。由于入侵阿富汗,苏联不断受到世界各国的谴责,承受巨大的外交压力,处境孤立。由于入侵阿富汗,苏联与巴基斯坦交恶日甚。戈尔巴乔夫当选苏共中央总书记后,即开始寻求阿富汗问题的政治解决。1988年4月14日,阿富汗纳吉布拉政权与巴基斯坦签订了由苏美两国予以保证的解决阿富汗问题日内瓦协议。5月15日,苏联和阿富汗发表联合声明:根据日内瓦协议,苏军从今天开始撤离阿富汗,撤军将在9个月内完成。1989年2月15日,苏联政府就从阿富汗撤军结束发表声明: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已经结束,这一行动完全符合日内瓦协议。本专题选编的文件,反映了苏共中央和苏联政府高层领导在阿富汗撤军问题上的决策过程,以及处理战争滞留问题的一些情况。关于这一问题,本档案集第32卷收入了1980年12月以前的更多的档案文献。

(本专题文件由叶书宗编辑和校注,刁绍华、赵静男翻译)

№06058

葛罗米柯与弗罗曼-缪里斯关于阿富汗局势的谈话记录

(1981年3月20日)

№255/ГС-нс

根据А弗罗曼-缪里斯1的请求而接见了他。

А弗罗曼-缪里斯:我想要把这次谈话看成是法国与苏联之间在各种不同层次的经常对话的一部分。不久前列伊勃列日涅夫与吉斯卡尔德斯坦之间交换信函,这就雄辩地证明了这种对话的不间断性。在国际形势日趋紧张的条件下,这种对话是很重要的。在法国,人们以极大的注意力了解了列伊勃列日涅夫在苏共第二十六次代表大会上做的总结报告,发现报告充满了在国际舞台上推动积极进步的努力。

法国领导人跟以前一样,认为阿富汗问题即使不是加剧世界紧张局势惟一的,也是基本的原因。法国方面不只一次地发表了这样的想法,认为苏联武装力量在阿富汗的行动将会引起全民族的反抗,苏联军队在这个国家滞留的时间越长,反抗的运动就越加广泛。不久前,法国总统提议召开国际会议来寻求能够结束对阿富汗事务的外部干涉的方法。法国注意到,列伊勃列日涅夫在总结报告中也承认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讨论阿富汗问题的必要性。

大使感兴趣的是苏联认为法国的建议在多大程度上符合苏联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新的建议。

安安葛罗米柯:苏联很重视法国官方人士,首先是吉斯卡尔德斯坦总统的立场,他们强调,为了防止战争,保持和平和国际合作,法国主张继续与东方,与苏联对话。我们关注这些言论,认为它们符合我们的立场。国际问题,首先是那些存在着分歧的国际问题,只能寻求协商解决和相互谅解,除了这种和平的解决方法之外,各个大国没有别的选择。苏联领导人将要做他们所能做到的一切,以便促进世界局势的缓和,特别是在目前日益紧张的那些方面,以期与西方各国,首先是与法国找到共同语言和相互谅解,因为正是我们两国的合作才有益于欧洲以及欧洲之外地区的和平与缓和。

至于阿富汗问题,苏联的立场已经明确地向法国外交部长阐述过了,后来列伊勃列1А弗罗曼-缪里斯,时任法国驻苏联大使。

日涅夫在华沙会见时又亲自向吉斯卡尔德斯坦阐述了。苏联的立场是始终如一的。苏联主张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我们认为如果各个邻国能够相互间进行双边对话:阿富汗与巴基斯坦,阿富汗与伊朗,——这是明智的。可是看来巴基斯坦和伊朗的领导人迄今为止还没有成熟到理解这样做的必要性的程度。况且可以说,外国对这些国家发生强大的影响,使它们失去了清醒的立场,陷入迷途,这样说并不冒犯错误的风险。

此外,列伊勃列日涅夫在党代表大会的讲坛上直截了当地说,我们准备在国际场合讨论阿富汗问题。这指的当然是讨论国际上对阿富汗问题的各种观点。至于阿富汗内部的事务,任何人都无权讨论;惟有阿富汗人自己才能决定他们应该如何处理自己的事务。

我们站在现实主义的立场上,这种立场使人有责任做出惟一正确的结论:没有阿富汗代表参加,就不可能谈到在国际场合下讨论阿富汗问题。我们不愿意采取摇摆不定的立场。

А弗罗曼-缪里斯:法国关于就阿富汗问题召开国际会议,考虑到了这样一种观点,即为了终止外国对阿富汗事务的干涉,必须与决定着这种局势改变的国家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他感兴趣的是苏联是否赞成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之间直接对话,与此同时举行国际会议,或者是主张从这两个方案中选择一个。

安安葛罗米柯:这里主要的是——这也完全符合阿富汗的立场,——停止外国干涉这个国家的内部事务。这并不排除其他一些大国在达成不干涉协议的情况下可以在国际范围内对其进行保证。法国尽管离这个地区很遥远,但也可以参与这种保证。在巴基斯坦和伊朗继续武装和培训匪徒,然后把他们派到阿富汗为反对合法的政府而斗争,这并不是秘密。不完全明白,为什么有些国家经常谈论阿富汗有我们的军队,可是对停止外国干涉却不施加影响,不停止外国干涉,也就不能解决苏联军队在那里驻守问题。阿富汗问题只能政治解决,为了整个这一地区的和平而围绕着阿富汗对局势进行调解,此外,苏联并没有别的打算。

接着,А弗罗曼-缪里斯转到召开欧洲裁军会议问题上来。法国政府表示希望这种会议能有一个明确的基础,不要任何模棱两可。法国满意地注意到列伊勃列日涅夫在苏共二十六大上所做的声明,亦即苏联同意扩大采取信任措施的范围。这样一来,苏联就回答了法国关于会议地理范围的建议:从大西洋到乌拉尔的欧洲。法国认为信任措施应该必须遵守,接受检查,在军事方面具有重大意义。所有这些因素对于成功地举行马德里会晤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安安葛罗米柯:的确,苏联同意把采取信任措施的范围扩大到乌拉尔,期待着西方采取相应的步骤。我们没有说出任何建议或意见,期望西方各国能够自己提出关于扩大自己那方面的区域的建议。众所周知,欧洲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而且也是个政治和战略的概念。我们期待着西方各国对我们的建议能够提出相应的回答。它们自己这样做比回答我们的提示更容易一些。

据我们所知,法国提议按阶段召开欧洲裁军会议:第一个阶段可以讨论加强信任的措施;第二个阶段讨论纯粹裁军问题。这就产生一个问题,法国是否主张在马德里通过有关这两个阶段的决议,或者马德里会晤的决议只是应该指出召开第一个阶段的会议,而关于召开第二个阶段会议的决议留待以后再通过。

А弗罗曼-缪里斯:吉斯卡尔德斯坦于1978年在联合国大会专门会议上阐述了会议的形式,这种形式的会议的宗旨就是欧洲裁军。这一宗旨在法国提出的会议名称里得到了反映——欧洲裁军会议。但是,法国认为,并非所有的国家都已做好准备马上讨论裁军问题,因此法国同意会议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信任措施;第二个阶段——裁军。

的确,在马德里会晤时当前特别注意的是第一个阶段。马德里会晤只要通过关于召开采取信任措施的第一阶段会议的决议,法国便会认为是积极的。这里要考虑到,随它之后还有第二个阶段,但是关于召开第二阶段会议的决议应该留待以后通过。

А弗罗曼-缪里斯谈到调解近东局势时说,在这个问题上,法国与苏联的立场一向是相

符合的。列伊勃列日涅夫关于召开近东问题的国际会议的建议在法国引起了兴趣。当前法国并不太热衷于找到一个调解这一地区局势的国际程序。主要努力是为了使所有利害相关的方面在实质上达成共识。在威尼斯和卢森堡“十国”领导人会晤的决议的意义也就在这里。

苏联到目前为止对待召开解决近东问题的国际会议的可能性一直持相当怀疑的态度。可以推测,苏联领导人现在则认为召开这样的会议的条件最大限度地成熟了。不久以前伊斯兰国家会议的决议中没有提到联合国安理会242和348号决议,而这两个决议则是调解近东局势的基础。А弗罗曼-缪里斯也援引了伊斯兰国家会议的决议,表示法国忠实于联合国的两个决议,对苏联的态度很感兴趣。

大使通告说,法国外交部准备在1981年6月就调解近东局势问题进行法苏磋商。

安安葛罗米柯:苏联对待西方提出的解决近东问题的国际会议的各种方案过去和现在的确都持怀疑态度。据我们所知,美国同意召开会议,但把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勒斯坦人民却排斥在参加者之外。本来应该解决消灭以色列侵略的问题,可是美国对此却置之不理,而想要把对美国以及以色列有利的解决方式强加给会议。苏联认为参加会议的必须有巴解组织、叙利亚、约旦,以及所有与之利益相关的国家。换言之,我们主张召开的不是一般性的会议,而是能够保障这一地区所有国家和人民公正利益的会议。因此,我们表示希望别的国家能以理解的态度对待苏联的建议,其中也包括法国,我们与法国在近东问题上经常都有较大程度的共识。

至于伊斯兰国家会议,我们对它持肯定的态度,因为它主张公正地解决近东问题,主张巴勒斯坦人参加国际会议,主张解放被以色列占领的阿拉伯领土。众所周知,苏联是联合国安理会242和348号决议的参加者,因此继续认为这两个决议是解决近东问题的基础。

安安葛罗米柯肯定了苏联方面赞同就近东问题进行苏法磋商。

А弗罗曼-缪里斯:在1980年威尼斯会议上,欧洲委员会主张吸收巴解组织参加会谈,也就是说,西欧各国也认为巴勒斯坦人应该参与对近东问题的解决。

涉及到乍得的局势,大使声明,法国认为乍得问题的解决只能是纯非洲的,以拉各斯协议和洛美会议决议为基础。

安安葛罗米柯:苏联方面很少了解乍得的局势,因为甚至现在在那里还没有设立大使馆。但是,苏联原则上认为乍得应该是个独立的国家,任何人皆不得干涉它的内部事务,不得把别人的意志强加给它。

№06059

加夫里洛夫与佩斯考关于阿富汗局势的谈话

(1981年4月10日)

根据领导的委派,我按照佩斯考2的要求在司里接见了他。

佩斯考在谈话过程中把阿富汗的局势说成是“复杂的”,认为是来自阿富汗居民方面“对巴卡尔迈勒制度日益加强的反抗”所引起的,他企图弄清这是否会导致苏联向阿富汗增派军队。他同时断言,美国主张对问题进行政治调解,认为在这方面缺乏进展的原因在于苏联关于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建议没有超过一年前巴卡尔迈勒政府表达的思想。

我向佩斯考解释了我们调解围绕着阿富汗局势的立场的本质。强调苏联积极地建议讨论与阿富汗相关的问题,应该与波斯湾安全问题联系起来。苏共中央总书记、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列伊勃列日涅夫在苏共二十六大上提出了这个建议,明显地证明了谁在行动上主张政治调解,谁只是空谈调解,而实际行动上则有意地拖延这个问题。我阐述了塔斯社1981年3月19日声明的基本论点,揭露了美国行政当局企图公开向阿富汗叛乱者运送武器。我强调,被佩斯考当成所谓“阿富汗人民的反抗”的军事干涉是在反对阿富汗民主共和2БЛ佩斯考,时任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一等秘书。

国,苏联将在被认为是必需的领域里给阿富汗提供援助。停止这种干涉,首先是从巴基斯坦的领土上,阿富汗民主共和国与巴基斯坦就此达成协议,将会开拓通向真正政治调解的途径,这种政治调解只是涉及阿富汗问题的国际方面,而不应该涉及阿富汗的内部事务。

佩斯考问道,从取得政治调解的观点来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对话是“如此重要”吗?我对这个问题给了肯定的回答,说道,如果美国不阻碍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进行对话,不通过扩大对阿富汗反革命分子的援助规模而在调解的道路上设置新的困难,和平调解与阿富汗相关的事务,就会取得大大进展。

3阿富汗司副司长C加夫里洛夫(签字)

分送:

1.科尔尼延科,格马

2.总秘书处

3.美国司

4.归档

1981年4月14日

№06060

葛罗米柯与恭萨尔威斯关于阿富汗问题的谈话

(1981年5月14日)

互相致意之后,安安葛罗米柯说,苏联密切地关注印度对外政策的步骤并且对印度方面为我们提供的信息表示感谢。

埃恭萨尔威斯4:首先请允许我转达总理英甘地和外交部长H拉奥向您的致意和良好祝愿。印度外交部长怀着极大的兴趣期待着访问莫斯科,可能在今年7月成行。

安安葛罗米柯:我们不久前提议7月2日和3日作为这次访问的日期。

埃恭萨尔威斯:我返回新德里后将立即着手这个问题,我们对所提出的日期是否可以接受将通报给苏方。

安安葛罗米柯:如果出现什么复杂情况,我们将很高兴在秋天接待他。

埃恭萨尔威斯:我在莫斯科会见了费留宾先生并且与他进行了交谈,对这次交换意见非常满意。我们确认了在国际问题上相互一致的观点。印度自然基本上对亚洲地区以及印度洋地区的问题感兴趣。

我不久以前访问了美国,会晤了国务卿黑格。美国对我们地区政策的军国主义化引起我们深深的不安。我不能说我得以影响国务卿的思路,但是我们将来也要进一步努力使美国的政策中出现理性和健康思想的因素。印度认为美国在波斯湾和印度洋地区加强军事阵地,只能导致加剧局势的不稳定。遗憾的是不得不做出一个结论:美国人没有学到任何东西,没有从自己以前的错误中得出结论。特别是它对待巴基斯坦的政策足以证明这一点。美国人当前企图把巴基斯坦拖到在阿富汗和波斯湾问题上与苏联对抗的战略中来。

我们密切地关注着巴基斯坦事态的发展。不受欢迎的现行政府没有意识到它得到用来反对印度的武器将会导致什么后果。

安安葛罗米柯:我们两国对美国和巴基斯坦的政策,首先是它们在你们地区的政策的评价,实际上是一致的或者相近的。我们形成一种印象,华盛顿很清楚,它在这个地区针对苏联、印度、阿富汗的粗暴侵略政策不会发生影响。它丝毫也不能迫使我们和阿富汗牺牲自己的合法利益。如果不能达到政治解决,我们的军队就将无限期地留在阿富汗。美国对待印度的目的在于迫使印度离开它理由充足的合法的具有原则性的路线。然而,3

4С埃П加夫里洛夫,时任苏联外交部阿富汗司副司长。恭萨尔威斯,印度外交部秘书。

不久以前的事件表明,印度能够明辨是非,希望并且善于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这些事件也表明印度并不是孤立的。将来许多事情取决于相关国家的政策是否始终如一。我们完全能够为自己和阿富汗担保。我们相信印度将继续自己的具有原则性的和一贯的政策,不会为了华盛顿的好感和慑于巴基斯坦的独裁制度而放弃自己的利益,统治巴基斯坦的是“刺刀、枪弹的伟大民主主义者”。

埃恭萨尔威斯:我们的政策长期以来一直是始终如一的。我们奉行独立自主的政策。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会跟美国和巴基斯坦对话,试图在好的方面影响它们。6月7~8日,我们的外交部长将访问巴基斯坦。印度的社会舆论拥护我们与所有的邻国发展合作关系,不受这些国家的国内政策所制约。因此印度政府努力发展与尼泊尔、孟加拉以及巴基斯坦的睦邻关系。我们期望以这种方式对巩固国际和平与稳定做出自己的贡献。

安安葛罗米柯:是否计划与阿富汗方面会晤?

埃恭萨尔威斯:我们支持在各个层次上与阿富汗的代表进行相当正常的合作。可是,坦率地说,我们多多少少为阿富汗的局势担忧。根据我们掌握的材料,那里的政治局势在恶化,政府没有足够广泛的基础。

安安葛罗米柯:我们得到的却是另外一种信息。阿富汗领导的社会基础在扩大和巩固。苏联方面在列伊勃列日涅夫访问印度期间对此做了说明。在这方面经常不断地进行工作。战局不断好转。

我们完全满意苏印关系发展的进程。我们对我们两国领导人的会晤赋予重大意义,在这个具体背景下,我愿意指出列伊勃列日涅夫不久以前访问印度的重要性。我们期望着印度总理在不久的将来根据邀请也能访问苏联。我们随时都高兴地欢迎她作为一个伟大国家的代表到我们这里来。

埃恭萨尔威斯:感谢您提供的关于阿富汗的信息。印度过去和现在都主张从政治上长期解决阿富汗问题,我们为了促进这一点而采取了步骤。

印度关心巩固亚洲和波斯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它在不结盟国家会议上就是按照这个方向活动的。我们特别主张东南亚国家联盟与印度支那各国进行对话。遗憾的是目前东南亚国家联盟指望召开国际会议。我们主张在东南亚建立和平与不结盟地带。

安安葛罗米柯:我们不相信巴基斯坦的领导能理解阿富汗领导希望与巴基斯坦建立良好的关系,不相信巴基斯坦具有良好的历史机会调整与阿富汗的睦邻关系。

请您向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和外交部长H拉奥转达最良好的祝愿和问候。

№06061

苏共中央政治局讨论阿富汗问题的会议记录

(1981年6月4日)

绝密

仅此一份

主持人:列伊勃列日涅夫同志

出席者:尤弗安德罗波夫、米谢戈尔巴乔夫、维瓦格里申、安安葛罗米柯、安帕基里连科、阿雅佩尔谢、尼雅苏斯洛夫、尼亚吉洪诺夫、康乌契尔年科、彼尼杰米契夫、瓦瓦库兹涅佐夫、米谢索洛缅采夫、伊瓦卡皮托诺夫、弗伊多尔吉赫同志

1.关于1981~1985年扩大生产生活第一必需品和更全面地满足居民对这些商品的需求的措施

勃列日涅夫:这个问题的提出本身是一种好的现象。这是个最困难的、最重要的问题,如我们过去和现在一贯所认为的那样,而且也是个主要的问题,部长会议进行了研究,提交

给我们审议。可以理解,这个决定中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引起所有的党组织、苏维埃、社会组织对这个问题的注意却是非常必要的,而且也是正确的。

从决定草案中可以看出,部长会议主席团研究了扩大生产生活第一必需品和更全面地满足居民对这些商品的需求的措施的问题。特别是决定草案中规定了确保1985年出售给居民的用于制作服装的棉纺织品达到13亿米的措施,或者说比1980年增加31%,增加生产针织内衣37%,各类长短袜子的生产达到20亿双,而合成洗涤剂和香皂的生产增加一半。

我在开始时就说过,当然,一个决定里不可能解决涉及到……商品的所有复杂和重要的问题。

……

葛罗米柯:列昂尼德伊里奇的发言以及他宣读的致各国议会和世界人民书,本身已经具有巨大的国际意义。

契尔年科:这是对和平纲领的贡献,是我们的和平攻势的一个环节。

通过决定:认为列伊勃列日涅夫同志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例会上就这个问题提出方案是适宜的。

8.关于与巴布拉克卡尔迈勒同志的谈话

安德罗波夫:受政治局的委托,我和葛罗米柯同志与巴卡尔迈勒同志谈了话。乌斯季诺夫同志也与他进行了谈话。我们向巴卡尔迈勒提出了在政治局会议上商定的所有问题。我们在谈话中强调,阿富汗民族民主党中央和阿富汗的领导首先应该在巩固党的方面进行认真的工作,提高军队和警察部队的战斗力,加强各国家机关的干部工作。就所有这些问题都给了卡尔迈勒同志相应的答复和建议。我们同时也强调了改进各政府机关与我们的代表进行协商工作的必要性。

葛罗米柯:我们在谈话中强调,阿富汗问题目前牵涉到我们政策的其他许多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从阿富汗领导方面来看,应该提高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的积极性。我们强调了,巴卡尔迈勒同志研究干部问题时让瓦坦贾尔同志进入政治局,做得正确。可是在配备国家机关的干部时却仍然存在着片面性,也就是说大部分工作人员属于小集团(“帕尔奇”)。存在着派性。

吉洪诺夫:阿富汗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波兰人民共和国的局势。我应该说,当然,波兰人民共和国局势的恶化也严重地打击了我们的经济。目前波兰人给我们发运的煤炭只占应该发运的57%。就是说,我们不得不另寻弥补的来源。

契尔年科:里根当局特别起劲地进行反苏宣传。我举一个例子说明他们在犹太人方面对我们施加的压力。不久以前,里根接见了因从事特务活动而服刑的夏兰斯基的妻子,尽管她并不是他的妻子,可是报刊关于这件事却大肆宣传,还有一个犹太复国主义者缅杰列维奇。美国报刊和电视台围绕着这个人广泛进行反苏宣传。譬如说,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发出大约600份电报要求释放关押的犹太人。第二天发出大约300份电报。

葛罗米柯:目前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考虑释放夏兰斯基的问题,因为形势非常不适当。安德罗波夫:说到夏兰斯基,我们应该设法向美国人民表明,他被判刑并非因为他是犹太人,而是因为他是中央情报局的间谍。

通过决定:赞许安德罗波夫、葛罗米柯和乌斯季诺夫同志与巴卡尔迈勒的谈话。№06066

里特尔在美国国会上就阿富汗问题的发言简介

(1981年6月25~26日)

国会记录,1981年6月25~26日

1981年6月,美国众议院就阿富汗问题进行了辩论,D里特尔议员(宾夕法尼亚州)

提出进一步加强美国对阿富汗反革命分子的军事援助的问题。

D里特尔对阿富汗的整个局势做了评价,断言巴卡尔迈勒制度没有得到人民的支持,之所以把持着政权是由于“有苏联军队”。这位美国议员认为,西方对反革命势力的军事援助可能更有效地削弱苏联军队。D里特尔在6月25~26日直截了当地声称,“自由的非共产主义世界”各国应该帮助阿富汗穆加赫德分子“解放自己的祖国”。他的发言附录了一些美国作者和一位英国作者的文章,其中表达了一种意见:向穆加赫德分子提供个人使用的轻型防空武器,可以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使局势向着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变化。

D里特尔认为,必须增加对阿富汗反政府武装的援助的理由还在于苏联把阿富汗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对阿拉伯和霍尔木兹海峡地区最近的海路构成直接的威胁。

他的发言附录的英国上院议员N贝特尔爵士的文章中断言,继续向阿富汗“自由战士”提供军事援助,他们可以战斗“几百年”。N贝特尔指出,滞留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共有180万人。

N贝特尔认为美国及其盟国应该让苏联相信,必须讨论阿富汗作为一个不结盟国家的地位问题以及从其领土上撤出“所有的外国军队”的问题。

D里特尔通报说,他与贝特尔爵士要尽力创建“美欧阿富汗问题工作组”(没有披露宗旨与任务)。

№06062

科尔尼延科与弗罗曼-缪里斯就阿富汗问题的谈话纪要

(1981年9月14日)

摘自科尔尼延科1981年10月27日日记

份数编号:14

发文号:835/ГС-нс

按照A弗罗曼-缪里斯的要求接见了他。

在安安葛罗米柯与K舍松即将在纽约会晤前夕,大使感兴趣的是苏联大使斯瓦契尔沃年科在巴黎会见F密特朗之后苏方的印象如何。

我指出,初步的接触无疑是有益的,主要是从改善对法国新的领导对外路线的理解的角度来看,因为具体问题在接触的过程中并没有详细讨论。当然,我们不准备欢迎法国方面阐述的所有立场。有这样一些声明,特别是有利于北大西洋条约组织各国补充装备的声明,以并非苏法关系的因素的问题为先决条件与苏联对话,不能有感召力。与此同时,我们很自然欢迎法国方面总体上肯定保持和发展与苏联的良好关系的路线。这也符合我们自己的立场。

根据大使的要求,我解释了所说过的话,援引K舍松实际上指出苏联和法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关系的著名声明。这样的联系——当然是无益的。

大使却说,他不完全理解,像阿富汗这样在国际政治中如此重要的核心问题,怎能不在苏法关系中起作用。他说,怎能不谈这个问题?

我强调,当然可以谈论这个问题,如果旨在寻求消除围绕着阿富汗的紧张局势的实际途径。至于苏联,它准备不仅谈论,而且也与其他国家一起行动,特别是与法国在促进阿富汗人民共和国与其周边国家尽快进行对话方面。我提醒道,我们曾经积极地促进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对话,可是法国人却积极反对这么做。回到联系的问题上来,我援引了K舍松说过的话:在苏联军队从阿富汗撤出之前,他访问苏联是不可能的。

大使不否认做过这样的声明,指出,据他所知,这种言论没有出现在与斯瓦契尔沃年科的谈话中。用他的话来说,K舍松以最关心的方式评价安安葛罗米柯在纽约有可能通报解决阿富汗问题有所进展的某些迹象。而弗罗曼-缪里斯感兴趣的在我们看来,是阿富汗人民共和国最近的建议中有什么新东西,以及为什么苏联方面认为关于阿富汗问题著名的

“十国”建议是不能接受的。

我说,我们支持阿富汗政府寻求政治调解的路线。如果客观地对待事物,就不能不指出阿富汗人民共和国在这方面的立场有进一步积极的转变,这在今年8月25日的声明中有所反映。然而,我们却看不到西方各国准备实际促进政治调解。相反,西方有些人感兴趣的是维持这个地区的紧张局势。

我解释说,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政府在1980年5月14日的建议中主张分别与伊朗和巴基斯坦举行双边会谈。然而众所周知,巴基斯坦却坚持有伊朗参加的三方面会谈。如今阿富汗政府对召开三方面会谈也表示准备接受,可是西方现在对此好像是没有注意到似的。阿富汗政府正在准备与邻国举行双边或者三方面会谈的同时,还准备举行多边会谈,以求制定国际保障,当然得有阿富汗参加。举行会谈没有阿富汗参加,是荒唐的。

既然“十国”建议主张就阿富汗问题召开国际会议似乎是研究不干涉这个国家事务以及保障不再出现这种干涉的问题,可是又不让阿富汗的合法政府参加,而模糊地说什么在国际会议的某个阶段可以允许根本不能代表阿富汗人民的某些“代表”参加会议的工作,怎能严肃地评价这项建议。我发表了这样的意见,认为上述“十国”建议一开始提出就不是一项严肃的建议,A弗罗曼-缪里斯对此是很清楚的。不可能指望阿富汗、苏联能接受这项建议,尽管阿富汗和苏联真诚地希望得到政治调解而且根本并不乐意看到本地区业已形成的局面。

大使提出一个问题:在我们看来,阿富汗政府和欧洲经济共同体各成员国的建议中是否存在着相吻合的共同点。我对这个问题回答说,除了个别的共同词句,“阿富汗”、“不干涉”之类,这些建议就其态度来看是根本相对立的。只要指出这样一点就足够了:“十国”建议的基本出发点是不接受阿富汗现在实际存在的制度,不承认现在的阿富汗政府,顺便说一下,这个政府已经得到不少国家的承认,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政府渴望真正的政治解决问题,其出发点是合理的:如果忽视阿富汗实际存在着的政权,便不可能有任何调解。

谈到两个系列的会谈(阿富汗与其邻国的双边或三方面会谈和就国际保障问题的多方会谈)时,大使要求就苏联从阿富汗撤军问题做出解释,何时开始和完成:是在这些会谈期间还是在会谈临结束时,或者只是在签署了所有必要的协议之后才能进行。

我强调说,阿富汗政府在最近的声明中已经明确地说过,与苏联撤军的程序和日期有关的问题,可以而且应该成为总体调解的一部分。只有在事实上停止对阿富汗事务的干涉,对于不再恢复外国的武装干涉有了足够牢固的保障的条件下才能实现撤军。由此可以看出,只是由于谈判的开始这一个事实,苏联军队不可能撤出。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件事并不十分重要。

我接着指出,对于我们来说,撤军是一个从这个地区现实的局势派生而来的问题。苏军驻扎在阿富汗领土上的数量是根据客观需要而定的,因为还存在着外国对阿富汗事务进行干涉的事实,首先是来自巴基斯坦方面的。只有从目前的现实出发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而著名的“十国”建议中却没有任何相像之处。早在会谈期间,立刻就向卡林顿爵士指出了,这个建议是不现实的和不能接受的。英国外交大臣做出一种姿态,仿佛是苏联方面给的不是最后答复,所以我们又用书面形式把我们的反应通知大不列颠和欧洲经济共同体其他成员国。

大使触及了欧洲中程导弹问题。提到法国方面做出相应的声明,表示不允许把法国的核力量列入北大西洋条约组织的总体均势中去,北大西洋条约组织的力量完全保持不变。他对我们在安安葛罗米柯与亚黑格会晤前夕如何评价中程导弹谈判开始的前景很感兴趣。

我首先提醒交谈者注意,我们对上述法国声明的答复还完全有效。至于谈判开始的前景,可以相当坚定地期望由于安安葛罗米柯与亚黑格会晤的结果,有可能在举行谈判的时间和地点上达成共识。我同时强调,谈判的开始独立地来看,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各方怀着什么打算走上谈判:是希望寻求现实的、各方皆能接受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还仅仅是希望用谈判开始这一事实来安抚社会舆论。在这方面对美国人的积极性没有任何信心。

大使表达了一种推测,根据某些迹象来判断,中程武器的谈判将会是严肃认真的。至于限制战略武器的谈判的前景,法国人根据Ю罗斯托与苏联驻美国临时代办A彼斯麦尔特内赫的谈话,也认为有一定的进展。

我肯定了上述谈话的事实,指出这只是一般性的谈话,要想从中看出美国人严肃认真地对待这次谈判的态度,很遗憾,仍然是不可能的。Ю罗斯托本人承认,问题仍然处在研究阶段,美国人暂时还没有一个明确概念:何时以及从何处着手恢复限制战略武器的谈判。美国报刊急急忙忙地把这次谈话几乎是说成谈判的恢复。美国人出现了一种作风,把一次平常的无关紧要的三言两语交谈说成是重要的接触,或者甚至就是谈判,其目的是造成相应的印象。这种作风仅仅证明美国现行当局对待严肃问题的不严肃态度。

说到马德里会晤,大使询问,在我们看来是否有可能最终取得成功,尽管存在着深刻的分歧,我们看待马德里的恢复工作是带着某种乐观主义,还是相反,带着极端的悲观主义。我回答说,我们去参加中断以后又恢复的马德里会晤,坚定地打算使事情进行到底,能通过一项在政治上有分量的总结性文献。目前谈论乐观主义还是悲观主义有困难,因为还不充分了解几个基本的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代表团将带着什么样的打算回到马德里。假如他们的态度能够与我们相类似,也就是希望找到悬而未决的问题积极的调解,那么将会有理由乐观。相反,假如他们带着带走的东西回来,那就没有任何理由乐观了。

大使企图弄清我们是否认为建立采取措施的信任地带的问题是主要的困难,与这一困难相比,所有其余的困难虽然也比较重要,但毕竟带有相对次要的性质;或者除了信任地带之外,我们是否在其他的“篮子”里也看到重大的困难。

我说,我们不认为剩下除了采取措施建立信任地带之外,其他未解决的都是次要的,非本质的。因此我吸引交谈者注意在外交实践中早就使用的所谓“一揽子交易”的形式,在这种形式的范围内,一方在一组问题上妥协,指望在另一组问题上得到相应的让步。至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向我们提出的“一揽子”,这完全是由纯粹只反映北大西洋条约组织各国立场的表述组成。这个“一揽子”里面没有一个问题反映了我们的立场,——这不是别的,而只是对“一揽子”解决的讥笑。

大使请求确认一下,苏联是否会对列入“一揽子”的问题本身提出异议,或者只是对西方就此的表述提出异议。

我解释说,我们不满意的不是这些问题本身,我们对其中的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立场,而西方的表述没有考虑到我们的利益,没能留有余地。

接着,大使声称法国方面不理解苏联的立场:虽然通报了计划中“西方81”演习,但却没有指出参加军队的数量。

我让他注意:塔斯社关于演习开始的正式报道中包含着有关军队的数量的信息。至于关于军事演习的最早的通报中没有指出军队的数量,法国人如果不赋予这一点以政治意义,那就做对了。

转到近东的事态上来,大使着重讲到黎巴嫩的局势,用他的话来说,这对法国人来说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他对我们如何评价黎巴嫩开始的停火发生兴趣,我们认为停火够不够,停火是否能持久,我们认为黎巴嫩政府用建立主权隔离区的手段进行分权,在自己的领土上巩固政权的前景如何。

我回答说,遗憾的是对黎巴嫩的安定没有信心,因为这个国家没有消除紧张局势的根源,这与整个近东一样。这是以色列巩固被占领土、对黎巴嫩内部事务进行干涉、支持阻碍局势的安定的各种势力肆无忌惮的路线,不让黎巴嫩政府有可能成为自己国家的主人。大使与此相联系,提出关于黎巴嫩四方委员会的问题。我指出,这个委员会在一定程度上起了良好的作用,但是消除决定着黎巴嫩危机的原因并不取决于这个委员会。这里的紧张局势受到以色列系统的支持,而以色列又得到美国的保护。我用一些具体事实说明了这一点:以色列袭击

伊拉克核反应堆,随后美国对这一举动形式上的谴责,以及不久前美国当局决定恢复向以色列提供军火,也就是事实上鼓励它进行新的侵略举动。

谈话的最后,大使提出法国政府任命外贸部长M若贝尔为“大”委员会法方的共同主席这一事实。他这时指出,若贝尔作为国家部长,在法国现政府的上层官位等级中占第三位。

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格科尔尼延科(签字)

№06069

国家计委关于在塔吉克建造医院致苏共中央的报告

(1983年9月1日)

机密

№693

致苏共中央

关于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建造医院复苏

共中央国际部1983年6月17日的公函

№18-15-1470

苏联国家计委同塔吉克共产党中央、塔吉克加盟共和国部长会议一起研究了为了向阿富汗边境地区公民提供医疗救助而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建造医院的问题,特此汇报。

为了上述目的,认为1984年完成设计是适宜的,1985~1986年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库利亚布州莫斯科区莫斯科镇建造一所设有150张病床的多科的医院,并设有容纳250名就诊者的门诊部,可以利用该医院向阿富汗公民和莫斯科区居民提供专门的医疗救助。

有鉴于此,苏联国家计委在1984年度苏联经济和社会发展国家计划草案中规定了为该医院的设计拨款。

为了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与阿富汗相毗邻的领土上实施传染病和疟疾防治措施中提供组织方法的和实际的救助,叶伊马尔齐诺夫斯基5寄生虫医学和热带医学研究所的专家组从今年7月开始工作。

建造上述医院和在毗邻领土上开展传染病防治工作的问题,已与苏联卫生部(谢彼布连科夫同志)协商。

苏联国家计委副主席ЛА沃罗宁(签字)

№11743

布连科夫关于为阿富汗提供医疗服务给苏共中央的报告

(1983年9月8日)

机密

份数编号:1

№2771с

苏共中央

复1983年6月17日№18-15-1470

苏联卫生部研究了为了向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北部各省公民,首先向在与反革命战斗中负伤的人员提供医疗救助而在塔吉克与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相毗邻的地区建造医院,以及在毗邻领土上扩大防治传染病的工作问题,并汇报如下。

1983年8月19日,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和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政府委员会在塔吉克加盟共5叶夫根尼伊万诺维奇马尔齐诺夫斯基,苏联寄生物学家和传染病学家,热带研究所的创办人。1934年以后,该研究所以马尔齐诺夫斯基命名。

和国部长会议主席、塔吉克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КМ马赫卡莫夫同志处开会,讨论了向居住在阿富汗北部各省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公民在医疗服务方面提供实际救助的问题。

认为在库利亚布州莫斯科区建造一所设有150张病床和能轮流容纳250名就诊者的门诊部是适宜的。

此项提议已与苏联国家计委进行过协商。

苏联国家计委在1984年度将拨给塔吉克加盟共和国部长会议专款,用于准备该项建设的技术资料。

苏联卫生部为了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与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相毗邻的地区加强防治疟疾的措施,批准为共和国的卫生防疫站增加20个编制,以便组织流动防治传染病小分队,与疟疾进行斗争。

1983年,为了在与疟疾的斗争中提供实际的和组织方法上的救助,苏联卫生部在传染病流行期间派出了三个传染病防治小分队,苏联卫生部规定1984年也将派出三个传染病防治小分队。为了与传播疟疾的蚊子做斗争,小分队的专家们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与阿富汗人民共和国相毗邻的领土进行了航空消毒,为此目的而拨出农业航空飞机。

在1982~1983年传染病间歇期间,苏联卫生部帮助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卫生部购置了10部用于消灭传媒体的野外自动灭火器、远距离航空除虫器、马拉松农药喷洒器、防治疟疾的药剂(伯氨喹啉、氯喹啉、乙胺嘧啶)。此外,还培训了与疟疾进行斗争的干部。

由于苏联卫生部向塔吉克共产党中央和共和国部长会议提出建议,塔吉克加盟共和国部长会议通过了1983年8月22日№261-30决定《关于在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加强疟疾的防治工作》,其中肯定了1983~1985年预防和消灭疟疾措施综合计划。上述决定规定在库尔干-秋别州和库利亚布州组织流动防治疟疾小分队(每队20人),选拔了100名化学专家。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卫生部在1983年增加拨出专用汽车2715辆ИЖ-2,452辆УАЗ-Д2,53ГАЗ-Б1辆以及一定数量的燃料和润滑油。为了这一目的,责成共和国计委每年拨给塔吉克加盟共和国卫生部汽车运输工具、装备和材料用于装备疟疾防治小分队。

责成共和国各部委、州市执委有效地协助卫生机关组织和实现各项防治疟疾的措施。

苏联卫生部部长谢彼布连科夫(签字)

№05621

戈尔巴乔夫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声明(摘要)

(1988年2月8日)

苏联政府和阿富汗政府为了努力促成迅速和顺利实现阿富汗-巴基斯坦的日内瓦谈判,就10个月内撤军和开始撤军的具体日期达成协议。确定此日期的出发点是:必须不晚于1988年3月15日签署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协议,以及所有有关协议在2个月以后同时生效。如果协议能在3月15日以前签署,则撤军可以相应前开始。

№05622

关于阿富汗问题政治解决的协议(摘要)

(1988年4月14日)

阿富汗、巴基斯坦、苏联和美国的代表于4月14日在日内瓦就关于政治解决阿富汗局势签署协议书(联合国秘书长在场)。签署的文件有: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关于相互关系原则,特别是互不干涉和干预原则的双边协定,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关于难民自愿返回家园的双边协定;关于与阿富汗有关的局势的解决办法的相互联系协议书(由阿富汗、巴基斯坦以及作为保证国的苏联和美国代表签署);关于国际保证宣言(由苏联和美国代表签署),谅解备忘录。

№05624

苏联最高苏维埃关于特赦前驻阿富汗苏军全部犯罪军人的决定

(1989年11月28日)

根据人道主义原则,苏联最高苏维埃决定:

1.免除前驻阿富汗军人在他们服役期间(1979年12月~1989年2月)所犯罪行的刑事责任。

2.免除在阿富汗服役期间被苏联和苏联各加盟共和国法院定罪人员的刑罚。

3.根据本特赦决定,取消对刑满释放人员以及因在阿富汗服役期间犯罪服刑期满人员的判罪。

4.授权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10日之内确定执行特赦的办法。

5.此决定自1989年12月15日起生效。

№05623

苏联人民代表大会对苏军进驻阿富汗政治评价的决议

(1989年12月24日)

1.苏联人民代表大会支持由苏联最高苏维埃国际事务委员会作出的关于苏联军队1979年进驻阿富汗决定的政治评价,认为该决定理应得到道义上和政治上的谴责。

2.代表大会委托苏联新宪法起草委员会在制定新宪法草案时考虑到关于同苏联国防委员会章程有联系的苏联现行宪法第113条第13点和第14点;第119条第13点规定,建议将使用苏联武装力量决定的基本原则具体化。

3.由苏联最高苏维埃考虑成立苏联驻阿富汗原军人事务委员会问题。

4.委托苏联部长会议制订解决驻阿富汗苏联军队原军人和其他列入驻阿富汗苏联军队编制的人员,以及阵亡军人家属的生活安排有关问题的国家计划。

№06072

苏联政府就向阿富汗提供军事援助给苏联驻阿大使的指示

(不晚于1990年1月)

喀布尔

苏联大使

请与МА加列耶夫、ВА列文和ГА阿列克谢耶夫同志一起拜会阿富汗共和国总统纳吉布拉,说明受委托通知他,阿富汗领导人关于1990年为阿富汗武装力量补充提供特种器材的请求已经仔细研究。

苏联政府找到了可能性:1990年向阿富汗提供150枚Р-17Э型导弹综合装置用导弹、两架“月亮-М”型导弹综合装置的发射器、380辆坦克、865辆步兵用战斗汽车和装甲车、195门大炮和火箭炮、680门高射炮和装置、1000门火焰喷射器、大约96000支步兵武器、54架飞机、6架直升飞机、弹药、工程技术装备、交通通讯工具、1500多个多次性的空降运载系统、后方器材和其他器材,并且对以前苏联提供的特种器材进行维修,总价值约为18亿卢布。

发运和维修特种器材按以前的结算条件进行,也就是为发运的器材支付价值的25%,为维修支付价值的50%,欠款10年偿还,年息为2%。

值得注意的是各部门分配上述器材应从实际的目的以及它们面临的任务出发,由阿富汗方面进行。

要求提供С-125М1А型和С-75型地对空导弹,增加Р-17Э型导弹综合装置用的导弹150枚,以及更多地满足阿富汗方面关于提供交通工具的要求,是不可能的。谈判和签订合

同可在莫斯科或喀布尔进行,日期由双方协商。

苏联方面委派苏联对外经济联络部、苏联国防部、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和苏联外交部进行谈判。签署合同委派苏联外经部进行。

电告执行情况。

分页:12 3

Tags:阿富汗战争  不是阿富汗战争的启示  美国阿富汗战争  战争的后果  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  战争带来的后果  核战争的后果  档案解密全集  高科技战争带来的后果  档案解密全集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